height="a"/>

《中东的希望》报告:基督徒离开中东影响甚巨

战争与迫害令中东基督徒不断流失,叙利亚与伊拉克情况尤其严重。新一项报告称,基督徒继续流失将令该区损失严重。

该报告由三间基督教慈惠机构及一所大学联合撰写,内容称,基督徒是中东历史文化不可或缺之部份,至今在社会发挥影响力,特别在教育、医药、科学与工程学等方面。又指叙利亚与伊拉克流失基督徒人口,不仅破坏社会结构,更有损两国经济。

“中东教会面临严峻逼迫,基督徒愈被边缘化,尽管这个族群早在二千年前已在中东生活。许多人选择离开,是为家庭谋更稳定将来,但也有人坚守本乡。无论如何,两国内之目前基督徒继续以不同方式贡献社会,涉足教育、文化与艺术、社会事务、政治、经济、人道援助及宗教活动。”

2011年前,叙利亚基督徒约2.2千万,占全国人口8至10%,但现今约四至五成离国。而伊拉克于2003年前约有基督徒150万,现估计只剩20至50万。报告又称:“全球基督徒中,约3至3.5千万人来自中东基督徒家庭,现该区仅余150万信徒。”

基督徒为何离开中东?

中东信徒愈感绝望,国际基督教组织尝试对症下药提供支援,惟“穷困难当是移民主因之一”。

基督徒被边缘化是另一主因,叙利亚与伊拉克信徒受压尤其严重,“局势瞬息万变,当地基督徒深感不安,难以适应,有能力的都走了。有其他族群比较适应新环境,但都不是基督徒。”

“此外,基督徒移民外国也较其他少数族群更易适应,因他们大都会被安排在以基督教为主流信仰的社区落脚,且有较早到步的乡里组成小社群,准备迎接他们。所以就算中东区内冲突结束,他们归回叙利亚机会也较穆斯林小。”

报告称,叙利亚与伊拉克基督徒“从前大致上有敬拜自由”,但目前危机令情况改变。“目前在所谓伊斯兰国、或其他伊斯兰组织统治下的基督徒往往需要交丁税,这是伊斯兰宗教加诸非穆斯林之税项;此外进行宗教活动、建教堂等都受严格限制。这些地区的基督徒能走都走了,因此仅余人口极为珍贵;他们的教会、家庭、生意,甚至个人往往成为袭击目标。”

报告称,基督徒在伊拉克生活“其历史悠久”,一直有信仰与司礼仪之自由,“然而在局势较不稳定地区,信徒群体常成为极端伊斯兰主义者攻击目标,自2003年起即发生多宗炸弹袭教堂案,致多人死伤;所谓“伊斯兰国”亦以残酷手段对付教会”。

基督徒离开中东有何影响?

有称叙利亚基督徒离国其影响之一,是目前国内多元格局将会消失。“基督徒扩阔公共视野,鼓励社会批判思考。失去基督徒,伊拉克人的知性好奇心与批评精神将会变得浅窄,尤其国内基督徒普遍教育程度较高。”

报告称,中东不少穆斯林欣赏基督徒,称许他们鼓励入世与自由思想;又指基督徒所受教育模式相对自由,令他们在艺术与学界占不少席位。因此,不少人忧虑基督徒流失,会令叙利亚更容易暴露于极端主义。“不少反抗团体都拥护伊斯兰教化,期望建立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的社会,但许多叙利亚人──包括大部份穆斯林不希望这事发生。”

“基督徒涉足几乎所有经济范畴…[他们]以工作质量高著称,在目前危机发生前十年,吸引不少外资到叙利亚投资”,“基督徒通常较懂得善用资源,提供好服务”;与此同时,基督教学校素质也高,不少学府广受欢迎。但报告称,“目前基督徒对国内经济之影响力已大不如前”。

《中东的希望》报告(Hope for the Middle East)由敞开的门、中东关注组织(Middle East Concern)、服事组织(Served),及东伦敦大学联合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