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中非共和国(CAR)经历了两年多的宗教和种族骚乱,自2013年3月“塞雷卡”夺取政权后,国家进入了穆斯林塞雷卡叛乱分子和“反巴拉卡”民兵的战事。三名宗教领袖:奥马尔伊玛目(中非共和国伊斯兰理事会主席Imam Omar Kobine Layama)、迪厄多内大主教(班吉的天主教大主教Monsignor Dieudonné Nzapalainga)、尼古拉斯牧师(福音派联盟主席Rev. Nicolas Guérékoyamé-Gbangou)为了该国的和平而努力,这导致他们于8月19日获得了联合国于瑞士日内瓦办事处颁发的2015年“塞尔吉奥·比埃拉·德梅洛和平奖”。

(德梅洛是联合国驻伊拉克特别代表,2003年8月于联合国驻巴格达总部被轰炸身亡;联合国为了表扬个人、团体或组织在调解人们或组织之间的冲突的杰出表现,每两天颁发此奖项。)

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扶助
现时的生活看似是恢复正常,但穆斯林和基督徒群体仍然缺乏互信,满天谣言,暴力未有停止。不过,迪厄多内大主教说:“我想提醒大家,在许多的危难当中,我要高度的表扬奥马尔伊玛目;人们很难想象,许多的基督徒在清真寺内避难,正如成千上万的穆斯林躲在教堂会。”CAR的连年战乱常常被描述为宗教冲突,但三位宗教领袖声称:冲突的根源在于政治权力斗争。

即将来临的选举的潜在障碍
三位领袖为了10月18日即将来临的全国选举表达了不安和担忧;是次选举的目的是尽快把国家带回正轨,终止自2014年1月以来的临时政府的统治状态。

联合国警告说,选举延误将会带来更多不安。但事实上,投票组织者正面临许多困难,由于地域广阔,缺乏基建,要所有合格选民得到选票颇具挑战;一些省份的选民登记仍落后于预定计划,官员仍在努力于编制准确的选民名单。另一个根本问题就是选民是否能够去到投票站,他们是否有自由去选举。

东北部教会被焚烧引发暴力循环
选举前的9月6日,不明身份者在布里亚放火焚烧了五旬节福音派社区教会,估计该纵火事件是由乍得的穆斯林极端分子所煽动,目的是为了挑起基督徒的攻击,从而为穆斯林的报复铺路。

9月9日晚上暴力事件接踵而来,三名穆斯林恐怖主义分子骑在摩托车上,扔了一枚手榴弹到Petovo市场,两名浸信会信徒和一名天主教教徒被杀害,数人受伤。同样的袭击事件发生在别个市场及教会。

呼吁保持克制
9月26日一名年青的穆斯林出租车司机遭杀害,被归咎于基督徒所为;一群愤怒的穆斯林青年冲到尼古拉斯牧师于教堂里的住所,杀死了两人,而牧师刚好外出而幸免于难。

“这针对性的攻击不会破坏我对寻求和平的承诺,任何承诺都要付上代价;作为一名牧师及和平使者,我无法专注于自身及家人的利益。” 尼古拉斯牧师说。另外两名得奖的宗教领袖也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

北部和东部仍然动荡
CAR大部份地区是权力真空,南部和西部由反巴拉卡占据,北部和东部由前塞雷卡与富拉尼等人称霸,这种紧张局势加剧了班吉以外的权力真空;暴力和战事随时发生,人民活在战场,成为人质。

这样的例子就发生在莫巴伊。 2013年2月初,穆斯林塞雷卡军队猛烈地袭击政府武装,随后便威胁当地居民。他们掠夺民众的财产,挨家挨户殴打、骚扰和强奸妇女,摧毁所有的政府办公室,赶走所有的基督徒,牧师被迫交出教会的钱;他们目的是以穆斯林居民取而代之。

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中,我们得悉到有96名基督徒(包括一名牧师)被杀害,两座教堂被摧毁,超过780名基督徒被绑架,超过170名妇女被强奸或性骚扰,至少有12名基督徒女孩被强行嫁给穆斯林,3000多名基督徒家庭遭到攻击、破坏、抢劫和焚烧,至少109000名基督徒在国内流离失所。

基督徒逃到丛林或附近的村庄。有一些人到了乌班吉河的岛屿上避难,在那里他们患上疟疾,许多人因缺乏药物和食物而死亡,其中包括一些儿童。基督徒继续留在岛上,直到联合国部队和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到来,当他们返回家乡才发现自己的家园及办公室已被洗劫一空。

今天,富拉尼人(Fulani Mbororo-穆斯林部落)在前塞雷卡部队的帮助下,已经控制了该地区,他们迫使基督徒缴纳通行费以迁移自己的农场,基督徒不能涉足城外10公里。

在持续的逼迫下,教会虽然已经重新开放,但出席率急剧下降;教会失去了常规运作,传福音工作已经陷入停顿,人们的心里恐惧,因为他们不知道可以信任谁,只要富拉尼人和前塞雷卡部队持续肆虐,人们仍然不敢走动,不敢传福音。

祈祷
– 请加入我们为CAR的各项选举准备祈祷,特别是政府官员在面临沉重而复杂的后勤挑战,选举会在公平及和平中结束。
– 特别记念北部和东部地区神的儿女们,他们一直承受巨大压力,祈求教会领袖有勇气和智慧去帮助信徒面对持续的压力和创伤,叫教会在逼迫中站起来为主见证。
– 我们正在努力帮助教会从创伤中恢复过来,并且装备教会,希望他们在小区帮助人们重建生命,认识救主,祈求神赐福各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