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穆斯林人口全球排名第一的国家印度尼西亚,在法律上认可6种宗教。尽管宪法名义上保障自由选择信仰的基本人权,该国的实际做法却时常与法律脱节。少数族群,尤其是穆斯林归主者,长久以来因为拥抱福音的个人选择而遭受逼迫,若对他人做福音接触和传道,所受逼迫则更大。这里说的“他人”就是其他穆斯林。

极端主义者和穆斯林教士时常利用1/1965号总统令-即反亵渎法令,来向当地政府施压,要他们起诉向同胞传道的穆斯林归主者。该法令禁止任何印尼人在該國公开宣扬、传递或解读别个宗教的核心教义,公开进行类似别个宗教的宗教活动,以及为这些行为暗示或明确寻求公共支持*。该法案规定亵渎罪最高可判5年监禁。

如此一来,使用古兰经文推广福音或在敬拜耶稣时仍然穿戴穆斯林服饰者,即可被认定为亵渎者和假教师。

受反亵渎法令冲击最大的,无疑是印尼少数族裔-尤其是像阿玛迪派(Ahmadis)这样的伊斯兰边缘教派和基督徒群体。爱平和鲁迪(化名)就是因为在保持伊斯兰身份和习俗的同时向穆斯林传福音,而在反亵渎法案之下获罪入狱的。爱平从前还是穆斯林学者、西爪哇岛知名穆斯林领袖的儿子,这些都使他的景况雪上加霜。

祸起2013年2月,穆斯林归主者聚会中,鲁迪和兄弟的一位亲戚的15岁女儿受洗了,之后,两兄弟带着家人回到自己的村庄。3月,当这位稚嫩的少女无意中向其他穆斯林亲戚吐露了聚会和受洗的细节以后,一大群人包围了鲁迪的房子。鲁迪对众人的指控一概予以否认,然而这也未能阻止暴怒的人群继续质问他。最后,警察到场逮捕了鲁迪和他兄弟。

2013年8月2日,当地法庭宣判两名穆斯林归主者有罪-罪名是亵渎伊斯兰教并且散布错谬教义,于是判处他们3年监禁。鲁迪在2014年12月得到假释的那天说:“这场苦难使得我也尝到了基督的十字架。为此我十分感恩。看到自己为基督受苦,我就知道自己走对了路。”

敞开的门为爱平和鲁迪提供了辩护律师,并且在他们家庭缺乏经济来源的时期提供了必需的经济援助-包括家庭日常生活开销、孩子就学的费用以及其他收入来源。除此之外,敞开的门还为他们提供了一小笔企业原始资本,以支持他们的福音事工。

他们并非唯一的受害者

印尼还有其他基督徒遭到亵渎法案的影响-过去在东爪哇岛,就有一群基督徒因为身穿穆斯林服饰敬拜耶稣而获罪入狱,之后又有一位穆斯林归主者因为对比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其言论被视为“居高临下”,因而获罪入狱。

有媒体报导说,在前总统苏西洛任期之内,这种现象蔚然成风,被判犯有亵渎罪的人数急剧飙升至100人以上。前印尼知名作家阿尔先托(Arswendo Atmowiloto)也因为发表了一份对比先知穆罕穆德和正常人的调查问卷而入狱。

2014年,国际特赦组织要求印尼政府撤销反亵渎法案,因为该法案不单违宪、威胁到印尼的宗教自由,还具有歧视性质,潜在意义上使宗教少数群体非法化。然而,印尼宪法法庭拒绝对该法案进行违宪审查,理由是国际特赦的论点无法得到证实。

这篇文章很好地提醒了我们:给某国贴上“温和伊斯兰教国家”的标签,并不真正意味着基督徒这样的宗教少数群体不会受到该国法律侵害。尽管在其他有些国家,犯亵渎罪可能意味着死刑,印尼的情形仍然特别引人注目-即便只是穿了“错误的”服饰,都有可能带来危险。毕竟穿衣是一项广为人们接受的自由权利。因此,即便在印尼这样相对宽容的穆斯林国家,作为基督徒仍然必须在如何表达信仰的问题上保持警醒和明智。

*该法令之后被写入了刑法典,并进一步把亵渎罪定义为故意(在口头上或行为上)对印尼官方承认的任何一种宗教表示出敌意、辱骂、诽谤中伤。


祈祷

  • 祈求印尼福音工人能够不被亵渎法案吓倒,反而在传扬耶稣的救恩信息时活出神亲自赐予的智慧,以至于能够避免干犯法律。
  • 为那些亵渎罪名可能成立的穆斯林归主者祷告,尤其是那些仍然保持一些伊斯兰教习俗的秘密归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