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2015年6月21日是首次的国际瑜伽日,从印度的新德里到纽约,有许多人参与了庆祝活动。在瑜伽的发源地印度,总理莫迪更亲自牵头,带动了37,000名群众一起操练瑜伽。

6月21日刚巧是主日,有好几个在印度的基督教组织为此发动了抗议,目的不是为了针对瑜伽本身,而是质疑为何国家要选择一个基督徒重视的主日,高调地进行一个国家活动。

“我们并不是不欢迎瑜伽,因为它对心灵锻练及缓解压力是有帮助的,但炒作实在是过火了。”一位印度东北面的长老会资深领袖Basaiawmoit说。

印度政府过去不断高度地干预基督徒视为神圣的节日,瑜伽日是最新的手段。政府早前在全国范围内于圣诞节推行遵守“善治日”,并在受难日召开全国性的裁判会议;印度的教育部长也曾经说过瑜伽将成为联邦学校课程的一部分;在29个州内的其中一位高级官员告诉天主教会,基督徒应该开始念诵印度教祈祷文,作为崇拜一部分。

印度的天主教主教会议主席,红衣主教Baselios mar Cleemis在6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我们神圣的日子正在被不同的借口而破坏了。”

教会领袖在微小的,基督徒占多数的州米佐拉姆发表声明:国际瑜伽日在主日的日程安排为“极度遗憾”,并敦促信徒不要遵守。

今年早些时候,教会领袖为了圣诞节的“善治节”及受难日的会议,向印度人民党总裁阿米特·沙阿提交了一份备忘录提出抗议。一名天主教徒法官Kurian,因为在联邦最高法院抵制了会议而上了国家的头条新闻。

虽然政府官员否认其背后的动机,仍未能消除印度基督徒的忧虑。有许多学校已收到政府公函的指示,必须要在学校里操练瑜伽课程。印度人民党资深瑜伽立法者Adiyanth宣称:“那些反对瑜伽和向太阳神致敬的人,应该离开印度或自己淹没在海洋中。”

在瑜伽日后的第三天,北部喜马偕尔邦首府的联邦教育部长宣称,瑜伽将会很快成为联邦学校课程的一部分。 Adiyanth宣称:无论基督徒在崇拜或在私人的祷告中背诵印度教吠陀经或神圣的经文,是有助于基督徒更深地连系于印度文化,有助于消除人们以为基督教是受到外来影响的观念。

新教神学家Joshwa John并不认同此言论,他认为足以见到Adiyanth对基督教传统的无知,他更忽略了基督教与印度教传统上的不同。

教会议会的前会长PBM Basaiawmoit 说,政府向外高度宣传瑜伽是致力于推动全球纪念水、生物多样性、环境、地球、人权、土著人民,并其他一连串的事情。 “政府这样做,是否是为了推动敬拜,促进灵性活动?今年是土壤的国际年,却未见到政府想出策略来阻止污染和蹂躏地球之母。“

天主教和德里少数民族委员会前成员AC Michael说:“政府在推动庆祝瑜伽(在哲学上与印度教有着紧密的联系)上是只大手。如果一个人住在一个国家就必须要跟随该国大多数人们的敬拜方式,那么,我很好奇想知道:可以劝告一名穆斯林、印度教徒,或其他宗教人士去背诵’我们在天上的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