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图像:尼日利亚基督徒在被烧毁的教堂前聚会进行崇拜

 

逼迫来袭之际,基督教会在其中受苦难时如何回应?在现世代中,我们可以看到基督徒会从至少三种传统选择中寻找应对方式。

  1. 下潜求生

深入地下并避开逼迫者-在大多数情况下后者就是国家当局。基督徒们谨慎地保持与逼迫者的安全距离。教会就这样躲避强权以保全自己。这种措施的确有很大的缺点-一旦下潜,基督信仰就很难得到机会带来社会文化的更新,此外下潜的教会难以组织和经营有效的聚会,使信仰得以传递给下一代人并使基督信仰在社会基本结构中扎根。

在今日的朝鲜,这种措施成为了教会唯一的选择,于是基督徒纷纷成立家庭小组。家庭小组聚会如此隐秘,以至于聚会都是以家族血脉为主干来开展的。人们信不过非家庭成员来掌握这种生死攸关的秘密。只要当局一旦发现了家庭小组,其中的所有人就会被送往死亡集中营,甚至他们那些没有参与敬拜活动的亲属也会受到株连而被送进去。这些家庭小组没有诗歌敬拜。他们只能用无声的口型彼此对唱。人们很少敢邀请孩子一起参与聚会,恐怕他们去学校说漏了嘴。围绕在这些人数极少的小型聚会周围的恐惧几乎是无法想象的。敲门的有可能是晚来的会友,也有可能是来叫他们永不得见天日的警察。

在2017年全球守望名单上,朝鲜位列第一。

  1. 逃命求生

对于许多来自部族和其他宗教背景的归主者来说,想要留在定居地而不被杀害几乎不可能。因此他们只能逃离本乡来为自己和家人谋求生路。这种情况其实比许多人的想象普遍得多。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穆斯林归主者面临这种困境,来自东南亚少数部族的人们也尤为如此。

过去的一年,单是索马里就有至少12名基督徒被杀。他们全是穆斯林归主者。全球守望机构的一位研究员说:“这是一个关系十分严密的社会,只要你几周不去清真寺礼拜就会十分扎眼,有人会来叫你去清真寺。倘若你不去还想要求生,就最好逃离那里。”

在2017年全球守望名单上,索马里位居第2。

  1. 留下来殉道

极端情况下,基督徒可能直接认定: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献出殉道者的鲜血。他们留在原地也不躲藏,就承受相应后果。殉道者通常对教会的成长会产生不成比例的正面效果-他们至死不渝的见证能够点亮以后的许多世代。

采取了这种道路的基督徒之一就是约翰·尼亚拉巴·克鲁加牧师。他的事工是在肯尼亚靠近索马里边境的法外危险区里促进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和平-尽管极端组织索马里青年党在当地对基督徒展开恐怖行动。2015年4月,该极端组织在加里萨的一所学校中屠杀了148名基督徒,然而约翰牧师当时却不顾危险地赶往危险区之内的曼德拉。这个人怀抱着一个任何人也无法磨灭的梦想-就是即便最偏远和最危险地区的穆斯林,也应当有机会亲历基督徒的怜悯和爱。在他于2016年7月遇害之前几天,他向一位朋友发了电邮:“明天即将前往曼德拉。请为我们和肯尼亚祷告……曼德拉现在不是很安全,但我们必须付上一切代价来传扬和平的真道-约翰。”他带领完和睦培训讲座回家的路上,不幸被武装分子袭击了所搭乘的公交车。肯尼亚东北部正经历着宗教矛盾为借口进行的种族清洗,而像约翰牧师这样的人却预备好留下来,并在必要时献上作为殉道者的血。他去世后留下妻子和两个儿子-17岁的伊恩和9岁的莱尼。尽管看来难以置信,但约翰的牺牲却致使更多的人跟从他并延续他的事工,而没有使得更多人被吓跑,这就是献上自己生命的见证的力量。

在2017年全球守望名单上,肯尼亚位居第18。

 

代祷事项:

  • 为冒险参加家庭小组聚会的朝鲜基督徒祈求神的保护。
  • 许多索马里基督徒为了求生,在改信基督教后仍继续到清真寺去以避免引起周围穆斯林的注意。祈祷这些基督徒能坚守他们的信仰。
  • 为那些愿意为耶稣的名而献上性命的信徒赞美神,还有记念殉道者留下的家人,为他们祈求神的保守。

 

以上文字资料取自敞开的门事工所教授的一套培训手册(Persecution: The Big Picture)-罗纳德·博伊德•麦克米伦博士著。

罗纳德·博伊德•麦克米伦博士担任敞开的门国际部策略研究主任,同时在巴基斯坦拉合尔担任实践神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