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亨利在2017523日去应门的时候,没料到会被伊斯兰国绑架。

亨利*在菲律宾的马拉维当木匠,那天他听到敲门声,便放下工具下楼去应门。打开门后,他以为眼前全副武装的人是警察。

亨利问:“你们是谁?”

“来杀你的人。”他们回答。

这些人隶属一个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的极端组织。亨利遭绑架的那天,马拉维城正遭到袭击。整个城市陷入枪林弹雨,许多住宅和公共设施瞬间变为废墟,伊斯兰国的黑旗也高高挂起,千万人被迫逃离家园。

成为人质

“这些人蒙上我的眼,把我推进一辆小货车,”亨利说。“接下来他们就不停开着车绕圈、迂回⋯⋯几乎整整一小时。”

“我凭直觉明白了他们这是要迷惑我,”他接着说。“车子停下时,他们就把我推出车外,推进一个房间里,我听见金属卷帘门卷起的吱嘎声。他们揭开我的眼罩时,我四下打量,发现已经有许多人在场。他们都是和我一样的人质。”

亨利看见屋里散落着许多男女,据他回忆,总共有18个人质。有时候他们能听到飞机飞过投下炸弹的声音。与亨利一同被囚的还有奇诺 (Chito Suganob) 神父,这位天主教神父遭绑架的消息曾登上头条。亨利说,神父给其他人质带来了宽慰。但是没多久神父就被带到别处去了。

“当奇托•苏加诺神父被带走时,我们能够做的就是祈祷,就像他鼓励我们去做的那样。”

为绑匪祷告

“我当了8天人质,”亨利说。“那栋楼里有300个武装分子。我们每分每秒都向主祷告。”

“我们全都祷告。我们为绑匪祷告,为亲属们祷告,为兄弟姐妹祷告⋯⋯我们互相勉励。”

亨利每天都遇到难以形容的暴行。

“当时我心里并不轻松,我目睹了许多事情。曾有人在我面前被斩首⋯⋯但不管我目睹了什么,都尽力胜过情绪。我知道自己一旦陷进去就无法自拔,恐惧最后会把我逼疯,我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思绪。”

“自那时起我经常半夜突然从沉睡中惊醒,想起曾目睹的恐怖,然后立即感到剧烈噁心——你明白那种感受吗?”

亨利遭绑架之后对很多事都无法确定,唯独对一件事确信无疑。

“主的权能胜过一切,”他说。“主并未抛弃我。”

预备受死

亨利有一天听到绑匪交谈。那天早晨已有两人被杀,他无意间听到,当天中午就要轮到自己和身边的人质了。

“我告诉身边的人质,我们应当向神祷告,祈求他坚固我们的信心,因为那一天我们就要离世了。”

当时周围有300个悍匪。亨利双手被两英寸厚的绳子绑住。不过他双脚自由,大可以逃跑。他心想,也许没准自己有机会幸存。

“我身边的人质肯定是在思考同样的事情。他起身靠去卷帘门,结果很意外,门竟然没锁。”

打开卷帘门会发出太大的噪音,并且肯定会惊动在外看门的守卫。但随后空袭开始了。

“炸弹如雨点般落下,”亨利说。“我们知道假如那一刻拉起卷帘门,没人会发现,于是我们就这样做了。”

守卫们站在外面站岗。亨利和其他人只有一次机会,他们必须穿过守卫。

“我们开始逃跑时,我就祷告,祈求不幸留下来的人质把自己交托给神。”

亨利开始了绝命大逃亡,紧接着就听到枪声。他拼命地跑,头也不回。

大多数人质都活了下来。他们跑得够远以后,就需要解开绳子。

“我们手上绑的绳子大概有18英寸长,两英寸厚。所幸,我们找到了一些石头来割开绳子。”亨利说。

他们来到一条河边,就跳了进去。亨利和其他幸存者在河里漂流了大概1个小时,才被军队找到。当时已经凌晨3点,亨利和朋友们被拿住、审问(恐防他们是伊斯兰国分子),最后获释了。

亨利终于活着重获自由了。

亨利与家人团聚

回家

“我无法诉说与家人重逢的喜悦。主赐给我第二次机会——祂赐给我、我的孩子和妻子一个重新认识祂的机会。”

10月27日,马拉维的围困终于结束了。

被问到朋友们可以如何为他祷告时,亨利几乎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

“请不只为我,更为其他人祷告,尤其是那些在战争丧亲的人。”他说。

他还请求为与他一起被囚禁的妇女祈祷。她们不少人都遭到极端分子性侵。被救出来回家以后,不少人的丈夫都不愿再接纳她们。“不应该这样,”亨利说。“这些妇女的遭遇不是她们的错。她们和我一样都是受害者。请为她们祷告。”

亨利与他的新木工工具

亨利正努力投入正常的生活,敞开的门向他提供了新的木工工具,来帮助他重拾生计。弟兄姊妹们的祷告十分重要,大家的帮助意义重大。

亨利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你们真是主的赐福。”

祷告事项:

  • 为在马拉维围困期间丧亲的人祷告,愿他们可以宽恕,创伤得到医治。
  • 为遭受俘虏和侵犯的妇女祷告,盼望她们的丈夫接纳她们,在主里找到的爱和救赎。
  • 为那些被诱惑加入伊斯兰国的人祷告,愿他们认识主耶稣,在主里找人生目标和意义。

*为保护当事人,此乃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