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图像:为纪念21名殉道者而新建成的埃及科普特教堂

“我们通常只会在电影里看到殉道,但今天殉道者再次出现了,他们就在我们的中间,他们强化了我们的信心。”

玛勒的儿子,是21名被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利比亚斩首的基督徒之一。当他们被集体斩首的录像在网上流传之后,人们难以忘记那些惊心动魄的画面。

2月15日就是这20位埃及科普特基督徒和1名加纳基督徒殉道三周年的日子,也是一间因为纪念他们而兴建的教会开幕的日子。

这些走到1,200哩外的利比亚找工作的科普特基督徒,被伊斯兰国俘掳之后,天天受到虐待,被迫使离弃主耶稣。但他们全都拒绝,甚至在被行刑时,仍然不住念着“主耶稣基督”!

图像:盼能将21名殉道者的遗体重新安葬在教堂里

在艾柯雅一所独特的敬拜处所

这些殉道者的家人,看到了至亲的信心,因而大受鼓励,并且很快作出回应。录像公开后的三个月,家人提出要为这21人建立一所教会。这所教会要建在上埃及敏亚省艾柯雅的一条小农村里,因为那里是13名殉道者居住的地方。

然而,由于当地人口有70%是穆斯林,这个计划一开始便受到穆斯林极端主义者的反对和抗议。他们包围那里现有的教会,声言决不容许新教会兴建。

之后埃及政府介入,并赞助相等于50万美元的款项兴建教会。这块土地是由乡村捐赠的,该处从未兴建过教会,而这所教会在几方面是独特的。

在2018年《全球守望名单》中,埃及排名17。在穆斯林占多数的埃及,基督徒遭到的逼迫,包括激进穆斯林的暴力攻击,以及社会上各方面的压力;去年,就有超过170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杀害。

图像:玛勒-他的儿子是其中一名殉道者

教会的种子

尽管失去了13人,新教堂的启用却巩固了当地科普特基督徒群体的信心。

菲菲的父亲麦哲是殉道者之一。新建成的教堂明显地标志着她父亲的信心,并且见证着神怎样带领菲菲一家人。

她平静地告诉全球守望监察:“我为父亲的照片能够在教会挂起感到自豪,这是极大的荣誉⋯⋯最初我难以接受他殉道,但后来神安慰了我。”

玛勒的目光更超越无情的杀戮,望向永恒。他说的话充满盼望,令我们想起第二世纪的基督徒作家特土良的名句:“殉道者的血,是教会的种子。”玛勒说:“老实说,当我在录像里看见我的儿子,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他要去的地方。当我看见他临死前仍然念着耶稣的名字,我感到很自豪,也很欣慰!”

玛勒说,在2015年2月15日那件恶事发生之后,他的信心和整个基督徒群体的信心都增加了。事实上,我们在埃及的合作伙伴们也见证教会的增长,有更多穆斯林离开伊斯兰教,归信基督。

一名29岁殉道者的妻子在听到丧夫的消息后的一星期对Vice新闻说:“伊斯兰国以为杀死我们的亲人会摧毁我们,但我们没有被摧毁,反而得到复兴。”

-----

关心世界各地受逼迫基督徒的情况和故事,请订阅我们每周的「祷告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