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乌兹别克总统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逝世,享年78岁。卡里莫夫自1989年起执政,以铁腕管治,是世上独裁政权之一。卡里莫夫离世并未改变乌兹别克的政治气氛,相信会由这位前总统身边的党员继承权力。

教会情况
请各位为乌兹别克祷告。当地信徒常因拥有基督教刊物、或组织家庭教会聚会等罪名判巨额罚款,甚至被捕;穆斯林归主者亦深受家人及社会逼迫。乌兹别克于2016年全球守望名单(World Watch List)上排名16。

祷告事项:

  • 为国家领导层顺利过度祷告,盼望福音的门将大大敞开。
  • 基督徒有智慧及勇气面对不明朗的未来,无论情况如何,教会仍继续增长。

图像:一间中亚教会的崇拜时间


基督徒须知道乌兹别克三件事

一、逼迫根源有三

  • 独裁政权:为保独裁统治,只容许国营或国家控制之机构组织存在。新教信徒因在国家认可体制外奉教,常被标签为“极端主义者”。
  • 共产主义和后共产主义压迫:虽然共产主义在当地已名存实亡,但其操作、法律及体制仍存在。
  • 伊斯兰极端主义:伊斯兰圈子对基督徒之压迫,尤其针对穆斯林归主者。

二、穆斯林归主者为信仰付重价

乌兹别克信徒基本可分四类:侨民、传统基督徒群体、非传统的新教徒,从伊斯兰改皈之信徒。

侨居当地的信徒很少传福音,因此政府很少理会。传统基督徒属俄罗斯东正教,通常按政府规定管理教会。

非传统的新教群体如浸信会、福音派及五旬节会等,成立教会通常不向政府注册,因为注册会令政府干涉更大,再者,当地官僚亦令教会几乎无可能注册。教会没注册而被发现,一般会遭抄家、恐吓,信徒被捕或罚款。

穆斯林归主者为信仰付重价,会受家人、朋友、乡里迫害甚至毒打,迫令其回归原初信仰。有改皈信徒曾遭长时间禁锢虐打。当地毛拉讲道,尤其针对改皈者,令他们备受压力;改皈信徒最终甚至会被逐出社群。因此改皈者会尽量隐藏信仰,当秘密信徒。


三、教会增长

乌兹别克教会自1990年代起有很大增长;自苏联倒台后,才有真正本色化教会兴起,尤其非传统的新教徒及穆斯林归主者人数倍增。究其原因,是第一代本地信徒生的下一代,也因愈多乌兹别克人归主。据估计,目前全国约有20万基督徒。

当地教会灵命增长也不少,从前第一代信徒积极传道,现在第二代信徒纵使面对逼迫,也希望借此经历神的大能。当地一位同工说:“他们希望因受逼迫变得刚强,而且很乐意帮助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