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2014  4 月 14 日在奇博克村一所女子精修学校的袭击事件中,另一名被俘虏的女孩被发现了。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博尔诺州,被伊斯兰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绑架的 270 多名女孩中,有 100 多人已经获释或逃脱;113 名现在仍然失踪

围绕女孩再次出现的细节,揭示了博科圣地的女性俘虏经常忍受的身心虐待,以及发生在尼日利亚茂密而广阔的桑比萨森林里的逼迫现实,那里长期以来一直是博科圣地的藏身之所。

据 BBC 报导,曾经是一名对事业充满希望并与家人一起生活的学生,露丝 (Ruth Ngladar Pogu) 和她的“丈夫”向尼日利亚军队投降。这对夫妇育有两名孩子,正在寻求从政府的大赦计划中受惠。据报导,博尔诺州州长接见了露丝和她的孩子。州长告诉路透社,让露丝和她的亲属团聚,有助于提升找到其他仍被囚禁的人的希望。

博科圣地是谁?

这对夫妇将要面对什么尚未被公开详细说明,但预计两人都将受到审讯并最终被送往接受去激进化程序。BBC 报导指出,露丝将参与康复和重返社会计划,专注于改善她的身体和心理健康。据尼日利亚观察网站报导,“一般相信她和丈夫已经放弃了恐怖教派成员的身份。”

尼日利亚(敞开的门《全球守望名单》上的第九位)社区人士对于博科圣地俘虏经常回避和感到恐惧,他们认为俘虏已变得激进,现在很危险。敞开的门曾经分享博科圣地前俘虏以斯帖*成功逃脱的故事,当她回到她的基督徒村庄时,别人既害怕又嘲笑她。这个因强奸而怀孕的年轻女孩并没有因回家而获得祝贺。

她分享道:“我数不清有多少男人强奸我。每次他们进行袭击回来后,都会强奸我们……玷污我们……”

以斯帖-前博科圣地俘虏。出于安全原因,我们不能透露她的真实身份和完整面容。

以斯帖说,许多女孩无法反抗,唯有嫁给绑架她们的人。

另一位前博科圣地俘虏沙拉(Zara John)在接受 BBC 访问时谈到俘虏在桑比萨森林面临的绝望境地。她告诉 BBC:“他们让我们选择结婚还是做奴隶,我选择了结婚。”

现年 20 岁的路得*(主题照片)也是如此。她不是奇博克女孩,但她也在 2014 年 14 岁时被绑架,当时博科圣地袭击在尼日利亚东北部阿达马瓦州她的村庄。在营地期间,他们为了迫使她转信伊斯兰教,她遭到严重虐待。情况变得令路得无法忍受,她决定接受伊斯兰教,希望情况会好转。她立即被嫁掉,一年后怀了第一个孩子。尽管如此,她仍然继续寻找出路。

她说:“每次我在小溪旁洗衣服时,我都会想办法逃走。2017年的那一天,神指示我一条路,并赐给我逃跑的勇气。我背着萨迈拉逃走,头也不回。”路得与家人团聚,在尼日利亚敞开的门创伤护理中心开始漫长的创伤康复之路。她的故事带我们走近巨大的伤痛——以及接触更多幸存者的迫切需要。

*出于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与我们一起祷告

  • 赞美神,让另一名女孩从桑比萨逃脱出来。无论这位年轻女子和她的丈夫将会面对什么,祈求主透过圣灵施行救赎和复原的工作。
  • 求神赐智慧给正在处理这事件的政府官员,祈求赐予洞察力和同情心。
  • 为仍然失踪的奇博克女孩的父母祈祷,他们最终可能会看到新闻和图片。我们根本无法想像他们此刻的感受以及他们现在可能有的许多问题。
  • 最后,为成千上万被博科圣地俘虏的人祈祷——男人、女人、儿童、基督徒和穆斯林。像路得、以斯帖和沙拉一样,他们的梦想被偷走,求赐他们恩典去忍受和得到释放。透过我们在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家人和当地伙伴的故事,我们知道神正在以可见和不可见的方式工作——在北韩劳改营的外屋、伊朗监狱的牢房,甚至在桑比萨森林博科圣地孤立的领土里。
帮助尼日利亚北部基督徒活下来、保持坚强和安全。

775港元 可以帮助训练一名教会成员成为辅导员,以帮助许多受逼迫基督徒走出创伤。

1,160港元 可以给一名教会领袖至关重要的门徒训练,因为他们在动荡地区的前线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