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博科圣地”——盘踞在尼日利亚北部的穆斯林极端组织,多年来以恐怖活动威胁着当地基督徒;大致上译作“西方教育是一种罪孽”。

博科”——一个女婴的侮辱性绰号,女婴的母亲也被冠上“博科圣地的女人”的称号。所有村庄里的年轻女孩,被博科圣地掳走且囚禁超过一年之后,回到家乡时,都被冠上这称号。

2015年10月,博科圣地攻击了博尔诺州果扎地区的一个村庄。17岁的以斯帖*在一阵枪声和尖叫声中,试图带着患病的父亲逃走,但却慢了一步。她的父亲中枪后随即倒地身亡。她和几个年轻女孩被极端分子掳走至山姆比萨森林。从此之后,她再也没见过她的父亲。

恶梦开始

接下来的几个月成为她一生中的梦靥。博科圣地的男子用尽各种手段,迫使这些女孩们背弃基督。有时用权贵利诱,有时用恐吓威胁。

许多男人因为以斯帖漂亮,都想要娶她为妻,因而对她施加更多压力。然而,她意志坚定绝不妥协。“如果要我死,那就死吧,我绝不会变成穆斯林。”她心中下定决心。

以斯帖十分勇敢,但她的坚决却遭受到最残忍的考验。“我无法计算有多少男人强暴了我。他们每次发动攻击回来后,就强暴我们、凌辱我们……”她边说边低头,试图遮掩脸颊上的眼泪。

停顿了一段时间,情绪稳定后,她继续说:“……每过一天,我就更厌恶自己。我觉得神已经离弃了我。有时候我对神感到非常愤怒……但无论如何我仍无法背弃祂,我总是想起祂的应许——总不撇下我,也不丢弃我。”

我能否爱这个孩子?

在被囚禁的某一天,以斯帖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更糟的是,她不知道自己能否爱这个孩子。

不久之后,尼日利亚军队救出了以斯帖等人。但她们的返家之路却十分艰苦。村里的人并不希望她们回来,更称她们是“博科圣地的女人”。就连以斯帖的祖父母——她仅存的家人——都因为她怀孕而鄙视她、辱骂她。在孤单沮丧的同时,更令她心碎的是,他们拒绝称呼她女儿瑞贝卡的真名,只叫她“博科”。

所幸,当时以斯帖的教会援助她,帮助她与敞开的门尼日利亚团队连系上,并邀请她参加为被极端暴力逼迫的受害者而开办的“创伤关顾研习会”。

把重担钉在十字架上

研习会中,参加者将他们心中的重担钉在木制十字架上。“当我把写满重担的纸条钉在十字架上,仿佛把所有的忧伤痛悔交托给神,我顿时觉得轻省。接着训练师把十字架上的纸条撤下烧成灰烬,我感觉所有的哀伤羞愧都消失了,从此不再回来。”

如今,以斯帖对自己和所受的遭遇感到平静。更重要的是,她开始“爱”瑞贝卡,尽管有些人仍拒绝接受这孩子。“在悲伤哀痛中,她成为了我的喜乐和欢笑。”

以斯帖也成为了神爱与恩典的见证。“人们察觉到我的转变。有些曾经讥笑我的人,如今却问我有什么秘诀。我告诉他们‘我饶恕了我的仇敌,并相信神会按着祂的时间为我伸冤、施行公义。’”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写信鼓励以斯帖

即使以斯帖现在已经接受了过去发生的事情,但她过去所受的耻辱,仍将存留在她和女儿瑞贝卡生命中好长一段时日。她目前在农场工作,赚取微薄收入以维持生计,养活自己、瑞贝卡,及同住的祖父母。

你可以透过简短的书信,在以斯帖未来作“瑞贝卡的母亲”和对身边的人作“基督的使者”这道路上,支持、陪伴、鼓励她。(书写指引) 

请将你的信件于2018年12月15日前,寄送至:

敞开的门香港

香港,旺角邮政局,信箱78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