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每一天,大约有两名巴基斯坦的女性基督徒改宗至伊斯兰教,而ALIVE的各团队也遇到男性基督徒被迫使改宗至伊斯兰教的报道。

贾韦德(化名)是ALIVE的朋友。他热衷于在巴基斯坦的立法领域里做基督的代表。他跟ALIVE一样,深深关心那些被基于性别的宗教攻击影响的基督徒家庭。他解释:“通过与穆斯林女人的友谊,已婚的基督徒男子一再地被引诱至伊斯兰教。这些女人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成为穆斯林,他们就可以有两个妻子。他们的基督徒妻子可以保留她的身份,而他们也可以有一个穆斯林妻子。”

在ALIVE的牧师团队服事的莉迪亚说:“我辅导数百名伤心的女人。他们的丈夫突然之间改宗,还带一名穆斯林的太太回家。这个新的妻子通常会改变家里的动态,在家实施伊斯兰教的祷告体系,等待机会指控基督徒太太亵渎。”

一名巴基斯坦的基督徒律师瑟雷什表示:“在表面上,对这些男人而言,整件事被显得很简单。但在事实上,事情很复杂。很快地,这新穆斯林会开始逼他的基督徒太太接受伊斯兰教、叫他的孩子进行伊斯兰祷告。渐渐地,他们就会被迫改宗。”

ALIVE的同工们发现,这类案子大多数时候,孩子们都是为了避免基督徒母亲被折磨才改宗的,而妈妈们害怕孩子会被夺走交给穆斯林太太、因流着‘扫地基督徒之血’而被虐待,才会屈服于改宗的压力的。这个侮辱时常被用来骂基督徒,隐含他们属于最低种姓。

有经验的ALIVE同工说:“伊斯兰组织策略性地针对基督教男人,引诱他们改宗,然后强调他们的基督徒身份是个种姓劣势。”

一旦一名基督徒男人跟一名穆斯林女人做朋友,他就很容易陷入这个圈套。如果他不屈服于迎娶这个女人的压力,他就会被指犯了‘zina’,在伊斯兰教法下的‘通奸罪’。而他只能在改宗至伊斯兰教后才可以娶那名穆斯林女子。目前,基督徒正与一些立法者和政治领袖一起努力修改基督教婚姻法以明确地将它与目前较含糊的法律结构和家庭法区分开。

虽然信徒对此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ALIVE的牧师及同工认为,倡导是个让基督的存在出现在立法体系的机会,以及为无声的人出声。

那些在职场上以及社区里实施社会压力的人认为这些法律不足以维护伊斯兰教的尊严。这是为什么众多的穆斯林觉得他们可以私自执法,直接攻击基督徒,导致信徒处于十分危险的状态。

巴基斯坦基督徒所经历的逼迫有三层:

  1. 歧视性的法律在少数群体中引起恐惧
  2. 当地施压组织(通常由一名强大的宗教人士带领—一名穆拉或者当地狂热者)在办公室、学校、大学及镇里监视基督徒的活动及生活,查出他们最弱的地方
  3. 朋友或同事开始发出软压,然后从歧视行为升级至彻底的逼迫。

一名基督徒的反应可以是以下任一:

  1. 尽量摆脱任何让他们在穆斯林邻居前处于弱势的情况。这适合当地社区由于基督徒不会被视为传教的威胁。
  2. 融入以穆斯林居多的社区,小心不要参与任何可被视为传教或亵渎的情况。这两者都可被判死刑。
  3. 改变身份、改宗至伊斯兰教以减少受到的压力,以至在工作上升职、为家人争取更好的机会。

ALIVE的一位朋友哈娜(化名)表示:“在我们见到的逼迫案子里,大多数都没有关系到巴基斯坦的法律制度。当社区已经策略性地孤立基督徒,在他们心里灌输恐惧,让他们一定会失败,法律才被带进该情况。”

ALIVE的另一名朋友说:“我们觉得支持像瑟雷什的律师以及参与立法过程是个很好的机会来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做基督的肉身存在。我们要把耶稣基督带进法律的殿堂里,让那些实施法律的人亲眼看到基督徒,听基督徒的意见及要求、理解他们的立场以及他们跟随的神。”

数百名牧师、基督徒同工及志愿者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倡导,为在像巴基斯坦的国家里的基督徒发声。他们希望全球的基督的身体为他们祷告,祈求教会能够得到坚固,能够从他们所面对的策略性袭击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