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图像:苏阿德

苏阿德(Suaad)当了一辈子裁缝;她热爱这份职业。然而在2014年,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把她从家里赶了出来。多亏小额贷款项目,她如今虽然流亡异地,却经营起小型制衣厂。

苏阿德的制衣厂坐落在一栋公寓楼的二楼。我们来访时,看到她在工厂中间的桌子上剪裁面料。她背后有一台缝纫机—许多流亡异地的妇女都用这种机器做些睡衣、袍子之类的必需衣物。她向我们展览了手头的项目—儿童睡衣。她带着温柔的笑容说:“感受一下,这面料很柔软”。

分享人生经历时,苏阿德总是面带微笑,时而咯吱地笑出声来。说起自己在摩苏尔做了30年的老本行,她的双眼放出了光彩。然而这光彩背后隐藏着许多悲伤。“事实上,自从我被迫离家到尼尼微平原上逃难以来,就没过上多少好日子。”她一边说着,一边垂下头去看着自己手中的布料,双眼突然不再放光了。

和平岁月

苏阿德回想起家乡的美好岁月时,想到自己虽然是个膝下无子的寡妇,却与邻舍过着和平的生活—不管他们是基督徒、雅兹迪人还是穆斯林。她出生在摩苏尔,也打算在摩苏尔安享晚年,但2014年的一夜,她却不得不连夜逃离伊斯兰国的侵袭。她说:“那天起我再没回过家。”

大概只有回家的那一天,苏阿德才会重拾幸福。“我心中倍感沉重,不知自己家乡现在的状况。然而我能确信一件事—神仍然在那里掌权。无论别人对我们做了什么,神都是掌权的主。”

家庭

这位寡妇如今已经与弟弟一家过了两年日子。尽管弟弟绝不会要求她挣钱来帮助养家,苏阿德却看到了弟弟一家艰难的经济状况,尤其考虑到如今伊拉克全国的经济危机正在继续恶化。

当地教会在敞开的门事工伙伴的协助之下开了一家制衣厂,于是苏阿德找到了挣钱扶持家庭的机会。“神父邀请我来主管工厂,我就接受了这个职务。其实,即使需要我在这个岗位上做义工,我也愿意,然而能够挣钱来帮扶家人,我感到很开心。”

缝纫课程

苏阿德如同多加一样,为贫苦有需要的人缝制衣物。顾客付得起账单就付,付不起就不用付。“这就是我最爱这份工作的地方。我可以向那些景况比我更糟的人分享我的福分。不时有难民来问我,是否可以给他们做一件衣服,我就免费给他们做。我怎么能收他们的钱呢?”

在工厂里,苏阿德还把自己多年的缝纫技能分享给其他流亡异地的妇女们。我开办了缝纫基础班,有些接受完培训的妇女就被工厂雇来工作了。“我在为时数周的课程中教妇女学会缝纫,她们可以在工厂或者其他地方挣钱来养活家人。无论如何,缝纫都可以帮助她们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