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女生又恢复要从头到脚都盖上布卡罩袍。肩上扛着步枪的男人已经成为街头的牢固装备。这只是在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其中两项生活指标样貌。萨阿德*和法蒂玛*是该国为数不多的秘密信徒中的两位,他们选择留在自己的祖国。40多年来,他们的家人都在暗中践行他们的基督教信仰。

今天,这些信徒勇敢地向全世界教会发送秘密讯息。我们不能透露太多有关这对夫妇的事情以及我们是如何与他们通联的,因为那会使他们陷于极度的危险之中。但是,他们能告诉我们的,也是对我们强力的提醒,像他们这些基督的跟随者,生活在世界上作基督徒最危险的第二个国家里,他们是行走在什么样的恐惧和信心里。

“名单已经分发”

试想像一下,当你晓得,你家的下一道敲门声可能就意味着是你和你家人的悲剧降临,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对于阿富汗的秘密信徒来说,这就是他们的生活实况,因为塔利班逐户搜查,寻找任何与西方或基督教有关联的人。

萨阿德说:“那份记着我们名字的名单已经被分发出去。”他补充说,这份名单包括了塔利班锁定的基督徒姓名。自接管以来,塔利班搜屋已成为常态的现象了。

萨阿德说:“我们这些人有的已经被杀了,有的被绑架了,也有的已经失踪了。这感觉就像是经历一场巨大的灾难性爆炸后的翌日清晨。”

自塔利班接管以来,阿富汗的秘密教会已经散去-有的人已经逃离,有的人留了下来,也有的失踪或失联了。

萨阿德说:“我们互通电话,问问头疼、肩痛、所有旧伤问题,只为了尽量保持联系。目前,我们也只能问这些了。”

他接着说:“当塔利班取得控制后,我们是什么都害怕。你们无法理解。我也无法用言语来解释它。”

法蒂玛也提醒我们,那种恐惧并不是新事。

她解释说:“首都可能有新士兵,但这些威胁并不是新有的。为耶稣而活受的痛苦,冒着一切危险跟随他,那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对我来说不是,对我的祖父母也不是,他们都为祂而活,跟随祂。40多年来,阿富汗的基督徒一直如此。先是在塔利班的统治下,后来在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之下,甚至在上个月塔利班取得控制之前。

黑暗中的希望

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取得控制当晚-萨阿德说,他感觉仿佛有人走进他的记忆,要剿灭它们,逼它们对他“宣示恐惧”。

就在那天晚上,萨阿德和法蒂玛正迎接他们的新生女儿来到这个世界。对萨阿德来说,其意义并没有失去:“在这样一个命运多舛的夜晚,一个女婴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里。”当晚,当塔利班在喀布尔夺得政权时,萨阿德的父亲在法蒂玛所躺的地方,隔着窗帘向这女婴诵读诗篇第20篇。

有人靠车,有人靠马,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神的名。他们都屈身仆倒;我们却起来,立得正直。求耶和华施行拯救;我们呼求的时候,愿王应允我们!(诗篇 20:7-9)

在房间的一侧,男士们挤在一起,清晰明白到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生命发生了什么事。

萨阿德分享说:“我们很害怕。我们很害怕。”

法蒂玛补充说:“这些士兵是不崇尚人类尊严的,他们的眼睛时刻都在看如何能获得权力,以及要如何贬损每个要谈思想和梦想的人的尊严。需要保守和救护的是我们的思想和梦想。我们的信仰活在那里,在我们的心中,在我们的意念里。

 爱的多少

自从阿富汗落在塔利班手中以来,那里的秘密信徒就分享了他们迫切需要代祷。一位信徒甚至告诉我们说:“代祷是我们最需要的。”

萨阿德和法蒂玛也回响了此呼声。

萨阿德说:“对我们来说,一切都被夺走了,我们需要你们替我们向神祈求。”

虽说我们肉身不能与阿富汗的家人在一起,但是,当我们一同祷告时,便能与他们相会。法蒂玛说:“你们为我们代祷时,你们就会在神宝座的殿中与我们相会,我们可以在那里同领圣餐。”

萨阿德和法蒂玛并他们的家人在阅读和思想约翰福音第17章时-读到耶稣为自己、为他的门徒和使徒们,也为我们祷告(“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信我的人祈求”第20节)。这对夫妇看到的焦点是爱的多少:

萨阿德说:“大家如果爱我们,请为我们祈祷。我们在一起的地方是:在十字架下面,众所周知,那里有满满全数的爱。你若是爱我-你要是爱耶稣-请为我们祷告。”

萨阿德晓得,未来的日子,不论几天、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对于他、他的家人和所有秘密跟随耶稣的人来说,都是艰难的。他谈到了他要在阿富汗信靠基督上将要刻意采取哪些行动:

他说:“这并不容易,我不知道从何处开始,但我会先从鼓励我的妻子开始,我们的女儿是有盼望的。”

“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相信耶稣在这里,祂是活着的。”

*基于安全因素,使用的是别名和替代的图像

阿富汗危机

向危机中受逼迫的信徒作出紧急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