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旁的女人(巴基斯坦基督徒阿萨亚的故事)

英联邦国家首脑日前齐聚一堂,举行第25届英联邦国家首脑会议,此次会议命名为“共创未来”(2018416-20)。“敞开的门”请求他们在与会时把保护宗教和信仰自由放在重中之重。

“敞开的门”英国的总倡导人佐伊•史密斯说:“英联邦国家首脑会议若无法明确地将‘宗教信仰自由’纳入其议程,就无法实现此次会议所提倡的‘共创未来’的目标。我们敦促英联邦国家领袖确保这一基本人权成为在伦敦展开的此次会议的核心议题,并且采取决定性的措施来保障这一权利在所有英联邦国家得到保护。”

与会的53个英联邦国家之中有8个出现在“敞开的门”《全球守望名单》上——名单列出世上作基督徒最危险的50国。

巴基斯坦:《全球守望名单》第5位

巴基斯坦基督徒生活十分艰辛;该国臭名昭著的反亵渎法时常被用来逼迫基督徒——在别国被视为琐碎的小事,在这里会成为罪名。阿萨亚(Asia Bibi)自2009年被囚禁至今,只是因为在农田里用穆斯林同事的杯子喝了水;而学童夏龙(Sharoon Masih)更是因为用全班同学传递的水瓶喝了水而遇害。

印度:《全球守望名单》第11位

随着印度教民族主义者的议程加速席卷了整个印度,印度基督徒正面临升级的逼迫。这些情况大多发生在乡下。米拿*和桑尼塔*两姐妹因为基督信仰而遭到村民袭击,之后被弃之于死。她们是来自印度教背景的归主者,被迫离开了家乡,每年有上百人面临这种情况。

尼日利亚:《全球守望名单》第14位

随着布哈里总统宣布自己将在2019年2月再次参选争取连任,博科圣地以及富拉尼游牧民对基督徒的持续逼迫就成为了他急需解决的问题。

马来西亚:《全球守望名单》第23位

马来人生来具备穆斯林身份,宪法也禁止马来人改信他教,穆斯林归主者面临严峻逼迫。2017年2月,雷蒙(Raymond Koh)牧师遭人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汶莱:《全球守望名单》第26位

从伊斯兰教改信他教属于非法;穆斯林归主者一旦被秘密警察发现,就会遭胁迫毁弃新信仰。一些基督徒以及其他少数族群成员甚至无法得到官方公民权,从而沦为无国籍人士。2015年12月,汶莱领袖宣布,任何在公共场合庆祝圣诞节的人都将面临最高5年监禁。这个石油储量丰富的苏丹国的伊玛目严格地施行以下禁令:“使用十字架之类的宗教符号、点蜡烛、树立圣诞树、咏唱宗教歌曲、以圣诞节祝贺互相问候都是对伊斯兰信仰的干犯。”

肯雅:《全球守望名单》第32位

诸如索马里青年党之类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正越发针对肯雅东北部以及沿海地带的基督徒。最惨烈的袭击发生于2015年4月,位于加里萨的基督教大学遭到严重袭击,147名基督徒遇害。学校被迫关闭,但随后在2016年9月重新开学。

孟加拉国:《全球守望名单》第41位

尽管孟加拉国拥有世俗化的政府,且其政教分离制度根植于宪法,但宪法也宣称伊斯兰教为该国国教。激进伊斯兰团体、当地宗教领袖和家庭都对基督徒施以巨大的压力。随着更多伊斯兰主义法令的实施,基督徒面临越发严格的限制,乡村地区尤为如此。穆斯林背景、印度教背景,或部族背景的归主者遭受着最为严酷的逼迫。基督徒因为担心袭击,时常在小型家庭教会或秘密小组中聚会。就连罗马天主教会之类的历史传承教会也面临着高涨的敌意、袭击和死亡威胁。孟加拉国还面临所谓“伊斯兰国”带来的暴力升级。2017年洪水过后,一位救援工作者告诉我们:“许多穆斯林背景和印度教背景的归主者都在洪灾中遇难。他们大多数人都因为信奉基督而在救援物资发放中遭到政府的忽视。”

斯里兰卡:《全球守望名单》第44位

斯里兰卡社会有限度地容忍基督徒少数族群,但不容忍改信基督的归主者。主要逼迫来源是时常得到当地官员支持的激进佛教运动。他们宣称斯里兰卡是一个佛教国家。乡下地区的归主者时常遭到家人和村官虐待,被迫离开村庄。非传统教会时常遭到佛教僧侣和当地官员的骚扰,他们视这些教会为非法,从而经常活动各方伺机关闭教会。

迪内希牧师在斯里兰卡中部的康堤区带领教会长达30年。当他在2015年12月开始扩建教会时,村委会、警察和宗教事务官员找到他叫停了项目,并说他不再受到欢迎。社区人士起诉了他,在法庭上,法官判他未经许可设立敬拜场所;当局命令他关闭教会。他为自己的案件上诉并打赢了官司,但当地佛教徒村民后来孤立了教会里的创业者,不再向他们购买商品和服务。

*为安全考虑使用化名

“敞开的门”为受逼迫基督徒提供的服侍,其中包括了为他们的权益发声、提供法律援助。

查看《全球守望名单》50国情况:https://www.opendoors.org.hk/zh-hans/christian-persecution/wwl/

欢迎订阅“祷告提醒”,您将会定期收到受逼迫教会的最新消息和祷告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