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5月11日)是敞开的门创办人安得烈弟兄的90岁生日。在安得烈弟兄支持受逼迫基督徒的侍奉生命中,他曾踏足超过125个视基督教信仰为非法的国家,为里面的基督徒送去圣经。

在冷战期间,安得烈弟兄偷运圣经到铁幕国家的连串秘密行动,让他得到了“天差安得烈”的绰号。 他曾多次奇迹地从当权者手中脱险,不致入监。他又与原教旨主义组织的领袖私下会议,冒着生命危险代表中东受逼迫的基督徒发声。

安得烈弟兄经常说:“我们命名为‘敞开的门’,因为我们相信,宣告耶稣基督的任何一道门,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敞开的。我确信只要你愿意去,不担心回来,每扇门都是敞开着让我们进去宣扬基督。”

热爱冒险

1928年出生于荷兰的安得烈弟兄向来喜欢冒险,他想找到“规范以外的生活”。因此,18岁时,他加入了荷兰军队,帮助平息荷属东印度群岛(现在的印度尼西亚)的叛乱。他的母亲给他预备了一本圣经,他却把它塞到行李袋的底部,然后忘了。

有一天早上他的军队被伏击,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右脚踝。他说:“我失败了。更要命的是,才20岁,我就已经感觉到这世界上实在没有什么是真可以值得一试的。”在他留在康复医院期间,安得烈弟兄躁动不安地捡起了母亲给他的圣经,并且第一次打开了它。四年后,安得烈弟兄成为了基督徒,他的脚踝也奇迹般地好了,他也决定成为一名宣教士。

敞开的门的开始

经过在格拉斯高环球福音会的三年训练后,安得烈弟兄展开了他的第一次冒险之旅,同时也孕育了“敞开的门”。他从阿姆斯特丹乘坐火车前往华沙,他的手提箱里装满了各种语言的基督教小册子,要送到铁幕后的国家去。

在穿越边界之前,安得烈弟兄祈祷说:“当祢在地上的时候,祢曾经开了瞎子的眼,如今,我求祢反过来使那些开眼的瞎了吧。”以后每次在过境检查之前,他都会再次祷告“使那些开眼的瞎了吧。”。直到今天,我们敞开的门同工仍然会这样祷告。尽管从未有精密巧妙的隐藏“禁书”的方法,安得烈弟兄从未被捕。

随后几年他访问了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匈牙利、东德、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俄罗斯。他驾驶着现时广为人知的蓝色福士轿车穿越欧洲多国的边界,去到那些挤压教会、禁止圣经、没有宗教自由的国家。他为基督徒送去数以百计的非法圣经,鼓励信徒,加强教会。安得烈弟兄每去到一个国家,都会听到:“教会感到孤立无援,你的到来已是胜过一切”;这番话恰如他在波兰第一次听到的。

“真正的关怀和爱”

共产主义垮台后,伊斯兰针对基督徒的暴力事件日益增加,安得烈弟兄把注意力转向中东、波斯湾、北非和东南亚等地区;他也积极地宣扬反复仇教导。加沙浸信会教会牧师汉纳马萨德牧师说:“当加沙遭到围困,许多人为了逃避危险而离开时,我们发现安得烈弟兄试图在加沙鼓励受逼迫的教会。当没有基督徒愿意和加沙的哈马斯领袖对话时,安得烈弟兄是第一个在信仰上没有妥协而愿意对话的人。他获得了对话的权利,是因为他对所有人的真诚关怀和爱。”

1967年,安得烈弟兄发表了他的第一本书《奉天承运》(God’s Smuggler),详细介绍了他在铁幕后的故事。这本书很快成为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册的畅销书。

信念承传

秉承安得烈弟兄的信念,敞开的门现于60个国家拥有1400多名员工,每年募集7000万美元去服侍受逼迫的教会。去年共发放了2,512,000本圣经和基督教材料;以及食品、药品、创伤护理、法律援助、安全屋和学校;还有借着培训和提供资源的属灵支持。敞开的门为倡导信仰自由而发声,并将基督徒的逼迫引起更广泛社会的关注。

感谢像你这样的支持者的慷慨支持,敞开的门才能延续安得烈弟兄开始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请帮助我们继续去服侍受逼迫的教会。

祷告事项:

  • 为年届90的安得烈弟兄感谢神,愿神继续赐福他的一家。
  • 感谢神赐予安得烈弟兄有惊人的勇气和远见,以及由于他愿意离开而不担心回来而取得的成就。
  • 安得烈弟兄开始了的工作,敞门的门继续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