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只供参考)

2018年5月4日,16岁的梅娜在前往教会途中失踪。她父亲打电话给她,但没有人接听;教会也说她没有到那里。

原来当天早上,两女一男往她脸上喷洒强力麻醉剂,然后把她抬上一辆嘟嘟车(电动三轮车)。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一辆前往开罗的火车上。她很聪明,仍然假装昏迷,然后在下一站偷偷溜走。

梅娜很幸运可以逃脱,但很多人却没有她那么好运。

被绑架的恐惧

自今年4月开始,在埃及各地已经有好几名科普特基督徒少女失踪,包括:

18岁的利利安,上学后没回家;

17岁的贝丝琴,在祖母家中失踪,其母10年前也失踪;

大学二年级生梅莉,上学后没回家;

18岁的利莎,被蒙面男子强掳上车;

16岁的凯德,上教会后失踪;

40岁的玛利,上班后没回家;

26岁的姬丝汀,在社交媒体被恐吓,之后失踪。

其实还有很多家庭没有报案,怕为家庭带来羞辱。对于这些案件,警方只会不了了之。根据埃及绑架及强迫失踪受害者协会的报告,在2011至2014年间,大约有550名科普特基督徒妇女失踪。(埃及在《全球守望名单》中排名17。)

被迫改信

姬丝汀‧蓝美被恐吓,之后失踪。(World Watch Monitor)

在姬丝汀失踪前几天,她在脸书收到一个陌生人的信息,说会缠着她一生。她立即在脸书户口封锁这个人。她告诉丈夫巴哈,说她很害怕。

之后,她失踪了。巴哈遍寻不获,惟有报警。四天后,他再到警局打听消息,警察却对他说,她前一天到过警局,说自己并没有被绑架,并且“自愿改信伊斯兰教”。巴哈却肯定太太决不会那么做,她深爱家庭,更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

他说:“她一定是被迫改信伊斯兰教;她是受到压力和恐吓才这么做。”

强化伊斯兰教,减弱基督教

去年,一名埃及前人口贩子成员承认,绑架科普特基督徒妇女的事情,多数跟穆斯林极端主义者有关。

他说:“我知道一个极端组织在埃及不同地区租了一些房子,用来收藏被绑架的科普特基督徒妇女。他们会恐吓她们,迫使她们改信伊斯兰教。当她们到了合法年龄,便会有伊斯兰官员来将她们的宗教正式改为伊斯兰教。之后她们便会嫁给严守伊斯兰教的穆斯林。”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绑架基督徒妇女,是要令埃及基督徒社区伊斯兰化的计划之一。科普特基督徒激进人士玛利‧亚度玛斯留意到,近年常有基督徒少女在街上被绑架,其中包括年仅12岁的女孩。穆斯林会拍下她们被强暴的影片,威吓她们如果不改信伊斯兰教,便会将片段寄给她们的家人。她们宁愿死也不想让家人看见。

另外,也有一些妇女被卖到沙特阿拉伯或别的海湾国家作女仆;她们常常被强暴和殴打。

根据敞开的门其中一个消息来源指出,这些受害家庭中有80%不会告诉别人,一来因为羞耻,二来害怕让家中其他女儿找不到好配偶。

下一个逼迫受害人

激进伊斯兰组织的兴起,以及埃及不重视宗教自由和基本人权,都加剧了对基督徒的逼迫。

政府对楼宇使用的限制,旨在阻止基督徒聚会。而激进的伊玛目也常常挑起穆斯林对基督徒的敌视和暴力,单在去年,已经造成很多信徒受伤和死亡。

由于埃及持续逼迫基督徒,科普特家庭都害怕女儿成为下一个绑架或被迫改信伊斯兰教的受害人。

爱的“蜘蛛网”

基督徒女孩不仅会在路上被掳走,更有可能在感情上被骗和诱拐。绑架者会选择那些已经有家庭问题,缺乏父爱和照顾的女孩;她们会被骗、离家出走,最终被迫改信伊斯兰教。

 

 

警方并不理会

前人口贩子成员加哈基说,警方对基督徒有偏见,甚至包庇他们的穆斯林兄弟的罪行;若发现受害人是基督徒,他们很可能不会调查,只会说她们“失踪”。

大学生梅莉的父亲说,警方根本没有调查梅莉的失踪案。(World Watch Monitor)

将她们一个一个地带回来

然而,一名科普特神父并不害怕自行执法。2011年她女儿几乎被绑架时,他向天鸣枪两响吓退匪徒。此后他便为失踪妇女发声。

他告诉敞开的门:“虽然我接到恐吓,但除了神,我不怕任何人。”他说,在他的社区,每年大约有15名少女失踪。过去10年,他成功救回8人。

“每一个没有回来的女孩,就好像我失去的女儿。”

来源:World Watch Monitor

---

借着你们的支持,敞开的门的伙伴正以创伤辅导、救济和圣经培训等等,帮助埃及的基督徒。

订阅【祷告提醒】:您将会定期收到受逼迫教会的最新消息和祷告事项。

捐献:让教会得到实际支援,如获得圣经、领袖培训、青少年事工、创伤治疗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