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21名被博科圣地掳走的奇博克女孩重获自由

本故事包含有关性暴力受害者的实录,可能会引起读者不安。

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穆拉德(Nadia Murad)和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医生,二人都发起了运动来努力抗争战争中的强奸行为。穆拉德是来自伊拉克的雅兹迪人,她被所谓的伊斯兰国(IS)武装分子折磨和强暴,后来却成为了解放雅兹迪人运动的领袖,而穆克维格医生则是一位刚果妇科专家,她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治疗了成千上万的强奸受害者。

敞开的门在伊拉克的一位伙伴说:“穆拉德勇于分享自己在IS手中的惨痛经历,她是个好榜样。她的见证透露出千万雅兹迪人、数以百计的基督徒,以及无数横遭IS绑架的妇女所处的可怕现实。她的故事说明了少数信仰群体的妇女的双重脆弱性——她们既在“错误的信仰”中,又“生错了性别”,因此在性暴力面前显得尤为脆弱。”

“性暴力”成为“宗教逼迫”的一种武器,这是我们全球各地遭受逼迫的姐妹时常面临的处境——然而她们遭受的凌虐却常常被人忽视,也无人发声挑战这种黑暗。

巴基斯坦每年有700个基督徒少女和妇女遭到绑架,她们通常会被强暴然后被迫嫁给穆斯林并改信伊斯兰教。倘若她们的家人对此有怨言,就会被指控“骚扰”被迫改信的女子及其新家庭,因为她是“自愿”改信的。

在哥伦比亚,归信基督并脱离游击队之类的暴力团体的妇女会遭受性暴力;她们离弃“前战友”的惩罚就是被强暴。

在尼日利亚,博科圣地之类的极端伊斯兰团体成员用强奸作为武器。据尼日利亚政治暴力研究网(NPVRN)报导,一些博科圣地袭击者认为,是基督徒妇女使儿童蔑视伊斯兰教。倘若妇女是价值观和信仰的主要传播者,那么对妇女和少女施以绑架、逼婚和强迫改信之类的手段就拥有了战略意义。

NPVRN还声称,博科圣地对基督徒妇女的性虐待,也是一种扭曲的“宗教税(jizya)”——早期伊斯兰教统治者要求非穆斯林臣民缴纳这种税来换取保护。NPVRN采访了一位曾反复遭到博科圣地强暴的少女,她说,绑匪告诉她,强暴她的依据在于“以性来缴纳宗教税”。

创伤护理帮助尼日利亚妇女恢复身份与尊严

敞开的门的创伤援助协调员玛利亚*说:“性虐待不只拥有性方面的影响;它更是消灭一个人意志的一种暴力手段。这是压垮一个人并夺去其身份和尊严的武器。”

你的支持和祷告,使得敞开的门的同工和伙伴得以为我们因跟从耶稣而遭受性暴力的姐妹们提供不可或缺的创伤护理。这种护理和辅导有助于恢复她们的身份感,并恢复她们作为神的孩子的自我价值。

我们最近在尼日利亚开办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创伤护理项目,帮助了30名在博科圣地武装分子手中遭受性暴力的妇女。

伊佳娜达的故事

伊佳娜达就是其中之一。她的故事令人心碎。她在疗程开始时分享道,“我感到自己毫无价值。我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被家人和朋友接纳了。4年前,我还在学校里上学,成绩名列前茅。我甚至在班上得到了“最优雅整洁女孩奖”。每个人都想和我交朋友,老师和同学都爱我。那时我的志向是当一名律师。”

“然而博科圣地4年前进村来绑架了我以后,我一切梦想都破碎了。如果说世上有比地狱更糟的地方,那大概就是落在他们手上了。这些恶魔折磨我的4年仿佛一辈子时间。”

“我从学校里最优雅整洁的女孩变为了最肮脏的。我4年以来每天都穿着同一套衣服。我都数不清自己遭到强暴的次数——他们每次袭击归来,都轮流奸污我。我做任何反抗都会招致毒打。”

“我现在有了一个两岁的儿子,怀上老二也已经6个月。以后谁来照顾我儿子、我未出世的孩子和我呢?我2018年3月获释的时候,一些朋友来看我。他们看到我的孩子,并且发现我又怀孕了的时候,就哭泣起来。我也忍不住哭起来,因为我还记得跟他们一起上学的时光。”

随着疗程的深入,伊佳娜达分享道:“起初,我受邀参加这个创伤康复项目的时候,不愿谈论自己的经历。但当我意识到谈论伤痛有助于我脱离痛苦之后,我就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很神奇!我感到释然了。”

爱华的故事

另一位妇女爱华也受到了4年的囚禁和虐待,如今又一个两岁的儿子。在接受创伤治疗课程的时候,她已经怀孕将近9个月了。她坦诚得令人揪心:“我恨这个小子。恶人强奸了我,这小子就是他们的血脉。我每次看到他,就想起在博科圣地手里的4年。我很快就会再生一个提醒我这伤痛的孩子。”

然而神是大能的,祂在创伤治疗中在她的心里动了工。在一周快要结束的时候,她说:“我意识到我儿子并没有选择借着博科圣地来到我生命中。我被侵犯也不是他的错。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开始为憎恨这个无辜的孩子而感到愧疚。我承诺,自己会在神的帮助下爱他并照顾他。”

我能够为这些因信仰而面临性暴力的妇女做什么?

你可以祷告祈求主保护我们在世界各地面临此类袭击的姐妹。求主医治那些遭受了性暴力的人们,使她们复原。也求主借着敞开的门以及其他团队,为她们提供所需的护理和支持。

你可以捐献让受逼迫教会得到实际支援。

写信鼓励以斯帖

17岁的以斯帖*亦是遭受博科圣地强暴的受害者。她虽然已经接受了过去发生的事情,但她过去所受的耻辱,仍将存留在她和女儿瑞贝卡生命中好长一段时日。

你可以透过简短的书信,来支持、陪伴和鼓励以斯帖。(书写指引)

请将你的信件于2018年12月15日前,寄送至:

敞开的门香港

香港,旺角邮政局,信箱78516号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