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伊朗坐牢的华希,现于土耳其牧养一间 200人的教会

按照伊朗令人诟病的监禁制度,被判有罪的伊朗基督徒会被判坐牢,成为“良心犯”。曾经在伊朗坐牢的基督徒说,他们会被迫忍受严重的身体及情绪上的折磨,因为当局给他们施压,要他们放弃信仰。虽然很多释囚都见证说在狱中经历到神的同在,但他们也得处理狱中可怕的记忆。这些记忆在他们获释之后,会有一段长时间成为他们的梦魇。有见于此,敞开的门与当地事工伙伴和教会合作,给基督徒释囚提供“创伤护理培训”。

今年早些时候,超过30名因信仰而入狱的伊朗基督徒在土耳其参加了培训。他们大多数从前是伊朗家庭教会的领袖,并没有在土耳其带领事工。以下是华希、沙曼*和慕特巴的分享,述说神怎样使用这个释囚培训,影响他们个人和他们目前的服侍。他们现在以难民身份住在土耳其。

“我哭了很多,但我也大受安慰”

华希是一名前伊朗家庭教会领袖,曾为了信仰而被囚,现于土耳其牧养一间 200人的教会。对他来说,创伤护理培训让他在信徒面前变得透明,因为他们也曾经历过,能够理解他。

他说:“在培训中,我遇见一些与我有相同经历的人。我们明白对方,也彼此学习。我哭了很多,但我也大受安慰。”

“作为一个在伊朗坐过牢的人,我常常感到孤单,以为没有人关心我。但这个培训证明我错了。你们让我知道,我并不孤单。在日常生活中,我觉得很难谈论我在狱中的生活,那是一个可怕的故事。而且,作为一个领袖,假装自己比实际更坚强,是很大的试探。要从经历中得医治,过程很痛苦。有些伤口好了,但另一些还没有好。然而在培训中的经历和教导,令我变成更坚强的领袖。我很高兴能参与这次培训。”

 

慕特巴:“这个培训是我康复过程的好开始。”

“分享狱中经历,让我想起神给我的教导:‘要安静,我会靠近你。’”

慕特巴之前是家庭教会领袖,现今在土耳其辅导说波斯语的同胞信徒。在服侍初期,钩起了他许多艰难时刻的记忆。创伤护理培训帮助他明白,如何保持自己的身体和灵性健康,从而可以辅导他人。

“在培训中,我学会怎样为自己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这个培训是我康复过程的好开始,我的伤口每天逐点痊愈。获释之后,那些狱中记忆的压力使我头晕目眩。过了一段时间,这状况都消失了。但是当我开始在土耳其辅导同胞信徒时,它又回来了,因为辅导时牵动了很多情绪。”

“在培训中,我学会怎样为自己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当我辅导他人的时候,我有时候会陷入受助者的问题之中,但现在我学会了保持一定的距离。长远来说,这让我可以为他们做得更多。有了这个安全空间,过去几个月虽然教会中有冲突,但我在辅导别人时仍然保持身心健康,不再感到晕眩。”

分享狱中经历,让我想起神给我的教导:‘要安静,我会靠近你’。我想将这个功课再次应用到我的生活之中。我不再为别人的认同而说话;我不想别人因为我曾经为信仰入狱,而把我视为重要的人。我跟其他基督徒其实没有分别:我像所有人一样,都需要神。我现在也需要祂,所以我尝试把焦点放在祂身上。”

 

沙曼:“当我知道自己并不孤单时,你不能想像这对我有多大意义。”

“也许神要我在这里学会一些东西”

沙曼*在被捕入狱之前,也是一名伊朗家庭教会领袖。他现在居于土耳其,但梦想有一天能够回到祖国服侍主。

他说:“我现在仍然跟神讨论我的前路,这是一个很艰难的抉择,但决定权在祂手里。以难民身份在土耳其居住并不容易,但我从西方的朋友口中得知,西方国家的生活如此匆忙,以至信徒几乎没有时间每天祷告、敬拜。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也许神要我在这里学会一些东西,当我回到伊朗时便可以用得着。”

他说,他接受的创伤护理,给他“持久的心旷神怡。”

“我仍然跟一些在培训时认识的牧者保持联络,他们帮助我继续学习。我的朋友说我参加培训后变得更坚强。我尝试应用我学到的,每天我都会学到新的东西。”

对沙曼来说,知道世界各地的肢体听到他的故事并为他祷告,这为他带来了力量。

“你们邀请我参加这次培训,令我感到鼓舞。而你们来探访我,让别人知道我的故事和为我祷告,也令我鼓舞。当我知道自己并不孤单时,你不能想像这对我有多大意义。”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伊朗《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10位。敞开的门借着以下事工来坚固波斯语世界的基督徒:

  • 分发圣经及基督教书刊
  • 门徒训练
  • 创伤辅导
  • 基督教多媒体计划
  • 发声

---

如今全球基督徒面临的逼迫正在上升,是近代历史的高峰。敞开的门60多年来一直在前线上服侍,请加入我们的行列,与你在受逼迫的弟兄姐妹一同站立来坚固教会。

订阅「祷告提醒」:你将会定期收到受逼迫教会的最新消息和祷告事项。

捐献:让受逼迫的教会得到实际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