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已经发布,它显示岀全球50个对基督徒最危险的国家,并指岀逼迫的事情愈来愈多。

敞开的门(澳洲)行政总裁戈尔说:“《全球守望名单》显明了,福音在哪里被传开,哪里就有逼迫。这50个国家在《全球守望名单》榜上有名,是因为这些地方的基督徒,选择持守他们在耶稣里的信仰。”

以下是2019年度报告中基督徒受逼迫的趋势。

9名基督徒便有1名因信仰受到逼迫

在《全球守望名单》2019年度调查的150个国家之中,73个国家的逼迫程度,分别是“高度”、“甚高”和“极度”逼迫。

这即是说,全球每9名基督徒便有1名受到“高度”程度的逼迫。而在2018年,则是每12名基督徒便有1名。

在亚洲和中东,每3名基督徒便有1名受到“高度”逼迫;非洲是每6名基督徒便有1名;而拉丁美洲则是每21名基督徒便有1名。

朝鲜仍然排名第一

 

朝鲜自2002年起便排名第1。虽然金正恩在2018年跟几个国家的领导人见过面,但专家说,没有一点迹象显示朝鲜基督徒的生活有任何改善之处。事实上,有报告说基督徒被搜查和镇压的情况增加了。

我们相信,朝鲜大约有5万至7万名基督徒被关在劳改营之中。

尼日利亚有最多基督徒死亡

尼日利亚北部和中部的带状地区(中部地区),有3,731名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杀,几乎是2018年《全球守望名单》时的两倍。当武装袭击者来到村落时,基督徒被迫逃走,空置的村落也被袭击者强占。逼迫主要来自一个游牧民族——穆斯林占多数的“富拉尼牧民”,以及伊斯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

根据《全球守望名单》2019年度报告,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杀的有4,136人,单是尼日利亚就占了大约90%,共3,731人。

俄罗斯打进头50

过去几年,俄罗斯政府收紧规管宗教活动的法例,部份原因,是要应付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暴力威胁。

伊斯兰极端组织在接近中亚的高加索地区、达吉斯坦共和国,以及车臣共和国,都增加了暴力活动。

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的报告期内,最少有5名基督徒在教堂袭击中被杀。在穆斯林为主的地区,非东正教基督徒若被人怀疑传福音,往往会被人对付。

阿尔及利亚上升了20

尽管阿尔及利亚对基督徒的逼迫大增,排名从42名上升至22名,但阿尔及利亚的教会却在增长之中。基督徒愈来愈敢于传讲福音,引起他们的朋友和社会的强烈反对。

伊斯兰极端主义在印度尼西亚抬头

印尼社会,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氛围愈来愈盛。在泗水,曾经在一天之内有三间教堂受到自杀式炸弹袭击。

穆斯林对宗教小众愈来愈不能容忍,甚至愈来愈多暴力活动。在一个对高中生和大专生进行的调查访问中,24%的学生认同激进伊斯兰教的观点。

伊拉克下降5

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伊拉克排名下降至第13。随着伊斯兰国节节败退,数以千计的基督徒和其他人一起回去重建社区和居住,特别是在尼尼微地区。

然而,作为少数群体的基督徒继续面临骚扰、歧视,以及身体和情感上的虐待。

印度的宗教自由愈来愈少

印度的排名,首次进入头10名。

印度的民族主义政府,继续否认其为数不少的基督徒小众的宗教自由。这给印度公民发出非常清楚的信息:印度人必须是印度教徒。

印度一个激进的印度教团体的领袖曾经扬言,要在2021年年底之前,将基督教赶出印度。在印度29个邦之中,已经有8个邦施行“反改信别教”的法律。

缅甸对基督徒的逼迫增加了

 

缅甸去年度在《全球守望名单》的排名是第24,但今年上升了6名至第18。

在缅甸北部,大约160万名基督徒在一场被名为“被遗忘的战争”之中,受到针对性的逼迫。在克伦邦、钦邦和克钦邦,军方焚烧了超过400条村庄和300间教会,令最少15万名基督徒自2011年起便流离失所。

针对性别的逼迫

在活出基督徒生活最危险的头5个国家,女性基督徒面对的逼迫,通常是性暴力和逼婚;而男性则很多时都会被当局或极端主义者拘禁而不审讯,甚至杀死。

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显示出,男性所受的逼迫比较“聚焦、严重和可见”,而女性所受的逼迫则较为“复杂、暴力和隐蔽”。

你可以在敞开的门的“杂志”看到更多关于“针对性别的逼迫”。

2亿45百万

《全球守望名单》代表着因信奉耶稣而受逼迫的2.45亿基督徒。请继续为全球的教会祷告。你可以在这里报名以得到最新的消息和故事,以及为敞开的门的工作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