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28岁的艾莎(育有3名孩子)面对着一群富拉尼伊斯兰武装分子——她位于尼日利亚(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12)北部的卡诺社区遭到袭击,袭击者闯进了她的家。他们看到屋里有一本圣经,就认定艾莎的丈夫是牧师。他们立即抓住他并将他带走,然后要求与艾莎做爱。当她拒绝时,他们就毒打她,紧接着两个人强暴了她。

玛萨*邀请耶稣进到她的心中时,同时招来了逼迫;作为穆斯林和年轻女性,离开伊斯兰教归信基督基本上是一个“死亡愿望”。玛萨在利比亚遭到一群蓄大胡子的男人殴打,他们还提出要她做其中一人的第四个妻子。他们的袭击和最后通牒让玛萨别无选择(加上如果她的家人知道她信主以后,很有可能会杀死她)她只有逃离家园。尽管她已经在一个西方国家找到了庇护,并且可以自由地表达信仰,20多岁的玛萨依然饱受着创伤经历的折磨。

丽塔是一名来自伊拉克的基督徒妇女,当伊斯兰国入侵她的家乡克拉克斯将她掳走时,她才26岁。2017年她重获自由,在过去4年间她成为性奴隶被买卖4次,不断被毒打、强奸、嘲笑、恐吓和孤立……她受的伤害远不止这些。去年4月她终于与父亲团聚。她说,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把妇女视为可以随意买卖的货物,如若她们不听话,就随意折磨她们。

以斯帖17岁那年,伊斯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袭击了她的村庄——尼日利亚博尔诺州的果扎。他们绑架了以斯帖,把她带到山姆比萨森林深处。在被囚禁时,武装分子无所不用其极地强迫基督徒女孩放弃信仰。以斯帖决心不屈服,因而不断被强暴。在囚禁期间,她怀孕生下了女儿瑞贝卡。以斯帖一年之后获救,带着瑞贝卡回到自己的社区,然而她从未料到要承受第二阶段的逼迫——来自她故乡社区的逼迫。以斯帖说:“他们称我的宝宝‘博科’”。众人,甚至是她自己的祖父母都不太欢迎“博科圣地的女人”。

可悲的是,此类逼迫案例及其对这些妇女的毁灭性影响并不罕见。

艾莎参加敞开的门创伤辅导,努力从伤痛中复原。

最新发布的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报告了基督徒受到严重逼迫的国家的情况,相关研究揭示了这些地区基督徒妇女和女童的骇人现实。在世界各地,基督徒遭受敌对不仅基于他们的信仰,更因为性别。正如艾莎、玛萨、丽塔和以斯帖一样,愈来愈多姐妹面临着双重伤害,因为她们既是基督徒,又是女性。

逼迫者利用妇女的所有弱点,这些弱点包括(但不限于):缺乏教育、医疗需要、强迫离婚、出行禁令、贩卖人口、丧偶、被囚禁于精神病院、强迫堕胎或节育、被剥夺工作机会、缺乏嫁给相同信仰者的选择等。对于既是基督徒,又是女性的姐妹来说,她们变得更加脆弱,生活加倍艰难,甚至有生命危险。

女性遭受逼迫的形式比男性多

研究还发现,基督徒男女遭受着不同形式的逼迫。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比男性面临的“身体暴力”在数量和形式上都更多。事实上,在基督徒男女面临被迫放弃信仰的压力的“三种最常见方式”之间都没有重叠。

举例说,男性基督徒最常受到与工作、服兵役(被迫参军)和非性暴力有关的逼迫压力,而女性基督徒则经常受到强迫婚姻、强暴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逼迫。

除了身体暴力之外,针对基督徒妇女的逼迫还包括了静悄俏的、不为人知和复杂的攻击,如羞辱、孤立、歧视和骚扰。从表面上看,女性遭受的逼迫几乎是难以显示出来,但正如其中一位曾遭受逼迫的姐妹汉娜说:基督徒妇女和女童惯于隐藏自己无法愈合的创伤。她们的逼迫就是隐藏在明显可见之处。

摧毁教会的重要工具

“不论采取何种形式,所有针对特定性别的逼迫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摧毁基督徒社群”,海伦和伊丽莎白在有关“性别逼迫”的研究报告中说。海伦是敞开的门国际部的女性策略顾问和专家。针对女性而犯下的罪行比对男性的更容易造成羞耻和孤立。⋯⋯而袭击者则依赖着受害者的族群的反应。

举例说,博科圣地对尼日利亚的艾莎和以斯帖的性侵犯,以及伊斯兰国对伊拉克的丽塔等女性的性侵犯,通常被视为强奸,而不是“宗教逼迫”的工具。根据对逼迫受害者的访查研究,以及他们陈述袭击者向他们发出的言语攻击,研究结果毫无疑问:博科圣地和伊斯兰国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尽一切手段彻底铲除基督徒人口。

他们把女性视为一种重要的工具。

海伦和伊丽莎白写道:“逼迫者试图将妇女和少女从基督徒社群孤立起来;她们被迫与非基督徒结婚”。

“强迫婚姻”同时达成了好几件事:这些女性嫁给穆斯林后,就不能建立基督徒家庭;作为穆斯林的妻子,她们将与丈夫的家人同住,受他们的看管。

“这就意味着与基督徒社群失联,强迫婚姻实在是孤立女性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

海伦二人提供了一个容易明白的塲景:“试想像一位十多岁的年轻基督徒少女,她认识了主,在基督里获得了新生,生命改变,第一次经历了神的爱。然后突然间,她与其他基督徒以及基督教电视节目的联系都被切断了。这实在是一种成功的隔离手段,根本无迹可寻。”

这种发生在基督徒妇女和女孩身上的遭遇是无法追踪的,实际数字也难以掌握。

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新闻发布会上,西南亚的汉娜姐妹讲述了关于基督徒女性所受逼迫的深远影响的第一手观察:“在每个弟兄或姐妹讲述的逼迫经历的背后,都有一个社区、一条街道、一个城市、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在受伤,”她说。“影响就是这么深远。这些男男女女受到的边缘化、宗教不公以及尊严的丧失,就是这么严重。”

妇女的社会地位越低,她们所遭受的暴力就愈严重。作为二等公民使逼迫情况更为恶化和复杂,基督徒妇女的自我价值低下,特别承受着更加巨大的挑战。她们由于信仰缘故成为重点逼迫对象,往往是无助,难以寻求正义。随着世界持续关注改善妇女的生活,许多施暴者却逍遥法外,让我们不要忘记这些基督徒妇女。

*出于安全考量文中使用化名

—–

女性普遍被视为“弱势性别”,脆弱且需要保护。然而,在遭受逼迫的教会中,许多女性证明了:她们在主里也能活出勇敢和刚强,不惜一切代价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基督。请阅读《敞开旳门杂志:能力和威仪》

—–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3:2)请继续为全球受逼迫的教会祷告,并以捐献来支持他们。你的支持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