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的研究显示,针对性别逼迫的情况在埃及、埃塞俄比亚、伊拉克、哥伦比亚和中非共和国尤为普遍。我们在此可以快速了解一些国家的基督徒女性的遭遇。

埃及《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16位

埃及的基督徒妇女在多个层面上暴露于歧视、暴力和敌对威胁。从家庭暴力到近期抬头的伊斯兰激进主义,以及政治动荡等更广泛的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因素,都塑造了埃及基督徒妇女的遭遇的背景。明显地,人们存心利用“宗教与性别的综合因素”来胁迫和削弱埃及的教会。

埃塞俄比亚(28位)

妇女往往是绑架、强奸和离婚的受害者。敞开的门研究员指出:“埃塞俄比亚教会以女姓占多数。一些姐妹面临单身的挑战。”这些找不到丈夫的姐妹会遭到社区和亲友的压力或侮辱。

伊拉克(13位)

伊拉克的基督徒妇女和库尔德人面临著文化地位不公平对待和宗教逼迫,更容易受到伤害。目前的地区冲突和动荡越发危及伊拉克的所有女性。而基督徒妇女更成为短期或长期削弱甚至摧毁教会的战略计划,成为针对目标。

哥伦比亚(47位)

经过数十年的武装冲突和有组织犯罪,再加上强烈的“大男人”文化,使得哥伦比亚的妇女继续面临严重的暴力和压力。虽然这些事情发生不一定直接归因于基督信仰,但当这些姐妹因持守信仰而不向武装和犯罪团伙妥协时,她们就会有危险。此外,对于来自原住民社区的女性而言,成为基督徒可能被视为对部族信仰和生活方式的背叛,从而招致社区人士采取对付行动。

中非共和国(21位)

中非共和国的女性在前殖民时代拥有崇高的传统地位——她们被视为尊贵的教育者——富有经济影响力且肩负教育下一代的责任。然而如今她们却成为社会上地位极其低下的成员。在国内生产总值排名全球倒数第二的国家,她们面临暴力和剥削,甚至遭到武装团伙有策略的集体强奸以及维和人员的性剥削。

中非共和国的女性识字率是全球最低,童婚率是全球第二高。即使在教会中,普遍的同居现况以及对妇女的指责和怀疑,使她们在一个本该是最安全的群体中极易受到伤害,如果她们曾受到战争和性暴力创伤,情况更甚。教会内部的软弱损害了整个基督徒群体,使其更容易受到外部压力的影响。

突尼斯(37位)

一位记者对突尼斯基督徒女性的处境做了深入调查后评论说:“突尼斯基督徒面临的歧视和敌对,往往是模糊不清,是大众通常无法看到的。由于基督徒身份,她们的日常生活受到影响。许多人经历着工作不稳定,遭家人、朋友甚至未婚夫遗弃。她们是言语、精神和身体虐待的受害者。”

尼日利亚(12位)

妇女和女孩时常遭到绑架、性暴力和强奸(这是博科圣地和富拉尼穆斯林牧民常用的手段),许多妇女还被迫嫁给非基督徒。

有些州允许未成年婚姻的法律(并默许阻碍女孩上学的文化和宗教规范的存在)这更加重了问题。妇女和女童遭受的逼迫对教会和基督徒家庭都带来损害。除了巨大的情感创伤和社会成本之外,在一些社区寡妇是家庭主要经济来源,对她们的逼迫也影响了社区的经济福祉。

巴基斯坦(5位)

骇人的数据继续指出:估计每年有700名巴基斯坦基督教女孩和妇女被绑架,她们通常会遭到强暴,然后被迫嫁给穆斯林。她们还会被迫改教,如果有基督徒家庭敢于挑战绑架和强迫婚姻,通常就会受到“骚扰自愿改教的女孩及其新家庭”的指控。“巴基斯坦团结与和平运动”的一份报告显示,每年至少有1000名来自基督徒或印度教徒社区的女孩被迫嫁给穆斯林。

印度(10位)

印度基督徒妇女和女童时常遭受的逼迫形式包括:猥亵、强奸、身体和语言虐待、谋杀未遂、强迫参加印度教仪式、孤立和驱逐离家。“世界印度教议会”的青年军“印度青年民兵”宣布发动“bahu lao-beti bachao”运动。在这个运动之下,他们“保护与穆斯林或基督徒女孩结婚的印度教男孩”,并且在印度教家庭中建立“保护其女孩免于爱上或嫁给穆斯林或基督徒男孩”的意识。

阿富汗(2位)

在这个国家,逼迫特别是“性别盲目”的。鉴于女性在阿富汗社会中的角色极其卑微,归信基督的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受到压力和骚扰。然而,由于姐妹们尽力隐瞒改教事实,她们得以奉行自己的新信仰,带丈夫以及全家归主。

尼泊尔(32位)

随着情感和精神虐待之后,基督徒妇女和女童也遭受身体暴力。在最初阶段,她们受到直系亲属(如丈夫,姻亲和父母)的情感折磨。逐渐地,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也开始,直到他们被家人和社区彻底放弃。

这个过程使她们变得十分脆弱,成为性压迫的受害者。尼泊尔是一个父权社会,女孩的机会较少,接受教育和更广泛的社会资源微乎其微。女性被限制在家庭范围之内,同时身负沉重的家务职责。人们大多是由于见证了自己或亲人得医治或神迹而归主的。

斯里兰卡(46位)

由于文化原因,初信的姐妹感到奉行信仰十分艰难。此外,妇女和女童往往受限于文化穿着或某些传统规范(例如,在印度教社区中,不得不继续穿戴某些宗教象征物等)。如果女性穆斯林归主者坚持自己的新信仰,就更容易被迫嫁给穆斯林,无法嫁给基督徒。

当基督徒妇女和女童遭到逼迫时,其家人更不情愿再次送她们出去从事任何与教会有关的工作。此外,如果她们因为信仰缘故遭到任何形式的性侵犯,人们通常会认为是整个家庭的耻辱,这也会影响这些女孩在村里嫁人的机会。

—–

女性普遍被视为“弱势性别”,脆弱且需要保护。然而,在遭受逼迫的教会中,许多女性证明了:她们在主里也能活出勇敢和刚强,不惜一切代价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基督。请阅读《敞开旳门杂志:能力和威仪》

—–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3:2)请继续为全球受逼迫的教会祷告,并以捐献来支持他们。你的支持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