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产自南海统营海、配以柑橘酱油的冷冻章鱼;南韩本土韩牛;鲷鱼和蒸螃蟹;芒果慕斯。

这些菜肴有什么共通点?当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南韩总统文在寅在去年4月进行了历史性首次会晤时,这些食物都在菜单上。

这是南北韩领导人十多年来的首次会面,他们共享的食物充满了象征意义,有两位领导人童年共同回忆的菜肴:有从平壤特别进口的面条,而芒果慕斯上甚至画着一张统一的韩国地图。

然而这顿饭是普通朝鲜人做梦也不敢想的。

金正恩以铁腕统治朝鲜,而人民生活的每个方面都受国家控制。包括食物在内的一切资源都归政府所有和分配,而朝鲜奉行着“军事第一”政策,即国家领导人和武装部队优先得到供应,而普通人只能得到最后的残羹剩饭。

朝鲜每年都有自然灾害,从旱季的旱灾到雨季的洪水和泥石流。收成一向很差。

如今居住在南韩的朝鲜人珠凤*还记得:有一天,粮食配给突然停止了,我们再也得不到任何东西。政府建议我们到山里去,拔些草来,撒把盐煮汤喝。这种汤味道非常糟糕,十分苦涩。珠凤的母亲和兄弟最终饿死了。

基督徒是金正恩最痛恨的群体之一。为什么呢?因为金正恩期待所有人如拜神一般崇拜他、服从他——但基督徒竟然斗胆在国家领袖之上以耶稣为首位,相信祂、跟从祂。朝鲜的可怖劳改营囚禁着57万名基督徒。还有成千上万人以绝对保密的状态跟从耶稣。自2002年以来,朝鲜在敞开的门每年发布的基督徒受逼迫最严重的50个国家的《全球守望名单》上一直排名第一

 

然而朝鲜基督徒却不憎恨金正恩,反而为他祷告。有个基督徒告诉我们,“大家并没有祷告求神罢免或除掉金正恩。我们只是真心祈求神拯救这位领袖并让他得到永远的生命。”

以赛亚书25:6说:“在这山上,万军之耶和华必为万民用肥甘设摆筵席,用陈酒和满髓的肥甘,并澄清的陈酒,设摆筵席。”倘若朝鲜基督徒的祷告得到回应,那么或许有一天,他们能够在主的山上与金正恩同享筵席。

 如寒冬后的春天

然而当下的朝鲜并没有多少筵席和庆典。刺骨的寒冬让生活更加艰难。朝鲜首都平壤1月的平均气温在摄氏零下3度和零下13度之间。朝鲜一位秘密信徒告诉我们,冬天一切都被冻住,没有东西可吃。在我们省内,每到这些日子,人们就在饥荒中挣扎渡日,大多数人都营养不良。此外,我们连暖炉都不能用,因为没有柴火。

另一位告诉我们:“因为水源污染和糟糕的卫生状况,霍乱正在肆虐。好几百名病人忍受着严重腹泻的折磨,其中超过一半人是年幼的孩童和免疫力低的老年患者。因此,死于饥饿和各种疾病的人日益增多。”

不可思议的是,你充满信心的祷告和支持,正帮助朝鲜境内的基督徒, 使他们得食物维生,还有医药、冬衣、鞋子和毯子。你们的祷告和捐献对于我们在朝鲜的弟兄姐妹而言,生死攸关。

一位基督徒告诉我们:“难以想像一辆汽车没有引擎。同样地,我们无法想像如果没有你对我们的关心、支持和爱,我们将如何生存。 每当我们遇到强风暴雨时,我们都想记你们的关爱。借着你们的爱和关心,我们可以闯过任何环境,就像春天从冰封的冬天破土而出一样。

“圣米”服侍

朝鲜基督徒尽管十分穷困,却选择与更为贫穷的人分享自己所有的。

一位地下同工说:“在饥荒高峰期,一位教会领袖感到要重新教导“圣米”的概念。为了神的国度,他们会留起一些米,用来送给比自己处境更艰难的人。这使他们与人建立信任,然后有机会与他们分享福音。”

就连那些信仰曝光,被囚禁在朝鲜臭名昭著的劳改营里的基督徒,也在进行“圣米”侍奉。曾被囚于朝鲜的基督徒海雨*回忆说:“我在囚犯中成为了突出人物,因为我帮助他们。有时候我把米分给病人,有时候还洗他们的衣服。”

在海雨描述劳改营里的日常作息表时,我们发现这些犯人得到的粮食多么稀少。她说:“5点钟我们被唤醒,然后数点人数。吃完仅有2至3汤匙米饭的早餐后,我们就列队走出营地,去地里一刻不停地干活,直到12点整。”

“回到营地后,我们又得到几口食物,之后就回去地里干活,一直到晚上6点才停下。晚上,我们在营地里开批评会,大家在自我批评及指控别人所犯的错。”

“再得到几汤匙食物之后,我们就会接受思想教育。这是每天最艰难的时刻。我们都已经累坏了,眼睛都睁不开,但仍要集中注意力,把领袖的话牢记在心,否则就会受罚。再经过一轮点名之后,10点钟我们终于可以睡觉了。”

劳改营里的囚犯得到的口粮如此稀少,以至大家饥饿到要寻找任何能吃的东西来补充体力,包括蛇、田鼠、老鼠和昆虫。

即便在这样可怕的环境下,海雨仍然能够为主发光。她说:“神使用我带领5个人信主。这虽然看起来不多,我努力把所知道的都教给她们,而我在劳改营里连一本圣经都没有。到了星期天和圣诞节,我们就会避开警卫的视线聚会。我们通常就在厕所里举行简短敬拜。我把圣经经文和一些诗歌教给她们,而我们就几乎无声地唱这些诗歌。我们6个人都从劳改营中活了下来,因为我们彼此照顾。”

我能如何帮助受逼迫的主内家人?

朝鲜是全世界对基督徒而言最危险的地方,但它不是唯一一个基督徒面临极端逼迫的地方。其他地方也有秘密信徒,例如索马里、阿富汗、厄立特里亚和伊朗,这里的基督徒必须向独裁者和极端分子隐瞒信仰,并且冒着坐牢甚至死亡的风险跟从耶稣。

我们饱受逼迫的弟兄姐妹看似很遥远,而他们的生活实在与我们差异太大,以至于我们难以帮助他们。但事实并非如此。今天你可以做3件事,为我们受逼迫的教会家人带来改变。

首先,你可以祷告。敞开的门创办人安得烈弟兄说:“祷告让我们无远弗届。当我们祷告时,再没有边界,监狱的围墙或门户也不再关闭。”

你本周每次坐下用餐之时,何不花点时间来为你在朝鲜的教会家人祷告呢?求主把食物供应给他们,也求主保守运送救援物资的地下同工,使我们在朝鲜的教会家人能持续成为照耀的明光,甚至照亮最黑暗的地方。

你可以捐献。你不可能帮助到所有受逼迫的基督徒,但通过捐献,你至少可以维持一位弟兄或姐妹的希望之火。对朝鲜及全球各地受逼迫的弟兄姐妹而言,你的捐献或许意味着生与死;而你的长期支援,使他们不仅能够幸存,更可以持续向身边的人彰显耶稣的爱。

感谢你

你忠心的祷告和支持使敞开的门同工和事工伙伴得以进到工场,按我们受逼迫的弟兄姐妹的需要长期服侍,并向他们显明:他们没有被遗忘,也并不孤单。

一位朝鲜基督徒告诉我们:“你能够支持我们,这个事实已足以证明神的存在。感谢你们,我们知道祂没有忘记我们。祂为我们打开了门,使我们得以与全球无数弟兄姐妹连结。”感谢大家持续与他们并肩同行。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