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拉为信仰和家庭奋斗——她的信仰如此秘密,甚至无法邀请家人参加自己的基督教婚礼

我见过罗拉*,我的记忆卡里保存着她的照片,但我无法公开她的脸孔,我不能透露她的身份。因为这样会给她带来生命危险,她可能会因为她所做的事而遭受逼迫和囚禁。(茱莉亚*旅行摄影师)

罗拉是马拉西亚第一位来自穆斯林背景、却被按立为牧者的原住民女性。由于她的出生身份是穆斯林,所以相信基督是违法的,更谈不上以正式身份侍奉主。

由于马来西亚法律禁止任何人向原住民传福音,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敢于向罗拉分享耶稣白白的救恩。然而神却没有忘记她。

罗拉长大后到社会工作,就遇到了自己未来的丈夫丹尼尔*。丹尼尔是基督徒,他把罗拉带到自己的教会,罗拉就参加了周末的查经班。

罗拉分享道:“当我了解耶稣以后,我就决定跟从祂,因为我相信祂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约14:6)。我知道这个决定将会改变我的人生。但因着神和丹尼尔的陪伴,我准备好面对前面的一切。无论发生什么,丹尼尔和我都会视之为神对我们的信心考验和磨练。”

罗拉和丹尼尔后来要结婚,但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丹尼尔是基督徒,而罗拉却是穆斯林。马来西亚法律要求非穆斯林改信伊斯兰教,这样才可以与穆斯林配偶结婚。不然婚姻即被视为非法,而涉事穆斯林就会遭到伊斯兰教法庭定罪。因此他们想要合法结婚,丹尼尔需要改变信仰成为穆斯林。

“我不希望丹尼尔改变信仰,我才是想要改变宗教的那个人。我们都是基督徒,也想按基督教方式结婚。”罗拉说。

他们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穆斯林归主者伊斯克*牧师,他愿意为他们主持婚礼。牧师还记得当时的情形:“我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可怜的罗拉,今天是她结婚的大喜日子,她却无法告诉父母’。然后大家都哭了。我还没有完成仪式,我也哭了。为数不多参加婚礼的穆斯林归主者也哭了,我们都哭了。这就是我们必须背负的十字架。我们为罗拉哭,也为自己哭。我们就是个哭泣的教会。”

罗拉不能邀请父母参加婚礼,因为他们不知道她已经放弃了伊斯兰教而接受了基督。他们如今仍然不知道。“我的兄弟姐妹可能已经做了些什么来阻止我,他们可以已把我踢出家门。我不谈论我的信仰,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我不想失去与家人的关系,特别是我的父母,他们已经老了。”

罗拉与丈夫丹尼尔

罗拉和丹尼尔结婚已10年,但仍然没有孩子。她说:“我没有孩子。我当然想要孩子,每一对夫妇结婚后都肯定想要孩子。但对于我来说⋯⋯我们现在⋯⋯不能要孩子。”

听到罗拉分享自己不能要孩子的想法,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他们的旅程是多么艰难。没有孩子让她持续挣扎,也深深地刺伤了她的心。

我丈夫是基督徒,而我生来就是穆斯林。我们在教堂里结婚,我们的婚姻未受民政部门认可,因此不是合法正式婚姻。如果有了儿女,又被人发现我们是基督徒,那么伊斯兰当局就会抢走我的孩子。生孩子是不可能的!她哭了。

为罗拉拍照后,茱莉亚说:“我拿开拦在我们中间的相机,然后和她拥抱。我不知道与她拥抱了多久。30秒?1分钟?也许更长?我们最终不得不道别。我祈求主减轻她的伤痛,并使她坚强地完成她的召命。我也希望主每天都赐给她和她丈夫喜乐的火花,让他们带着喜乐的心继续前行。”

“亲爱的罗拉,我不会忘记您,我永远不会离弃你,在我的余生,我会把您放在心里。”

 

 

尽管经历了挣扎,罗拉仍然找到了坚持下去所需的盼望和力量。“我在教会的门徒训练班里接受了多年造就。我们使用你们的材料来做门训。我从课程中学到的内容真的让我更加坚强。我现在明白了与逼迫有关的圣经原则。这给了我对未来有盼望。即使很难遵行所有圣经教导,这仍然带给我盼望。我的力量就是这样来的。”

罗拉是马拉西亚穆斯林归主者中第一位接受按立的助理牧师。在她受按立的那天,主任牧师告诉会众:“她就是我们祈祷的回应。你们要负责任,你们要保护她、照顾她。如果任何宗教部门要抓捕她或者我们当中的任何穆斯林归主者,我们作为一个教会都必须与他们站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敞开的门支持罗拉完成了在圣经学院里的3年神学教育。她2017年完成了学业,并在2018年3月被她的教会按立为助理牧师。

马来西亚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42位。主要逼迫来源:伊斯兰压迫 / 独裁政权。

作为基督身体在全球中的一员,您也可以与马来西亚受逼迫的基督徒同在。

代祷事项:

  • 求主兴起更多原住民基督徒和领袖,让他们接受神学培训。
  • 祈求罗拉能够服侍她的同胞,向他们传福音,带他们做主的门徒。
  • 祈求马来西亚受到官方认可的教会和穆斯林归主者教会之间能有合一与团结。

*为安全考量此乃化名

—–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3:2)倘若没有大家的支援,世界各地众多遭受逼迫的弟兄姐妹难以生存

请继续祷告,并以捐献来支持受逼迫的基督徒。你的支持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