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只有150名已知的当地基督徒。利比亚人都被视为穆斯林,所以,在利比亚人民的心目中,利比亚人离开伊斯兰教是不可能的。当初信者向人谈论耶稣时,他们的麻烦便会真正开始。

在这个国家的人口动态中,基督徒只是极少的一群。所有初信者最初都是孤立的信徒,因为他们是借异梦,或者基督教电视台或网站信主。当他们归信基督,他们得找方法保守秘密,不让家人知道,也要找方法过正常的生活。

所以最初的时候,没有人会意识到这些初信者是基督徒。从外在来说,他们继续以穆斯林的身份生活。他们去清真寺祈祷,但在他们心里,他们是向耶稣祷告,而不是作穆斯林式的祷告。

露茜*正是这种情况的一个例子。她是透过卫星电视看埃及电视台广播信主的,她勇敢地向两名姐妹传福音,她们也信了主。她们的母亲发现女儿们有些事情瞒着她,但之后她也成了耶稣的跟随者。感谢你们的帮助,让敞开的门可以借着媒体,向中东和北非地区传福音。

这几名妇女住在这个沙漠国家的一个小镇。目前,她们的家人并不知道她们发生的事情,没有人发现她们是基督徒。一直以来,她们都参与每个伊斯兰节庆,到清真寺祈祷,继续过着伊斯兰式的生活。

未能完全掌握作基督徒的真正意义

过了一段时间(可能是几年),所有孤立的信徒的正常倾向是试图与其他信徒联系。在这个地区,我们支持着一个“跟进”网络,同工会帮助初信者继续与耶稣同行的生活。

露茜等四人最终通过电话与另一名基督徒接触。她们终于可以问她们不懂的问题,一些非常实际的问题:我怎样以基督徒的身份生活?我要多久祷告一次,我该怎样祷告?我要怎样禁食?基督徒的婚姻是什么?

“阿拉伯之春”后,敞开的门与其他合作伙伴,将许多基督教书籍送进利比亚;首先是绿色封面的《圣经》,后来改为红色封面。

你可以说,许多人并未能完全掌握作基督徒的真正意义。他们接受耶稣、经历祂,但他们不能向人分享。

他们会尝试将基督徒的身份保持低调,也会在网上搜寻联络别的基督徒的可能性。然而,一旦有人发现他们的信仰,问题就会开始,严峻的逼迫也开始。

在利比亚,有一些青少年基督徒甚至会从学校或课堂里被揪出来。他们被视为家族的丑闻。他们会被殴打,甚至被交到武装组织手上,接受他们的『再教育』,也有一些人会被软禁。

没有信任

在其他北非国家,初信者比较容易与其他基督徒联系。但在利比亚,信徒需要非常小心,并且他们不会轻易互相信任。他们会常常留意,免得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在这个国家,互不信任是一大问题——似乎没有人会信任别人。这是独裁者卡达菲统治国家时遗留下来的问题。所以,对信徒来说,难以相信另一个人真的是基督徒;同样,那个人也会同样谨慎。

利比亚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4位。初信基督徒的生活意味着孤单,但他们都有策略让自己生存下去。这些初信者需要大家借着基督教电视节目,跟进小队,门训工作者,以及在必要时,有安全屋让他们居住来支持他们。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3:2)。这节经文对于利比亚、索馬里、阿富汗和朝鲜教会的景况特别适切。倘若没有大家的支援,这些地下教会的信徒将难以生存

请继续祷告,并以捐献来支持他们。你的行动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