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城薩那,一名佩戴面紗的也門婦女(參考圖片)

娜丁*已快将30岁,虽然在也门出生和长大,却对基督信仰不陌生。她在2015年也门爆发内战前已接受了主。在大学里,她认识了一位外国基督徒女士,每周与她一起读经祷告。上课使娜丁有借口离家外出,但毕业之后,二人就越来越难见面。后来,这位姐妹离开了也门,而娜丁也陷入孤立无援中。娜丁说:“她离开后,我就再没有机会与其他基督徒见面了。

家人并不知道她的新信仰,作为严苛的穆斯林家庭中的单身女性,她很难独自外出。“他们严格管控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但我心中很渴望与其他基督徒一起参加祷告会并继续学习。”

几个月过去了,娜丁没有和任何基督徒见面。“但我有脸书账户,这就是我认识另一名基督徒的地方,此人创建了这个基督徒在线群组。”

娜丁所在地区有好几名基督徒在这个组群中网上聚会,分享彼此的经历和见证。“我们一起在线祷告,互相探讨对基督信仰和神的问题。”

渴望体验真实的团契生活

从这个在线团契,娜丁得知在自己城中有一个秘密的基督徒群体。“我一直渴望体验真实的本地基督徒团契生活,而不仅仅是在线的虚拟团契。”

渐渐地,她与这些基督徒的信任加深了,而娜丁也在银行找到一份工作,这使她再次有理由在周间出门,好在下班后与弟兄姐妹见面。她就是这样认识了这个男子——一位同样来自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医生。

在当地基督徒社群的长老的辅导下,他们决定结婚。“神为我开了道路,让我嫁给这位本地基督徒,而他领我去了一间实体教会,一个我梦寐以求的聚会地方!神的恩典在我的婚姻里表露无遗。”

婚后,娜丁得以脱离家人的大部份压力,并从一个孤立无援的世界,进到一个真实的基督徒社群中。“由于我的婚姻,我能够在安全的环境中自由服侍和分享福音,并接受丈夫的门徒训练。”

“伊斯兰式婚礼” 与主的赐福

娜丁回忆起自己的婚礼,就十分感恩,因为她能够与自己的家人和属灵的家人分享这个特别的日子。在也门,只有伊斯兰式婚礼是合法的。“我有一个由家人安排的伊斯兰式婚礼,但所有那些传统仪式,都比不上半小时的基督教婚礼——我得到基督徒家人和长老们的祝福。我和丈夫十分强烈地感到神的同在,我很高兴看到在塲的信徒家庭和孩子们。那一天,我们唱敬拜诗歌、领圣餐,这一切都超乎我所想所求!”

娜丁一开始选择向家人隐瞒信仰,这使她和丈夫得以较为轻松地住在也门。有些归主者选择一信主就向家人公开信仰,这通常导致他们不得不逃离国家;当他们在海外结婚时,就与家人和社区切断关系。娜丁顺服家人的传统,于是得以保留这些关系,夫妻二人如今等待神的时间与家人分享信仰。

娜丁婚后,在内战的早期,还与另一位初信者一起受了洗。“那真是个特别的日子,我很高兴接受洗礼,我丈夫也有份为我施洗。当我听到『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为你施洗』的时候,真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娜丁为这一切经历感谢主。“这提醒我‘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这个家庭决心留在也门,在那里建立神的国。

请为娜丁这样的也门女性祷告:

  • 祈求单身姐妹能有机会参与当地的基督徒团契。
  • 求主切切帮助也门本土基督徒,让他们找到基督徒伴侣,建立基督化的家庭。
  • 愿主统管也门的每一个角落,让各处都充满了奉主耶稣之名的称谢和赞美。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这个故事是也门一个活泼的穆斯林归主者社群的分享,他们与www.capvoices.com这个平台有联系。该平台旨在帮助人们了解阿拉伯半岛上的本地穆斯林归主者的存在,并为他们提供一个能够向更广泛的受众安全地分享教导、敬拜、见证和其他媒体的平台。

—–

与您的教会家人并肩站立

也门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8位。也门内战已经为国家带来了许多苦难,全国约有80%人口急需人道救援。也门教会如今只剩数千名穆斯林归主者,他们组成了小型家庭团契彼此鼓励。这些地下基督徒一旦曝光,就面临逮捕、精神和肉体虐待甚至遭到荣誉处决。因为生命受到威胁,一些基督徒被迫逃离家园。

祷告

定期获得有关受逼迫教会的【祷告提醒】

参阅文章:使用《全球守望名单》祷告的5种方法

捐献

您会考虑定期为受逼迫教会捐献吗?

您的定期捐献,可以帮助我们为世界各地受逼迫的教会,提供持续的援助

您也可以作单一次的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