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特*黝黑的长发披到肩膀下很多。她身材娇小,穿着深蓝色连衣裙和棕色鞋子。她沉默、谨慎而害羞,像耳语一般轻轻走过房间。我们刚刚吃完一顿 ghomeh sabzi——用羊肉、墨西哥豆、云豆、蔬菜和酸橙制成的传统伊朗炖菜。在场的另一位伊朗妇女苏芮*说:“你如果不喜欢 ghormeh sabzi,就当不了伊朗人。”我们都笑了。饭菜真美味。

显然艾斯特和苏芮都深爱自己的祖国,倘若她们在祖国有敬拜耶稣的自由,她们仍会留在伊朗。然而在这个说波斯语的世界里,当基督徒是很危险的。

当局表明伊朗是什叶派伊斯兰国家,并不断扩张其影响力。政权内部的强硬分子竭尽全力敌挡基督教,并且为基督徒——尤其是穆斯林归主者制造了严重的困难。到处都是时刻准备着告发基督徒的密探,警方也时常对任何嫌疑进行基督教活动的人采取监视——电话监听、安设监视摄像头、街头跟踪等等。

在伊朗找到耶稣

艾斯特在穆斯林家庭成长,但她哥哥从一个小卖铺店主听到了福音,就成为了基督徒。当哥哥向她分享福音的时候, 她就决定把生命献给耶稣。然而在伊朗,从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是非法的,她接受耶稣的那一刻,就接受了艰难的人生。

艾斯特刚开始追随耶稣,就参加了一小群地下基督徒组成的教会。后来,艾斯特参与了为其他伊朗女性提供的门徒培训和儿童事工服侍。

“我们时时刻刻都必须保持秘密,在信仰的事情上小心,”她说。“我们无法去教堂聚会,因此只能在家聚会。我们低声敬拜颂赞,这样邻居就不会听见我们的敬拜歌声,或者听不见在家里的教会发出的声响。“

伊朗政府管控着公共生活的方方面面——所有婚礼也必须在伊斯兰权威下办理。艾斯特和未婚夫不得不向当局隐瞒了信仰,这样才得以结婚。艾斯特说:“情况如此艰难。因此我们必须隐瞒信仰,否则会有更多麻烦。”后来他们生了一个孩子——一个小男孩。

然而在伊朗,很难长期向当局隐瞒信仰。秘密警察经常假扮新生信徒而潜入地下基督徒群体,以此渗透家庭教会并最终逮捕整个会众。

被迫在监狱和流亡中抉择

一天夜里,艾斯特的家庭教会正在聚会,警方突袭了他们的秘密敬拜现场。“那一夜,当局抓住了我们。我和另一位姐妹没进监狱,但其他人全都坐了牢。”警方允许艾斯特和另一位姐妹照顾孩子,但也命令她们翌日接受审讯。

艾斯特和丈夫翌日接受审讯时,秘密警察告诉他们,已经将他们的一切基督徒活动记录在案。“你们生活的一切都改变了。我们知道你们是基督徒,你们在教会里活动。”

审讯断断续续地进行了一个月。秘密警察搜查了他们的住宅,还时常威胁说,如果他们不弃绝基督教,就很快会去坐牢,这样就再也见不到年幼的儿子了。骚扰没有停过。当你在伊朗成为基督徒时,相关后果会波及你整个家庭。伊朗《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9位。

秘密警察终于给了艾斯特夫妇脱险的机会。

在最后一次审讯期间,他们从桌上递过一份文件,要艾斯特二人签署,这样就等于弃绝了基督信仰并回归了伊斯兰教。警察说,他们所能做的一切,就是签字然后让一切回复原样。

这个选择会彻底改变他们的人生。那天他们没有签字。艾斯特说:“那是前所未有的经历,因为我必须作出选择⋯⋯但我选择了耶稣。”

正如伊朗的惯例,当局在这种情况下会给一些人一个缓冲期,对于选择离开伊朗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艾斯特说:“我们逃走了。”艾斯特没有选择留下来接受牢狱之灾,而是买了去往另一个国家旅游的往返机票,带着儿子走了。丈夫在一周后也离开了伊朗加入了她们。一家人从此就没再回国。

从逼迫到逼迫

从某些角度说,艾斯特一家逃离了一种逼迫却换来了另一种。在新的国家里,伊朗难民的生活相当艰难。找工作很难,还要学一门新语言,难民不得不按时到附近的警察局报到,并且时常被当作二等公民对待。

“在伊朗,我们受到了逼迫,在这里我们又受到了另一种逼迫,”她说。“我来到这里与神摔交。我无法忍受了!这一切全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看到了儿子⋯⋯”

当我们开始谈论对她儿子的影响时,艾斯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们不得不暂停访谈。离开伊朗对年幼的儿子来说非常艰难。

艾斯特在伊朗跟从耶稣的抉择,使自己的人生落在最艰难的挑战中。许多年轻夫妇与家人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艾斯特和丈夫却苦苦求生。然而当我们问她,跟从耶稣是否值得时,她很快就回答:“是的”。

“我是基督徒,我们知道一定会有逼迫,”艾斯特分享道。

我们与艾斯特在雨中分别时,她灿烂地笑了,并挥手道别。她的故事代表着今天受逼迫教会中的许多人。他们都是普普通通、如同你我一般的人。他们寻求在苦难、艰难和人生的考验中跟从耶稣。

他们也是为信仰遭遇了巨大的苦难与损失的人——但当逼迫者给他们出路时,他们宁可选择耶稣。

目送艾斯特离开的时候,我想起了她在最后分享的话:“你听到了我的话!” 她重复着说:“你听到了我的话!”

有时候,我们所能做的最有力的事,就是与那些受伤的人同在——与他们共同进餐,与他们一起祷告,与他们一起欢笑,倾听他们。要记住,我们在基督里是一体的。敞开的门事工的意义就是:与受逼迫的人同在,陪伴他们。

请记念艾斯特一家,他们在异地继续跟从基督;也请记念伊朗的其他基督徒,此刻他们正被迫在耶稣和祖国之间作选择。

*出于安全考虑,我们隐藏了当事人的身份和真名。

—–

写信给受逼迫肢体

2018年12月,至少有150名基督徒在伊朗被捕;2019年初至今,再有9人被拘留。这些镇压提醒了我们,因为相信耶稣是神并向他人宣讲真理,另外还有数十名基督徒被监禁在伊朗狱中。就让我们一同来鼓励其中4名弟兄姊妹:拿撒,以巴谦,维特牧师,沙米兰。写信给受逼迫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