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北部,性暴力幸存者以绘制自画像来分享她们的故事,因为神以喜乐油代替悲哀。

九名妇女自豪地展示她们充满活力的画作。每一幅自画像都闪烁着金色泪水,向世人讲述她们的故事——暴力袭击、愤怒和羞耻的故事;但也是医治、复原和希望的故事。

2018年9月,敞开的门在尼日利亚为这些女性开展了一项创伤治疗计划。她们都是富拉尼武装牧民或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博科圣地的性暴力罪行受害者。在各个治疗环节中,她们分享并处理了她们的痛苦,学习到关于创伤对生活的影响;在一个学习绘制自画像的工作坊,她们还将自己的作品缝制在织物上。

来自英国的艺术家汉娜 (Hannah Rose Thomas) 引导妇女们绘制自画像。“这很有趣,有很多歌声,欢乐的笑声和微笑,特别是在缝纫过程中,这美丽极了。第一天,妇女们都闷闷不乐。有些人说,因为她们经历过的事情让她们心情沉重。

“绘自画像背后的目的,是要肯定女性和建立她们的身份认同。借着使用当地美丽的布料,肯定她们作为尼日利亚妇女的身份。绘自画像也帮助她们了解自己作为神的女儿的身份,在神眼里的价值。妇女们有权利借着绘自画像发声,并且为尼日利亚的其他基督徒妇女发声;妇女们因为“基督教信仰和身为女性”而加倍容易受到伤害。

克里斯蒂安娜: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我得到了很多鼓励,我感受到你们的爱。

比纯斯*是尼日利亚的一名创伤护理工作者,她看到自画像对每位女性带来了显著影响。“一些妇女从来没有拿过铅笔,但现在竟然画画。你可以看到她们意识到:哦,我有价值,我很漂亮,我是按照神的形像创造的。”

尊严可以恢复她们的自我价值。汉娜会告诉她们:“哇,你做得很好!”每个人都说:“哇,这很美,这真是太棒了!”这给了她们勇气,这不是她们通常听到的。由于她们的经历,她们经常被告知‘没有价值、没有用’。但现在,有人告诉她们‘你做得很好’,所以,这是对她们的鼓励。”

比纯斯在休息期间与艾莎聊天

12岁的佛罗伦萨是创伤护理中最年轻的参加者。“参加了两天课堂后,我开始感到快乐。”

拉迪借着课程重新发现了自我价值。“以前,我不懂握笔或做任何事情。现在,我学会了如何画画。我画了自己,今天早上我看着它时,我看到我有多漂亮。如今,我充满喜乐,因为我学到了很多,看到了我生活中的许多变化。我很感恩。我要感谢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支持我们有这个计划。”

拉迪被博科圣地俘虏并强行结婚,生下儿子伊曼纽尔后,她逃脱了。

 

甘宝忆述创作自画像的过程:“我绘画的时候心情复杂。起初是愤怒和苦涩,因此我画自己没有笑容。但随后的感觉是快乐,知道神爱我,仍然保护和照顾我。”

甘宝遭到一名富拉尼男孩的袭击,还没有完全康复。

对恩慈而言,该艺术项目加强了她的力量和信心。

“我非常高兴。我以前从未用过笔,这是我第一次写下自己的名字,甚至画了自己的脸孔。我想感谢所有为我祈祷的人和支持我们的人。谢谢!”

恩慈是七个孩子的母亲。她被博科圣地绑架,作为一名“异教徒”,被强迫结婚,并生下了女儿莉希拉。回到家后,创伤并没有结束,因为她的丈夫打她并拒绝莉希拉。值得庆幸的是,创伤工作坊不仅为恩慈带来了治疗,也为她的丈夫带来了治疗,因为她将学习到的在家庭中应用。“我只想感谢神。我的丈夫改变了,他开始喜欢莉希拉,甚至还照顾她。”

艾莎的家被富拉尼武装分子袭击。他们在房子里看到圣经后便带走了她的丈夫,然后其中两人强奸了她。幸好,她的丈夫几小时后回来,并在艾莎克服创伤的过程中支持她。

绘制自画像,让艾莎得以抒发感受。“当我画画时,我充满了痛苦。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心情沉重,因为我村里发生的事情仍在发生。但是,在过程中,我看到神如何看我、如何评价我。过去发生的事,唯有神才能够安慰我。”

“课堂中我学到了一节经文,神应许有一天祂会擦掉我们所有的眼泪。我们所面临的所有痛苦和忧虑,总有一天祂会挪去。我知道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所以,我希望所有和我有同样经历的人知道,神会在其中带来益处。”

兰柏宫展览

汉娜回家后,在2018年冬季在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兰柏宫展出这些画作。汉娜在2019年福布斯欧洲30名30岁以下的作品名单中被提名。这些画作更会在今年11月在联合国和英国政府主办的PSVI会议上展出。

汉娜在兰柏宫的展览墙上整理艾莎的肖像。

“我画的女性肖像与她们的自画像并列展示,这是诉说故事的一种方式,我想告诉大家,无论她们有什么遭遇,这些妇女都有着神圣的价值。性暴力带来了许多耻辱,我想通过使用金箔和青金石的珍贵颜料来呈现出(传统上用于圣母玛利亚的绘画中),她们在神的眼中是多么珍贵。尽管她们已经抵抗耻辱,我想尽可能地传达她们的力量和尊严,表明这些妇女并没有被她们所遭受的痛苦所界定。”

每个妇女的肖像与她们的自画像在兰柏宫并列展示。

“妇女们信任我们,希望我们分享她们的故事,我非常感动。听到她们遭受的暴力对待,特别是它的普遍性时,我十分震惊,难以接受。如果她们的故事没有引起政府和联合国的注意,那么,她们仍然是不被看见,不被听闻;而参与决策的人亦不会知道,国际社会不会施加压力,改变事态。那么,逼迫事件将继续发生,作恶者继续逍遥法外。”

汉娜向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展示妇女肖像和自画像。

在兰柏宫墙上悬挂的画像,是要告诉世人尼日利亚妇女因其“信仰和性别”而发生的事情的真相;并且要为她们和她们代表的无数其他妇女带来公义和改变。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妇女们的脸孔也被隐藏起来。

—–

尼日利亚《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12位。年轻的基督徒妇女时常遭到博科圣地和富拉尼牧民的绑架、性侵、强奸或被迫嫁给穆斯林。

【双重逼迫】分享会——海伦娜‧费沙(敞开的门全球性别与逼迫专家)将于6月25日至7月3日来到香港和台湾,与教会分享基督徒女性如何比男性更容易遭受逼迫。

—–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启3:2)请继续为全球受逼迫的教会祷告,并以捐献来支持他们。你的支持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