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尔·詹森

这张照片是安得烈弟兄和阿尔在加沙散步时拍下的。注意上面那个拿着玩具机关枪的男孩。

欢庆开斋节

一年一度为期一个月的穆斯林斋戒要结束了。过去几周以来,穆斯林每天从日出到日落戒吃戒喝。每天直到日落时分,他们才开斋吃饭。

安得烈弟兄和我曾参与这样的晚宴。坐在穆斯林国家的餐厅里,看到每张桌子都坐着客人,美食琳琅满目地陈列着,却没有人动手去吃,这很不寻常。我们一同等待着附近的清真寺宣告太阳落山,然后才开始吃。这是独特的社群体验。

2002年12月斋戒月结束的时候,安得烈弟兄和我就在加沙城内。凌晨4点,附近清真寺的扩音器开始呼唤大家祷告。大多数日子里,这宣召只会持续几分钟,然后我会再睡觉。但这一天是 (Id al-Fitr)开斋节的第一天,节庆的广播会在整个城市里持续数个小时之久。人们大声唱诵古兰经,祈祷和讲道的声音都被大声放送到我们公寓房里,使我头痛不已。

这些嘈杂的声音终于结束了,安得烈弟兄和我就出去散了个长步。在城市中心,大多数商店都关着门,唯独食品商铺开着!人们享受着沙拉三明治、新鲜出炉的烤饼和烤肉串,使广场上充满了美妙的气味。一个月以来头一次,大家可以在白天享用美食了。巴勒斯坦士兵带着笑容向我们行礼。两个男孩上前来找我们要吃的。安得烈和我给了他们一些糖果。

无论走到哪里,孩子们都一拥而上围住我们,他们穿着新衣新裤——过开斋节好像我们过圣诞节,父母亲会以新衣服作礼物送给孩子。一群孩子请求我给他们和安得烈弟兄拍照。照完第一张后,我留意到一个男孩拿着一支玩具机关枪。那天晚些时候,我见到几个孩子在街头玩起了“向以色列发动圣战”的游戏。该国的英雄照片(在两个起义中被杀的殉道者)贴满了整个城市的电线杆和墙壁上。显然,许多孩子都渴望加入这些英雄团体。

圣战士的追悼会

我们在回公寓的路上,路过一个摆着数百塑胶椅子的开阔区域。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红色襟花的男子趾高气昂地站着。其他男子都热情地向他致意。这是巴勒斯坦人的追悼会。那个人认出我们是外国人,就用半吊子英语向我们解释:“我们是在庆祝我儿子的殉道,他3天前在斋戒月第27天去世的。”

我们赶紧表示哀悼,那人却催促我们加入聚会,并邀请我们成为穆斯林。他为儿子进入天堂而无比骄傲。他带我们进入尊客的席位,用果汁、新鲜海枣和糖果招待我们,那位骄傲的父亲还向我们传教:“安拉才是唯一的答案。不是(当时的美国总统)布殊,不是阿拉法特;不是欧洲或者美国;惟独安拉。”

有个出名的商人坐在安得烈弟兄身边。他说的英语十分标准,也没说太多话,因为这个骄傲的父亲不断向我们布道。当这位商人起身离开时,我们明白可以礼貌地离开了。

为进天堂而牺牲

我们两人被这次经历深深触动了。

有三个儿子的安得烈反思道:“这个人失去了儿子。如果我的一个儿子死了,三天后,我能够在见证中有如此的自豪和勇气吗?”

我们回到公寓,安得烈哀伤地表达了洞见。“我想要谈论耶稣,但没有机会,我一句话都插不上。”他摇着头说:“那位父亲听起来十分可信、真诚;洋溢着喜乐和满足——因为上个星期他的儿子还活在苦难中,他相信儿子如今已在天上的乐园中。”

我带着嘲讽地说:“而且还跟70个处女在一起。”(广受穆斯林接受的一个信念:由于付出了牺牲,殉道者会得到充分的肉欲满足,包括70个处女。)

安得烈看着我,眼中闪着悲哀。

“你认为那是这位父亲快乐的原因吗?你知道穆斯林相信一个人只要在圣战中殉道,就得以自动进入天堂吗?那是他们上天堂的唯一‘保证’,而且殉道者还能够带70个家人和朋友一起进入天堂。”

“所以这位父亲知道自己会因为儿子的缘故而进入天堂吗?”

“没错。这是我的理解。”

“这听起来比享用70个处女更有力地推动一个圣战者。”

“我们可以从这个人的热忱中学习。”安得烈弟兄暂停了一会儿,然而说出了这句震撼人心的话:

“我们明明拥有永生,行事为人却好像没有一样。穆斯林明明没有永生,却仿佛有一样。

—–

定期获得有关受逼迫教会的【祷告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