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使病儿痊愈,你愿意付出多大代价?

育有两个孩子的印度母亲珍薇*已经尽了一切努力,她寻找过无数印度教神祇,参加各种宗教仪式。然而,她的女儿仍然被癫痫病折磨,尽管吃得好,她的儿子仍然严重营养不良。

她最终找到了万王之王,在父神里,她为儿女找到了医治,却也为家人带来了逼迫。

采访者:请和我们聊聊你的童年

珍薇:我在一个印度教家庭长大。当然,我从小被迫拜偶像。印度教文化中有许许多多男女神祇,所有家长都会教导孩子敬拜偶像,参加众多的印度教仪式。

我明白。成为基督徒之前,在你长大的过程中有过哪些梦想呢?

归主之前,我为诸神献上许多祭品。我们生活在极其贫困中,根本没有钱。

所以你唯一的忧虑就是赚到足够的钱来维生?

不,我们也有其他忧虑。我女儿患有癫痫病。我害怕她病发,我们想尽办法来医治她。最后,它把我们引向了基督。我们去了基督徒的祷告会,她就好了。

你能说明一下她的病情吗?

我们拜了无数个偶像,参加了无数印度教仪式。每天早晚,我都去到花园敬拜自己部族最重要的神祇。但没有帮助,我女儿还是继续受邪灵侵扰。不仅仅是她,还有我的儿子,邪灵不断折磨他们。

你介意举个例子吗?

我的儿子吃得很好,但还是严重营养不良,非常瘦弱。他一岁时完全没有力气。

你是如何信主的呢?

我有个亲戚信主了。她向我们传福音,邀请我们去祈祷,我们就去了。那是在一个小村的小屋里的祷告会。我们周围聚拢了50到60人。牧师为我家孩子祷告,结果两人都得了医治。不是即时的,而是逐渐好转的,前后经历了5个星期。就好像我儿子的体重在这短时间内快速增加了。牧师也告诫我们:“如果只有基督徒祈祷,孩子们可能无法完全治愈。你们也必须祈祷,离弃偶像。你们也必须为自己祈祷。”于是我们跟着做。我们立刻停止了偶像崇拜,去教会礼拜。我丈夫从前酗酒而且嚼烟草成瘾,他也停止了。

你是带着什么期望去祷告会?

“我去祷告会前做了一个决定:倘若我的儿女得到医治,我就把生命献给神。”

那真是一个母亲的祈祷,不是吗?

(她微笑起来)是的。

你的“母亲的祈祷”让孩子得了医治、家人信主,但也带来了逼迫。你有没有预料到?

完全没有。

你遇到了什么逼迫?

(她的眼角变湿了)

大概在我们信主两年后。我们有一小块田,但完全没有灌溉水源。我请求村民帮我引水灌溉,但他们拒绝了。我父亲和公公不得不亲自挖井,他们挖水井的时候,全村人都来嘲弄和笑话我们。每一天,我不得不爬32级阶梯从井里挖出淤泥寻找水源。有一天我哭成了泪人,我祷告说:“祢一定要帮帮我!”神就回应了我的祷告。

神如何回应?

我挣到一笔钱,这使我们得以挖通了水井。水井给了我们灌溉土地的水源,我们也得以种出一些庄稼然后卖掉收成,于是我们有了收入。

(珍薇的公公在水井挖通不久后就过世了。他不是基督徒,但只因为他与珍薇一家同住,村民就拒绝去他的葬礼。在他去世时,珍薇十分忧虑一家人如何在此敌对的环境中生活。)

公公的死和葬礼对你来说有多难?

太痛苦了。我大哭,不是为公公,而是为我所有的忧虑:我们要如何在这种敌对环境中生存下来?我真的在神面前哭了很久。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三个月前,村民为基督徒开了一个特别大会,我们不得不去。他们质问我们为何不离弃基督教。他们命令我们当场向偶像献祭。“如果你们不献祭,我们就和你们断绝关系,不会再有人到你家串门;没人会愿意与你的儿女结婚,你们也不可以和我们说话。”

他们咄咄逼人。他们用粗言秽语咒骂我们。他们说诸神会对我们发怒,如果我们离开诸神就会死。他们没有对我们动手,但我们被当作最低下的贱民。人们甚至不再正眼看我们,倘若看着我们,就冲我们吐口水,或用言语侮辱我们。

你感到孤立无援或软弱无力吗?

不。我知道神会帮助我的,所以我祷告泪流。

有没有安慰你的圣经经文?

神借着许多话语对我们说话,但特别是彼得前书1:12-19 “⋯⋯所以要约束你们的心,谨慎自守,专心盼望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所带来给你们的恩⋯⋯”

我也想起但以理和约伯经历的挣扎。这些圣经书卷真的很鼓励我。

印度以外的信徒与你联系有多重要?

十分重要。我很高兴能透过你与他们联系。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文化和国家,却可以合一起来,合一带来喜乐和力量。

你希望我们怎样为你祷告?

我有一个愿望。我看到周围的印度教徒因患有病痛和缺乏平安而受苦,正如我们家从前一样。我祈求他们会来祷告会,领受医治和耶稣赦罪的大能,使他们能认识同一位耶稣基督。

请特别为我们的村长祷告。他是我们的家族成员,却大大迫害我们。他说:“我们人多势众,你们只有寥寥几个人,你们会输的。”他和其他人都不认识基督,他们把信心投在偶像身上。我深深渴望他们能悔改归主。

敞开的门借着印度当地的伙伴和教会支持着珍薇这样的基督徒,为他们送去紧急救援、生计项目、圣经和各种培训,使他们在敌对的环境中有效为基督作见证。

*出于安全考虑使用化名

—–

双重逼迫(港台聚会)

探討基督徒女性如何比男性更容易遭受逼迫

敞开的门全球性别与逼迫专家海伦娜‧费沙快将抵达香港和台,与我们分享女性基督徒如何比男性更加容易受到逼迫。

海伦娜亲眼目睹了逼迫​​对基督徒男性和女性的具体影响。她为中非共和国极端暴力受害妇女提供咨询和关顾。海伦娜还设计了帮助受逼迫基督徒妇女的一系列计画。

来听听海伦娜的分享,了解敞开的门对女性受逼迫基督徒的服侍,以及您可以如何支持她们。

了解聚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