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中部一天主堂

越南教会简史

1500-1700:基督教经荷兰和葡萄牙商人进入越南

1859-1954:法国殖民统治时期天主教取得合法地位

1911:第一批新教传教士抵达越南

1975-1985:随着越南成为共产主义国家,许多基督徒被监禁,被送往再教育营,被迫逃离该国,或被杀。

2009:在人口普查记录中,6.2%的人口为基督徒;由于逼迫,许多人没有如实报告他们的宗教信仰。

2019:世界基督教数据库显示,越南有8.9%的人口是基督徒(9600多万人口中有850万基督徒)。

越南于2019年敞开的门《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20位。

圣经稀缺

当越南在20世纪70年代成为共产主义国家时,宗教活动被禁止,信徒被监禁,圣经变得稀缺。

一位基督徒记得当时为要赢取一本圣经送给母亲,而参加了秘密教会中的背经比赛。他说:“我年少时对神的话话不感兴趣。我的妈妈是一个虔诚的信徒,热爱圣经。在我们的家庭教会里,很少有人拥有自己的圣经,这让她非常难过。”

“当我想到妈妈渴望拥有自己的圣经时,我就决定要赢得比赛,我努力背颂了大量经文,终于为她赢得一本圣经。”

后来,他自己也爱上了神的话语,现在更是敞开的门的伙伴之一,代表你帮助受逼迫的基督徒。

河内市的一位基督徒从手机上读圣经

逼迫情况变得更加微妙

他年轻时的世代已过去,逼迫基督徒的面貌也起了巨变,变得更加微妙。虽然面貌改变了,本质却是一样。

今天,我们的教会家人仍然面临政府的高度监控和限制,来自农村地区的信徒经常面临家人和邻居的歧视和暴力。

尽管面临挑战,越南的弟兄姐妹仍然在他们的社区中成为盐和光。

越南中部家庭教会的邓*牧师和弟兄姐妹一起祷告

“如果留下来,我可以分享福音”

王*弟兄曾经是共产党员,成为基督徒之后失去了一切。他失去了党员身份、工作和地位,并遭到邻居的不断骚扰和辱骂。

王弟兄没有离开,留下来好几年。“我想如果留下来,我可以把福音分享给别人。”这就是越南教会家人的勇敢信念。

一个外国宗教

基督教在越南被视为外国宗教,许多基督教派等同美国,遭人怀疑。自20世纪70年代的越美战争以来,美国向来被视为敌人。

王弟兄的孩子被嘲弄为“美国人”。“我的孩子非常害怕。他们的朋友欺负并嘲笑他们,说‘你为什么在这里读书?去美国学校吧!’”

后来,他们的房子被愤怒的暴徒焚烧了。

双重麻烦

许多越南基督徒面临另一个挑战是,他们既是基督徒又是少数民族的双重脆弱性。在越美战争时,许多越南少数民族群体站在美国人一边,有些人想建立自己的自治州,所以政府将他们视为麻烦制造者。据估计,越南三分之二的新教基督徒来自少数民族。

泉*牧师是苗族人,当他试图将苗族语圣经带给他的部族基督徒时,他经历了这种“双重麻烦”。

“他们不再拜祭我们的祖先”

除了面临来自政府的压力外,少数民族的基督徒也因其离开传统信仰(万物有灵论或祖先崇拜)而面临社区的逼迫。

河内市一佛教寺庙內的香火灰

周*弟兄是另一名苗族信徒,他因为女儿的病得医治而跟随耶稣。

周的大哥说:“他们不再拜祭我们的祖先了!他不拜祭我们的母亲和父亲!他反对这个家庭!”

当周拒绝违背他对基督的信仰时,亲戚们摧毁了他的房子。他一家人现居于他妻子的父母家中,并得到敞开的门的帮助,建造一所新房子。他说:“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受,这对我十分重要。谢谢,愿神保佑你们。

站稳了

世界各地教会家人的支持和祈祷,正在帮助越南信徒在猛烈的逼迫面前站稳。

安*以彩笔写下对《胜过风暴》课程的感受

安*觉得神呼召自己到该国另一个地方去传扬福音。当年轻人开始参加教会活动时,他们的父母便向当局举报。

安幸好参加了敞开的门《胜过风暴》课程,早已为逼迫做好准备。“感谢神,课程帮助我了解逼迫的现实。在当局查问时,我保持了冷静和胆量,以善意回应,我甚至向他们分享了福音。”

希望和梦想

世界各地弟兄姐妹的支持和祈祷,是越南教会家人的鼓励来源。邓*牧师说:“感谢神,我并不孤单,因为有许多人在暗处为我和传道工作祷告。”

猛烈的逼迫并没有削弱他们传扬福音的热诚。邓牧师说:“我对越南的希望是,神向越南显明祂的爱和怜悯,人们会看见耶稣并接受祂为救主。”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敞开的门借着以下事工坚固越南受逼迫的基督徒:

  • 基督教文字翻译
  • 圣经训练
  • 装备儿童、青少年及妇女
  • 社会经济发展项目
  • 紧急经济援助

与您受逼迫的教会家人并肩同行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启3:2)请为全球受逼迫的教会家人祷告,并以捐献来支持他们。你的支持意义重大。

每月自动转帐捐献、单次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