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图片

莱奥妮是中非共和国东部城镇班加苏的45岁寡妇。2017年当她的丈夫去世时,她希望从已故丈夫的家人找到一些安慰,却被他们要求遵从传统哀悼仪式。身为基督徒的莱奥妮公然拒绝了,最终换来了完全的疏离和孤立。

莱奥妮的丈夫艾利牧师在班加苏的使徒教会服侍。他们有五个孩子。即使艾利是来自一个非常传统的家庭,他在宣讲中经常指出基督徒奉行传统仪式的错误。他不知道这样会为妻子带来将来的困难。

在2013年的叛乱和随后的战争期间,班加苏受到塞雷卡袭击的严重影响。艾利牧师是高血压患者,他的身体根本无法应对不安全感增加的压力。2017年7月7日,这位63岁的牧师瘫倒在地,在去医院途中不幸去世了。当时莱奥妮怀了他们的第六个孩子。

“我决定带着孩子一起回到丈夫的村落。我没有按照寡妇的要求剃掉头发,而将头发编织起来。我也没有穿上守丧服装,只是着上平常衣服。”

“我的灾难终于来到!我一踏入大院,我的嫂子就对我的穿着打扮大声谴责。”

莱奥妮和已故丈夫所属的部落和其他广泛地区,寡妇需要哀悼一段守寡期。“我应该有一年的哀悼期,我不能换衣服,不可向人问安,不可在没有指定的家人陪同下吃喝。这个家庭应该负责我的生活费用,直到我接受了沐浴仪式并与我丈夫的弟弟结婚。那是因为我已经付了嫁妆——我是以不可退还的价格购买的。因为艾利没有弟弟,我应该和艾利的侄儿结婚。”

“当我告诉我的嫂子,我不能嫁她的儿子时,她侮辱我并诅咒我,誓要抓住每一个机会折磨我。她经常告诉我‘我的弟弟支付了你的新娘聘金,在丰富的日子,你天天吃喝饱暖,但你竟拒绝为他哀悼?你可以把一切都吐出来吗?’”

“没有人支持我。纵使我的公公婆婆不同意她给我的压力,但他们不敢抗拒传统,因为他们害怕祖先的诅咒。”幸好他们的立场确实有助于防止莱奥妮落入部落的审判中。

“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这些仪式不符合圣经,我不会遵从他们的指示。我选择顺服神而不是人,因为有一天祂会审判我们所有人。”

情况变得难以忍受,莱奥妮终于带着孩子于2018年5月回到班加苏。她的孩子最大的是12岁,最小的18个月。她的教会为她租了一所房子。为了维持生计,莱奥妮开始售卖木柴和当地制造的肥皂。

“即使环境困难,我也不会放弃。当我们送艾利去医院时,有一些男人洗劫了我们的房子。现在,我需要在这个不安全的地区独自照顾我的家人。除了我的教会家人之外,我别无他人。我感谢神使用教会来支持我。如果他们不在这里,我今天不知如何是好!我永远不会离开耶稣。请为我祷告。”这是2019年1月敞开的门探访时,莱奥妮说的话。

改写她们的故事

基督徒在世界许多地方遭受逼迫,但基督徒女性因性别,更容易遭受双重逼迫,莱奥妮就是其中一人。您愿意支持受逼迫的基督徒妇女,与我们一起改写她们的故事吗?

您的捐献将使我们能够为经历过暴力的基督徒妇女举办创伤护理课程、为妇女和女孩提供安全和鼓励的空间一起分享和成长、为寡妇供应必需品以及培训妇女去服侍其他妇女。

每月自动转帐捐献、单次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