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北非牧者和领袖们为期5年的训练,课程涵盖了门徒训练和辅导、洗礼、圣餐、教会生活等等。

“他们在教堂里祷告之后,我们的车辆竟然再次启动,我忽然有一些想法,就如‘基督徒的祈祷蒙垂听’、‘他们的神回答祈祷’。自此,17岁的穆斯利*想更接近基督徒,并且开始了与神同行的旅程;神还呼召他进入牧职侍奉。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在一个远离阿尔及利亚首都的地方,穆斯利自抵达后的第一天就受到了逼迫。但是谁真的了解这个男人;谁晓得他的微笑,他的幽默和他对主耶稣的坚定信念?

你改变信仰有什么后果?

我的兄弟和表兄弟非常反对我改变信仰。我是村里的第一个基督徒。这对他们来说都是新事物,那个地方有很多穆斯林狂热分子。村民威胁要把我踢出村子,要孤立我。1993年,恐怖分子来到我们的村庄,一些萨拉菲派来与我辩论。

你建立了一所教会,是怎样的?

90年代的上半叶,我能够与村民分享福音。我们从五六个人的小组开始,在不同的地点秘密聚会。我们一被发现,就搬到了另一个地方。

阿尔及利亚教会领袖的训练。 “八福的教导尤其给了我勇气、胆量和信心。”

那时阿尔及利亚穆斯林归主者的教会有多大?

当时全国各地的信徒不到1000人。现时在可见的教堂里,人数增加到大约35,000,若加上秘密教会的信徒,人数则远超过这个数字。

人数为何增长?

有一些根本原因。首先是20世纪90年代的恐怖主义显露了伊斯兰教的面目,人们怀疑这种宗教。第二个原因是人们,特别是卡比拜尔人(柏柏尔人)有被政府压迫的历史,人们寻找出路。教会宣讲耶稣接受像他们一样的人的信息,他们在教会里感到受欢迎。第三个原因是卡拜尔地区有一些新教传教士和许多其他人从未停止为我们的国家祈祷。

保持忠诚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教会分歧令我十分挣扎。分歧削弱教会;并不是外部力量削弱教会,而是内部因素削弱教会。当我回到村庄时,那时我们是一个年轻的教会;当然,现在仍然是一个年轻的教会。我们不成熟,没有组织,没有受过训练,导致分裂。在我结婚之前,我甚至因教会问题而陷入沮丧和耗尽。教会现在更强大了;我们培养领袖。另一样挑战是经济问题。多年来,我在教会工作没有工资。所以我不得不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在工余时间侍奉。

我们听说政府对教会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这是挑战吗?

是的,政府现在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巨人。当局关闭教堂,这是他们的新策略,给领袖和长老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我相信政府在南方(阿尔及利亚的阿拉伯地区)投入了大量资金,巩固该地区。这也使伊斯兰教变得更强大。他们要我们离开。我们就组织祷告,我们从下午6点到午夜祷告。我们看见复兴的迹象。穆斯林来找我们;他们累了,有些人清楚公开地说“我们想要认识基督”

阿尔及利亚提帕萨的历史遗址-一座建于公元4世纪的古老教堂,早在伊斯兰教来到北非之前。

在这种情况下,教会仍在增长吗?

是的,教会仍在增长。阿尔及利亚可见的教会中有大约30,000到35,000名新教基督徒。我确信秘密信徒的人数甚至高于这个数字。有许多信徒不去教堂,而是看基督教电视。有时我们在咖啡店见面。阿尔及利亚的教会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所有信徒。

但你有没有和你的妻子谈过停止服侍?

有。但是,你知道吗,我喜欢美国的战争电影⋯⋯从中我领悟到,当你在战争中逃跑时,你的敌人就会潮你的背后射杀你。我们正在进行一场争战,我们最好是拿着武器走到前线,这或许会达到目标。反过来,如果撤退,我们胜利的机会就少了。而且,和真正的士兵一样,你已经习惯了战争,属灵争战是我们生活的一部份。为了继续前进,我们有时会去另一个没有压力的地方,让自己休息。

敞开的门如何支持你?

你们有一种我从未见过的优点:那就是你们的忠诚。你们履行承诺。对我而言,你们就像家人,我们甚至可以一起分享有趣的事物,我感觉很好。你们的支持帮助我们回应了教会的需要,这十分有帮助。你们的属灵支持是强大的,特别是为我们代祷的人。当我在战场上,知道有人在背后支持,我会感到自豪,自己也变得坚强。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敞开的门与当地的伙伴和教会合作,借着以下事工坚固阿尔及利亚受逼迫的基督徒:

  • 分发基督教书刊
  • 圣经培训
  • 社会经济发展项目

与您受逼迫的教会家人并肩同行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启3:2)请为全球受逼迫的教会家人祷告,并以捐献来支持他们。你的支持意义重大。

每月自动转帐捐献、单次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