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西洪一家人住在埃塞俄比亚的偏远地区,向来是村庄里唯一的基督徒家庭。他们经常因为拒绝回归传统宗教而受到侮辱和威胁。他的父亲莫图玛总是亲切地向其他村民解释,他和家人不能参加他们的仪式,但他们从来没有理解,最后还杀了他。(参阅文章

自2013年莫图玛被杀以来,敞开的门一直与这家人同行,支援他们。我们再次到村里探望他们。几天后,瓦西洪和他姐姐宝珠参加了一个由我们赞助的活动,与其他经历过逼迫痛苦的儿童和年轻人,共渡了欢乐、有趣的一天,他们一起学习圣经,踏上通往治愈之路。

我们享用过刚泡好的咖啡之后(就在眼前的小火旁边准备!)我们开始倾听这家人想和我们分享的故事。首先我们和瓦西洪的母亲布茜聊。

布茜

“(在我丈夫被杀后)我独自一人带着七个孩子,还有一个快要出生。我不知道该怎样活下去,因为一直是我丈夫供养着家庭。我很担心怎样喂饱他们、怎样给他们衣服穿、怎样抚养他们。我甚至想打掉肚里的孩子,这样我就可以日夜劳动工作赚钱了。”

“你们的团队来我家拜访,问我面对什么困难、可以如何帮助我,你们看到了一切——我的孩子、我的房子、我的困难。你们告诉我要坚强、要为孩子坚持下去,你们会支持我们。你们鼓励我不要放弃。你们说我不再孤单。这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敞开的门]告诉当地教会我发生了什么事,以便他们能帮助我。”

敞开的门为孩子们提供食物和学费,帮助布茜做起小生意。

布茜说:“我用这笔钱买了一头奶牛,现在我可以用奶酪、牛奶和酸奶喂养孩子。我现在还能去市场上买卖各种东西。除此之外,我还磨花椒拿去卖。”

瓦西洪

你不在学校的时候最喜欢做什么?

“我通常照顾牛。我们和母亲轮流着,她在我们上学的时候照顾牛,我们在家的时候照顾牛。”

你不喜欢玩吗?

“我喜欢,我喜欢踢足球!”

告诉我你父亲的事?

“我父亲从前是靠卖木柴来照顾我们一家。我常常和他一起到灌木丛里去捡柴,帮他尽可能多捡柴枝回家。我会剥树皮,然后把它绑在一起。他竭尽所能地支持我们,现在他走了,我感到很难过。”

“现在,我们做家务,照顾牛。我们为牛收割和采集草。我们把牛从田里带回来,然后到河边去打水,然后再回去河边渡过一天。”

你对未来有什么希望?

“我们专注于神,我们为祂的国而努力。”

宝珠

你父亲为什么被杀?

“他们杀了我父亲,因为他是个信徒。他们希望他像他们一样遵循传统的仪式,像他们一样喝酒,像他们一样的行为,但他都拒绝了。他是个很好的人。他热爱福音,非常爱神!他去世后,我放弃了生命。”

你对未来有什么期望?

“我父亲去世后,我们一直寻找帮助。主记念我们,一直供应我们。我们的生活在[从敞开的门]的支持下有了巨大的变化。我要服侍这位帮助我穿越沙漠、历经磨难的神。我愿意不惜任何代价服侍祂。我愿撇下一切来宣扬祂的爱。我想去学校受训成为一名传道者。我想见证祂在我生命中所做的一切,祂的爱和关怀是多么令人赞叹。这是我要宣扬的一切!”

青年营

在探访两天后,瓦西洪和宝珠参加了一个由敞开的门组织、特别为埃塞俄比亚受逼迫影响的儿童和青少年而举办的青年营。

 

为了连结基督的身体,国际探访者是这计划的一部份。一名参与该项目的敞开的门青年同工解释说:

“当儿童和遭受逼迫的青年知道他们不是唯一遇到困难的人时,他们会大大地受鼓励而坚守信仰。对一些人来说,这里很简单,是一个让他们在日常压力环境暂时休息和娱乐的地方。他们与人相交,玩游戏,学习圣经,借此成为耶和华医治和彼此鼓励的工具。”

来自澳大利亚的参加者安吉丽卡说:“这次探访结束后,我的即时回应,是要为这些年轻人祈祷,并请求其他人特别为他们祈祷,让他们得到坚固,知道他们并不孤单,神与他们同在,并且有一个教会为他们祈祷。祈祷是我们能为他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我在这里学到了这一点。当他们什么都没有、经历了这么多的时候,我见到他们前进的唯一方法,就是祈祷!”

敞开的门为布茜的孩子购买食物和支付学费,支助她开创小生意,并通过我们的遗孀关怀计划提供创伤救助。我们的同工探访这个家庭,并发起了写信鼓励他们的活动。

—–

提供圣经和食物给受逼迫基督徒

敞开的门在多年的服侍中,留意到全球受逼迫的基督徒普遍缺乏两种必需品:食物和神的话语

今天你愿意为我们受逼迫的弟兄姊妹提供身体上和灵性上的支持吗?

  • 50 港元——为信徒提供一本圣经
  • 400 港元——帮助一个受逼迫的基督徒通过创办小企业谋生
请即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