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遇袭中受伤的儿童艾华度和父母在一起 (教堂遇袭6个月后 )

2016年11月13日,在印尼东婆罗洲的一座教堂,四个孩子在外面玩耍时,一名袭击者向教堂操场投掷了两枚汽油弹,当时他们的父母正参加主日崇拜。

艾华度 (4岁),崔妮蒂 (4岁) 和安妮塔 (2岁) 都在袭击中受重伤,另一个孩子伊丹 (2岁) 一天后因伤重去世。

艾华度的父亲当时在国内另一个地方工作,他听到儿子是袭击的受害者,便匆匆赶回家。

他说:“我一路上哭,最糟糕的是我想到儿子的手或脚可能已经不见了。”

后来他听到一个消息,他另一孩子伊丹死了。

他回忆说:“我的心碎了。我记得我一直恳求神不要再把艾华度带走。”

“我记得我问‘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为什么是我儿子?我犯了这么严重的罪吗?’但后来我意识到那种想法是误解了神的。我们毕竟都是罪人。”

这件事使孩子们受到了创伤。有一次, 艾华度一看到妈妈做饭就吓坏了。他尖叫“把火扑灭,妈妈!”

艾华度和崔妮蒂 (2017年4月)

艾华度和崔妮蒂仍在治疗中。他们的伤势非常严重和复杂。

医生说艾华度伤痕累累的头皮上再也长不出头发了。后来,家人得知艾华度可以选择进行毛发移植,他的耳朵功能正常。

艾华度于2018年2月1日开始在吉隆玻接受深度治疗。虽然他们付不起钱,但他的父母仍决定带他去,因为在家乡的治疗太慢,他们相信神会供应他们。

10个月后的2018年12月,医生让艾华度出院回到沙马林达。

他完全康复了吗?艾华度的母亲说:“还没有。不是所有右边的头皮都能长头发,他的右边脸还需要进一步手术,右手的食指不能伸直。他能轻松地活动手指,但抓不住东西。不过,感谢神,他至少可以握笔。”

但是有一天,艾华度问母亲:“那么,我右边的头、脸和手什么时候会像我的左边一样恢复正常呢?

她叹了口气:“听到这问题我很伤心。但我必须坚强,在他面前微笑。所以我说‘今天不行,但医生说他们会再次检查,我保证。’我不想让他感到不安。”

对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来说,艾华度是一个强壮、开朗、勇敢的男孩。但医生决定暂停治疗,因为在这么小的时候给他太多的麻醉剂,对他长期的身体状况不好。”

因此,再等2至3年,他们将再次检查和计划更多的手术,继续治疗。

現时,艾华度将继续在沙马林达接受心理治疗和手指的治疗。

他的心理健康呢?艾华度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他将重新进入幼儿园。

他的父亲霍迪曼在吉隆玻全职照顾艾华度,两年多没有工作,现正申请一份新工作。他的母亲则继续在沙马林达警局工作。

“拿我的皮肤吧,不要拿她的。”

崔妮蒂于2019年5月底第四次到中国接受手术。她做了两次手术,在左肘、手、手腕、手掌上补上了更多的皮肤,并在背部植入了一个“气球”。“气球”经过3个月生长后,可以收集更多的皮肤和肌肉,用于修补那未能伸展的左手和左腿。

萨丽娜感叹道:“我不忍看着她受苦,重复的手术、注射、植皮。她真的很痛苦,超出我们的想像。如果我陷入这种感觉太深,我会抑郁。”

她曾对医生说:“请用我的皮肤,不用拿她的。只要能让她恢复正常,我不介意你用我所有的皮肤。她还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医生拒绝了,告诉她,由于基因和医学原因,用别人的皮肤是不可取的。

当被问及她的经济状况时,萨丽娜说:“我相信神会供应治疗所需的费用。”来自印尼各地的个人捐赠者帮助崔妮蒂往中国接受治疗。

“我希望崔妮蒂能在12月前好起来。然后,她可以在明年1月进入幼儿园,然后7月开始上小学。”崔妮蒂受炸弹袭击时才3岁半。她今年7岁,该开始上学了。

敞开的门为艾华度支付部份的治疗费用,代祷支持,还为沙马林达教堂爆炸案的三名受袭儿童发起了支持者的写信活动。

在袭击发生近三年后,艾华度和崔妮蒂的康复之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们继续表现出勇气、喜悦和被完全治愈的渴望。因此,让我们继续以同样的精神支持他们,并在旅程中祈祷!

祈祷事项

  • 为艾华度、崔妮蒂和他们的家人祷告,愿他们在忍受这漫长而痛苦的治愈旅程时,有充足的爱和耐心。
  • 艾华度的父亲能尽快找到工作。
  • 艾华度和崔妮蒂的心理和身体的治疗会顺利进行。

请继续以祷告捐献来支持受逼迫的基督徒。欢迎订阅“祷告提醒”,您将会定期收到受逼迫教会的最新消息和祷告事项。

请即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