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在圣马窦修院的日落

贝芙·罗斯(敞开的门澳大利亚同工)于伊拉克实地考察后撰文

伊拉克曾是150万基督徒的家园,但由于战争、逼迫和大规模移民,现时只剩下23万基督徒。根据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在排列世上作基督徒最困难的50个国家中,历史悠久的伊拉克排列第13位

伊拉克受民事和伊斯兰教法的混合统治,穆斯林如果想皈依基督教就会触犯法律。在一些地方,对改变宗教信仰的惩罚是死刑。亵渎法也限制了公众对话,伊拉克教会受到相当实在的威胁。

伊拉克的街景

舒拉玛*于萨达姆侯赛因统治时期在伊拉克长大。她的朋友都不愿意和她交谈,因为他们知道她会谈论耶稣。身高約有5英尺的舒拉瑪充满斗志。她认为值得为相信耶稣而付上自己的性命。

她说:“如果有人跟我说话,我就会传福音。如果他们要杀我,就杀吧。那又怎样?”

我在伊拉克遇到的每一位信徒都遭受过伊斯兰国的苦待。许多人因为持守对耶稣的信仰而流离失所,失去了企业、家庭或亲人。

男孩在大街上玩耍

殉道者的血

在我们参观伊拉克的一个教堂时,神父向我们谈及他的两位好友,他们是巴格达 “Our Lady of Deliverance” 教堂的领袖。2010年的一个主日早晨,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伊斯兰极端分子袭击教堂,他们身上有枪及绑着自杀式炸弹背心。

一名神父跑到门口,恳求极端分子不要伤害会众。他是第一个被杀害的。当极端分子进到教堂时,另一名手持十字架的神父被枪杀。

一些信徒被劫持为人质,而其他信徒则将自己反锁在后面的房间里。极端分子最终引爆了身上的爆炸装置,袭击中共有58人丧生。当时,那是伊拉克自2003年以来最严重的基督教屠杀事件。

当神父重述故事之后,他指着教堂的祭坛两侧的两个蜡烛台-他从巴格达的 “Our Lady of Deliverance” 教堂中找到的。

蜡烛台上沾满鲜血。神父说,这很可能是他朋友的鲜血。

神父拒绝清理蜡烛台的血迹,以提醒自己在伊拉克甘愿为作基督徒而付上代价。

很乐意为耶稣死

圣马窦修院(Mar Mattai)坐落于阿尔法夫(Mount Alfaf)山顶上,这是一座俯瞰尼尼微平原的4世纪修道院。

修道院最初是为一个名叫马窦的人建造的,他曾为了逼迫而逃走。修道院经过了多年战争中的重建和建成。

从修道院遥望出去

2014年,伊斯兰国占领了距离修道院仅20公里的摩苏尔。满载武装分子的卡车驶入离修道院仅3公里的一个城镇。

阿尔沙曼尼大主教和约瑟夫神父被迫逃离。两周后他们回来了。对他们来说,被伊斯兰国杀死比起住在难民营好。他们回来后,为许多流离失所的家庭提供了避难所。

会众问大主教:“当伊斯兰国到来时会发生什么?”

他说:“你们-他们很可能很快就会杀死;至于我-会被活活烧死。但我很乐意为耶稣死。”

不以十架为耻

我以为持续的暴力威胁,会让更多信徒秘密地践行信仰。相反地,伊拉克教会变得更勇敢。

当我们在伊拉克时,很多基督徒正在庆祝十字架节,纪念圣海伦纳于4世纪发现了残余的十字架。

城内的一座教堂

十字架挂在窗户和门上、大胆地画在教堂的墙上。

当我们问舒拉玛为什么选择留在伊拉克时,她说:“因为我相信有一天万膝必向祂跪拜;万口必向祂承认。”

她说:“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伊斯兰国唤醒了我们。我们过去都忙于生活,忙于处理钱财。但它让我们振作起来,向神呼求。”

“我不想有一天听到伊拉克从前有基督徒、伊拉克从前有教堂。当我想到这样,我的心就沉了。惟愿伊拉克拥有活泼的教会以及有生命力的基督徒。”

当伊拉克教会留在自己的国土上分享耶稣的盼望时,请为他们祷告。

*出于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伊拉克的盼望】分享会-台湾  2019.9.27-10.6

伊斯兰国在伊拉克败退后,伊拉克民众的生活怎样呢?教会如何应对呢?伊拉克还有希望吗?

欢迎您出席聚会,了解神如何给伊拉克带来希望,以及您如何参与其中。

了解详情 宣传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