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的斯瓦希里海岸是一个充满异国情调的渡假胜地,但对于当地的少数基督徒来说,却是一个充满敌意和危险的居住地。敞开的门同工艾格兰*最近去过。

一阵和暖的风吹过棕榈树,欢迎我来到肯尼亚海岸,感觉如同在天堂之门。在机场外,我登上小船,穿过狭窄的海峡到拉穆岛,进到深蓝色的海洋世界。

浪涛时而把船儿翻来翻去。靠岸时,岛上碧绿的海水,白色的海滩和茅草覆盖的斯瓦希里房屋在凝望着我们。

我下了船,等待去探索无数狭窄的走廊。走廊是如此狭窄,我不得不站在一家门口,让一个人和他的两只驴子通过。那时,一堵由珊瑚和贝壳砌成的墙吸引了我的目光。在这个世界遗产名录的岛屿上,这是众多视觉享受之一。

一道异国风味的斯瓦希里菜的浓郁香味打断了我的遐想。一对猫从门口抬头看着我,催促我跟随着迷人的塔拉布音乐来到我的住处,享受等待的盛宴。

当我吃完饭的时候,夜幕已近。我回到水边,太阳在地平线消失之前,变成了一个大的橙色球。

突然间,宣礼员呼唤晚间祈祷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不断的歌声让我意识到,这个神秘的地方只是一些人的天堂。

这个岛屿位于沿海地带,穆斯林梦想着成为昔日的苏丹国。几个世纪前,穆斯林商人带着奴隶、香料、阿拉伯语和伊斯兰教来到这些海域。现在的愿景是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从索马里亚开始,向南一直延伸到莫三比克的索法拉省,并使之不受任何“异教徒”——基督教的影响,直到他们能在苏丹国升起官方旗帜的那一天。这条海岸线的许多穆斯林仿佛已活在那天。

对于住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斯瓦希里海岸沿线其他地区的基督徒来说,生活很艰难。索马里与肯尼亚的边境漏洞百出,极端分子很容易越境袭击基督徒。2014年,该地区发生了一系列袭击事件,造成88名基督徒死亡。

2014年在肯尼亚发生怀疑青年党袭击事件后,在葬礼上的哀悼者。

 

2014年在肯尼亚发生怀疑青年党袭击事件后,警察局附近遭破坏。

 

尽管极端暴力和致命袭击是整个地区的持续威胁,但由于基督徒是不受欢迎的少数群体,他们因日常压力而面临逼迫的挤压,可能造成痛苦和困难。他们的挑战包括:

  • 一个教堂失去了土地:一群穆斯林青年在教堂建筑奠基前一天,在教堂的土地种植树木。当牧师查问他们时,遭到了袭击。法庭在处理此案。
  • 年轻人投掷石块(受到长辈的煽动)扰乱教会聚会。
  • 教会很难获得批准举行露天外展聚会。
  • 一对基督徒夫妇把他们死去的两个月大的孩子的尸体从墓地里挖出。两年后,他们寻求帮助的呼吁仍未得到回应。尽管教会领袖们恳求解决方案,但没有成功。
  • 基督徒雇员与穆斯林雇员不同,他们没有时间去教堂。朱玛*感叹道:“我们只在复活节休假。” 一名牧者说:“因为工作,我们失去了有影响力的诗班员和其他部门负责人。”
  • 在从穆斯林租来的房子里播放福音音乐会导致驱逐。
  • 穆斯林归主者面临着最大的困难。有些人因为选择新信仰而被解雇。
  • 在学校里,基督徒学生经常错过政府的助学金。基督徒老师曼祖*解释说:“当一名基督徒校长被穆斯林取代时,基督徒的生活变得很艰难。基督徒为了团契而被迫离开凉快的房间,到极端炎热的室外;7名基督徒教师被转到其他学校。这是穆斯林使用的策略,以消除基督教文化。”
  • 24岁的梅西*是一名穆斯林归主者。当她的老板发现她的信仰时,他诬告她偷窃,然后把她的薪金削减到原来的六分之一。
  • 30岁的司机艾伦*被砍刀袭击,原因是他拒绝用雇主的车子给穆斯林邻居搭便车(雇主不允许的)。此事仍在法庭上。当雇主听说他不接受贿赂以撤销诉讼时,他被解雇了。

斯瓦希里沿岸充满活力的文化为旅行者提供了异常丰富而多样的体验。当我在岛上渡过一段时间,我为这种对比而震撼。

信徒们承受着不断的压力,在被迫重回伊斯兰教的过程中,甚或有经济等回报的诱惑。这些信徒可能不会将自己描述为充满活力的基督身体,但他们在那里,在那些视他们为敌人的人中,为基督默默地闪耀着光芒。

我们住在东非沿海的基督徒家人,盼望我们的连结和支持。

  • 祈求他们能够承受被视为二等公民的压力。
  • 当他们与穆斯林邻居和当局互动时,祈求他们有勇气和智慧为基督活出见证。
  • 为那些因信仰而被家庭拒绝的新信徒祷告,让他们在基督徒群体中找到归属。
  • 祷告敞开的门的工作能荣耀神,并帮助加强东非教会的见证。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及参考图片

——

敞开的门借着以下事工坚固这些地区受逼迫的基督徒:

  • 福音工作和穆斯林归主者的门训
  • 综合经济赋权
  • 领导力和管理发展
  • 创伤治疗
  • 儿童事工
  • 跨文化事工培训

捐献支持受逼迫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