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到斯里兰卡,基督徒承受着高度压力

  • 斯里兰卡在复活节主日有三座教堂和旅馆遭受袭击,酿成250多人丧生,其中包括45名儿童;超过500人受伤。
  • 在菲律宾南部霍洛岛一个村庄的天主堂,20人遭炸弹炸死。
  • 在中国,国家认可和“地下”教会至少在23个省受到骚扰或关闭。在新壃,已知至少有一所国家认可教会要求聚会者排队进行人脸识别检查。
  • 在西非国家布基纳法索,暴力的伊斯兰激进分子杀害了教会领袖,绑架家人以勒索赎金,并烧毁了教堂和学校。
  • 在埃及,恐怖分子袭击了一辆前往参观修道院的公共汽车,造成7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杀。袭击发生的同一地点,约近18个月前,有28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杀,当时蒙面枪手向他们的车辆开火。
  • 在伊朗,有194名基督徒被捕,其中114人在2018年圣诞节前一周被捕;9个城市的几个家庭教会遭突袭搜查。

《全球守望名单》(WWL)监察世界各国基督徒的生活有多困难,在最近一次2020的年度调查中的总体趋势是,73个国家显示了“极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 (与2019年WWL相同*)。

仅在WWL的前50个国家,就有2.6亿名基督徒面临极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

制定年度名单的“敞开的门国际”估计,在23个未能跻身前50位的国家里,至少还有5,000万基督徒面临“高度”逼迫水平。

在全世界,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被衡量为面临极度、甚高或高度逼迫。

WWL的制定是基于广泛的调查和专家访谈,以及全球头条事件背后人物的遭遇,例如巴基斯坦的比比(Asia Bibi)——她终于摆脱了死亡行列,于2019年5月在加拿大开始了新生活。

在某些国家(例如厄立特里亚)是政府给基督徒施加压力,有时还施加暴力。在中东、东南亚、东非和萨赫勒地区,是其他势力使基督徒的生命没有保障。特别是在萨赫勒地区,伊斯兰激进分子的崛起不仅对基督徒,而且对该地区的国家和政府的存在,甚至对世界其他地区都构成了挑战。

敞开的门国际行政总裁丹·奥·沙尼说:“自1992年,敞开的门一直关注世界各地因信仰而遭受逼迫的基督徒的困境。从2002年的WWL开始,朝鲜一直被列为最恶劣的国家。今年阿富汗是紧随其后的第二位,然后是索马里。今年前10位的变化不大,包括利比亚和也门等受冲突困扰的国家。但是,由于来自家庭、同事、社区、警察、法律制度和国家结构的压力和暴力加剧,基督徒面临高度逼迫的国家数目有所增加。”

与WWL 2019相比,前10位国家的唯一变化是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互换了其第6和第7位。在苏丹,尽管担任了总统30多年的巴希尔被罢免,但到目前为止,全国基督徒的情况几乎没有改变。

至于厄立特里亚,因为“宗教自由继续被剥夺”,联合国于2019年5月听说有数百名基督徒面临拘留。6月,政府突然没收并关闭了全部22所天主教经营的诊所,并逮捕了5名东正教神父。8月,厄立特里亚的东正教宗主教(于2007年被政府软禁)被亲政府的主教指控为异端而被逐出自己的教会。

2020年名单上排名前11位的国家均具有“极度”逼迫水平;国家数目与2019和2018年相同。

印度于WWL 2019首次进入前十位,今年仍保持在第十位。莫迪领导的人民党政府在2019年5月连任第二届任期后,极端的印度民族主义有所增长。WWL的分析师今年至少记录得447宗事件,而被杀基督徒比2019年少。

世界上其中两个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国家,一个是世俗民主国家(印度),另一个是共产主义国家(中国),分别面临着“极度”和“甚高”逼迫,尽管呈现方式非常不同。

中国今年攀升了4位,从WWL 2019的27位上升到23位。

中国基督徒的压力平均分数上升了。随着新的法规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生活各个领域的分数都有所上升。这些不仅限制了所谓的“地下”家庭教会,还限制了国家认可的三自爱国运动和中国天主教爱国协会的教会。公共领域禁止宗教;一些老师和医务人员受到压力要签署文件说他们没有宗教信仰。在某些地区,老年人被告知,如果他们不放弃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他们的养老金将被削减。这一切都是在通过人脸识别和其他技术进行越来越普遍的监控的背景下发生的。

综观这前50个国家,压力正在上升。WWL 2020,有34个国家的逼迫水平达“甚高”;去年是29个国家。

尼日利亚的“暴力”得分最高,与WWL 2019一样, 保持在12位。主要是因为暴力的富拉尼激进分子袭击了基督徒社区和教会,以及博科圣地和一连串武装犯罪集团的杀害、绑架和强奸,作恶者却逍遥法外。

自WWL 2019以来,13-25位几乎没有变化。以下是主要的例外情况:

阿尔及利亚升至17位(从WWL 2019的22位)

在大约129,000名基督徒中,有近三分之一的基督徒与阿尔及利亚新教教会(Eglise Protestante d‘Algerie – EPA)的46所教会有关。在本名单涵盖的12个月内**,11所EPA教会被关闭;当一所有1,000名会友的教会10月被关闭时,警察殴打了主席以及其他人。尽管EPA试图满足所有法律要求,仍未获得官方认可身份(EPA在2013年被迫重新申请注册)。

摩洛哥升至26位(从WWL 2019的35位),卡塔尔升至27位(从WWL 2019的38位)

生活各个层面的压力水平仍维持“甚高”,教会生活则达到“极度”;总体而言,这两项分数仅比去年高3或4分。

布基纳法索升至28位(从WWL 2019的61位)

这个西非国家比名单上其他任何国家都上升得更快更高。在WWL 2019,它甚至没有跻身前50位。据悉,至少有50名基督徒因信仰而成为袭击目标并被杀害。在北部,暴力的伊斯兰激进分子针对戴十字架的村民来杀害他们。教会、学校和基督教非政府组织遭到袭击,或因恐惧而关闭;激进分子进行袭击却逍遥法外。布基纳法索从前以宗教宽容和少有冲突而在该地区广为人知,如今“暴力”得分比WWL 2019高出一倍。

斯里兰卡升至30位(从WWL 2019的46位)

这是因为2019年4月的复活节炸弹袭击。

孟加拉国升至38位(从WWL 2019的48位)

伊斯兰激进分子的暴力威胁对教会来说是危险的。例如,在2019年4月,一名乡村伊玛目发布了一条伊斯兰教令:“如果杀死一名基督徒,你将得到相当于100名伊斯兰宗教烈士的祝福。”

哥伦比亚升至41位(从WWL 2019的47位)

随着政府2016年与叛军达成的和平协定实际上破裂,冲突仍在继续。教会领袖被杀害,其他人则因为拒绝向武装组织支付保护金而受到死亡威胁。即使他们报告了此类威胁,也没有得到当局的任何回应。

最后,还有23个国家(排名第51-73位)与WWL前50位靠后排名的国家有相同的“高度”逼迫分数——俄罗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喀麦隆、印度尼西亚、尼日尔。印度尼西亚今年从30位下降到49位,喀麦隆(48位)首次进入前50,而尼日尔(50位)再次进入了前50;这主要是由于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范围内激进的伊斯兰影响力的上升。

*极度:该国在100分得81分或更高;甚高:61分或更高;高度:41分或更高

**2018年11月1日至2019年10月31日

——

《全球守望名单》代表着因信奉耶稣而遭受逼迫的2.6亿基督徒,你的祷告和捐献,意义重大。

定期获得有关受逼迫教会的【祷告提醒】

每月自动转账捐献、单次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