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姆在编织以资助学业

来自乍得20岁的阿希姆*不仅是村里唯一的基督徒,而且天生失明,形势对她来说十分不利。

小时候她被送进盲人学校,在那里她第一次听闻福音。多年来她只是跟随同学去教会,经过六年她才选择跟随耶稣。信主后她第一次放假回家,对自己改变了的信仰她不发一言,但别人发觉到一些变化。

阿希姆回忆道:“几天内他们留意到我不再像他们那样祈祷,父亲问我出了什么问题。我坦承自己已经成为基督徒,并且我不再信奉伊斯兰教。”

阿希姆的父亲试图了解导致这个改变的原因,但她简单而勇敢地表示这是她的选择,并且她决定跟随耶稣。她说:“从那天起一切都改变了,我被认为是家庭中有史以来的大恶,社区中每个人对我指指点点。我是家里唯一有机会上学的女性,村里的人告诉我父亲,就因为他允许我上学而导致这样。父亲指责我被学校里的基督徒影响,他们用尽一切方法去说服我回归伊斯兰教”。

阿希姆站在自己的小屋外

没有人想听我说话

在为期三个月的学校假期里阿希姆每天都面对困难,至少一次她的哥哥用拐杖殴打她,此后的每个假期生活中充满挑战。

“放假期间我难以活出自己的信仰。如果我想祈祷,我要等到深夜当家人都熟睡了,这时我知道没有人会阻止我。” 令阿希姆很难受的是孤单感。“两年前当我放假回家时,我见到自己的小屋的茅草屋顶已被拆除,没有人愿意帮助我重建它⋯⋯我无法与任何人分享我的信仰,没有人想听我说话,因此假期间没有人和我讨论信仰。我感到孤单。”

当假期与斋戒月相撞时情况变得更差。她说:“白天没有人煮食,因为除了孩子,每个人都在斋戒,母亲们会为孩子把昨天剩下的食物加热。我和其他孩子一起吃,当没有剩余食物时,我就留在家里,请孩子为我找些食物自己煮。

“今年回家时我们去了农场,我听到有人问我哥哥为什么我不和他们一起斋戒,因为那是斋戒月。他不得不尴尬地回答这个问题⋯⋯”

我的神会继续支撑着我

尽管如此她还是拒绝放弃。“我知道这种情况不会在明天结束,但我也知道我的神会继续支撑着我。我的家人很清楚我的信仰。我告诉他们我属于基督,世上没有任何事情会令我改变主意。我的神一直支撑着我,所以我一无惧怕。”

阿希姆能够用其他方法养活自己,她在学校学习了刺绣,假期在家里,她会缝制并出售帽子和袜子,以购买肥皂并支付往返学校的费用。她还雇请工人在农场工作,农场的收成帮助她父亲资助她下学年的费用。

阿希姆在编织

谢谢你们到来!愿神赐福你们!

敞开的门当地的合作伙伴最近探访阿希姆以鼓励她。她说:“谢谢你们到来!我的父母会知道我的基督徒弟兄支持我。愿神赐福你们!”

在探访期间,我们发觉阿希姆的孤单和脆弱感更加沉重。不久前,她被介绍认识一位年轻的基督徒失明男仕。两人订婚并准备结婚,但在他们可以共同建立家庭之前,阿扎拉克 *离世。之后她的父亲安排她与一名穆斯林长者结婚,但阿希姆拒绝了。她的父亲很愤怒并驱逐她离家。感恩的是她被一位牧师的家庭收留,她重返学校并且决心完成学业。

她说:“请为我的学业祈祷。今年我将参加高级程度考试。也请为我的家人祈祷。家里紧张形势有所缓和,但请继续向神祈求以改变他们的心,使他们能够找到基督的道路。也请为我的整个社区和我的家人祷告去接受我的现状。”

想想看

  • 当阿希姆在持续三个月的学校假期留家期间,要等到深夜当家人已经熟睡在没有任何阻止的情况下才可以祈祷——这告诉你阿希姆如何看待祷告?
  • 如果你三个月都无法与任何人分享或讨论自己的信仰,你的感受如何?
  • 现在阿希姆是一位基督徒,她在斋戒月期间不会与她的穆斯林家人一起禁食。你认为为什么?她的兄弟为什么会为此觉得尴尬?

代祷事项

  • 赞美神 ! 阿希姆可以透过她的学校找到耶稣。为她在考试中表现出色并获得所需的资历祈祷
  • 阿希姆的家人认识耶稣并一家人可以和解;她可以找到需要的基督徒团契
  • 在斋戒月期间,阿希姆的见证会吸引更多村民认识耶稣

支持撒哈拉以南非洲受逼迫的基督徒

在这个新冠病毒疫情期间,隔离措施对于阿希姆这样的基督徒来说更是一个问题。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国家刚刚开始感受到它的影响,许多受影响的国家是基督徒遭受世界上最严重逼迫的地方。

在任何时候,特别是在当前的危机中,你的支持都可能成为面对极端逼迫的信徒祈祷的答案。

*出于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紧急

在新冠病毒疫情封锁下的孤立信徒需要您的帮助

请即捐献给新冠病毒疫情紧急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