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东北部的泽哥拉遭博科圣地多次袭击,大受影响。

无论你生活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丧偶都是非常非常痛苦的。

许多人都经历过悲伤,尝过痛苦,迷失方向——新冠病毒疫情让我们多了一分理解和共呜。悲伤无处不在,但在尼日利亚,丧偶为寡妇带来了社会排斥和贫穷的极端影响。这正是吕基雅在她丈夫死后的遭遇。

你对一个脆弱的基督徒寡妇的支持十分重要,可以带来生命的重大改变。

每 540港元 可以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亚妇女,提供创伤护理和长期的灵性支援。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蔓延

伊斯兰极端主义正在整个西非蔓延。尼日利亚仍位列《全球守望名单》第12位,布基纳法索却惊人地上升(从61位上升到28位),喀麦隆则首次进入名单列在第48位。在这些国家,暴力袭击事件不断增加。

这广泛的蔓延趋势带来了地方性影响。没有人比尼日利亚北部阿达马瓦州的一个偏远村庄(与吕基雅的村庄同一地区)的妇女们更清楚。在过去五年,博科圣地三次袭击泽哥拉。每一次,他们都杀害和绑架人民,烧毁房屋,摧毁生计。

 

泽哥拉的基督徒寡妇嘉德

“我的丈夫在第一次袭击中丧生。” 年迈的嘉德回忆道。她在泽哥拉经历了所有的袭击。“当他们把他推进其中一个小屋时,我逃跑。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烧小屋的,因为我躲藏了。他不停地喊叫,然后我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她的丈夫在小屋里被烧死。

嘉德说:“我依然去耕作,靠一点点收成养活自己。以前我和丈夫一起工作,但现在没有人帮助我。”

 

泽哥拉的基督徒寡妇玛丽亚姆

玛丽亚姆在第二次袭击中也有类似的痛苦记忆:“我们逃跑,但我丈夫留下了。” 因为他的身体状况未能逃跑。当她和孩子们回来时,发现他已被武装分子杀害了。

这就是伊斯兰极端主义抬头,针对基督徒村庄的人命代价。这些毫无意义的杀戮留下了脆弱的寡妇,即使武装分子离去,她们的生活也不会变得轻松。

 

寡妇不会得到同情和尊重

在尼日利亚北部,寡妇不会得到同情和尊重。丧偶使她们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她不仅失去了所爱的人,还失去了养家糊口的人,孩子也失去了支持者。基督徒寡妇往往因“性别和信仰”而倍加脆弱——吕基雅、嘉德和玛丽亚姆被孤立并受到创伤。

敞开的门希望每一位因信仰和性别而遭受“双重逼迫”的基督徒妇女,都能被看到、听到、重视和被赋予力量。

感谢神,敞开的门在尼日利亚的合作伙伴正提供小额贷款和创伤谘询。吕基雅、嘉德和玛丽亚姆等妇女得到了贷款以购买农业设备,她们正努力自给自足,走在复元之路上。

吕基雅在饲养山羊-敞开的门通过小额贷款帮助她买了山羊。

尽管经历了所有的磨难,泽哥拉的妇女仍然赞美神的良善和怜悯。祂证明了祂是“寡妇的伸冤者”(诗篇 68:5);祂“扶持孤儿和寡妇”(诗篇 146:9)。

嘉德说:“祂保存了我的性命,在我的小农场帮助我。”玛丽亚姆简单地说:“我会继续赞美祂。耶稣是我的救赎主。祂可以将我从一切患难中拯救出来。”

我们深信,在你今天的支持下,我们可以看到改变。我们可以帮助吕基雅这样的基督徒抚平伤痛,建立家庭的新生活,让她们知道神的爱。

祷告

亲爱的天父,祢是寡妇的伸冤者和扶持者,祈求祢靠近吕基雅、嘉德、玛丽亚姆和所有其他被排斥、孤立和受创伤的基督徒妇女。请赐下安慰和鼓励,恢复她们的希望、尊严和生计。谢谢祢看见她们,爱她们。

———

每 540港元 可以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亚妇女,提供创伤护理和长期的灵性支援。

请即捐献给尼日利亚基督徒

注:感恩有您和其他的支持者,敞开的门在尼日利亚的“创伤治疗中心”于2019年3月正式启用。它专门为遭受逼迫和各种创伤的基督徒设立,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暂时的喘息和疗伤的地方。该中心还培训尼日利亚教会为人们提供创伤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