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慈和女儿莉希拉

恩慈需要你的祷告。她曾被博科圣地组织绑架,也是敞开的门在尼日利亚为绑架幸存者开办的广泛创伤护理计划的受惠者。最近,她的丈夫怀疑因肾功能衰竭去世,令她再次遭受重创。恩慈现在是六个孩子的唯一供养者,他们继续住在尼日利亚北部迈杜古里的一个国内难民营。

恩慈原籍尼日利亚北部博尔诺州的古萨。2014年的一天,恩慈和她的丈夫走在路上的时候遇上了博科圣地。恩慈因刚生下孩子而仍然很虚弱,她被俘虏了。博科圣地告诉她她的丈夫死了,但事实上他成功逃脱。

恩慈被博科圣地囚禁了3年多。

“他们强迫我嫁给一个穆斯林,并强迫我以穆斯林的方式祷告。每当我(在祷告前)洗脚和洗脸时,他们都会说:‘不是这样做的。’ 我不停地哭并告诉他们:‘我的父亲不是穆斯林,我的母亲也不是穆斯林。我出生在基督教家庭,我怎么晓得穆斯林的做法?’ ”

恩慈不断祷告自己不要怀孕,但是年半后当她自以为幸运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使她与“丈夫”经常发生冲突,他并没有为她提供足够食物,也不允许她找工作。她要不断与饥饿拼搏。

被囚禁三周年后恩慈诞下一个女儿,起名莉希拉。几周后尼日利亚军队使她重获自由。

几经折磨恩慈最终与丈夫在迈杜古里的国内难民营团聚,但这并不是她梦寐以求的愉快团聚。她的丈夫见到小莉希拉时感到非常震惊,并责备恩慈将她生下来。在近亲和社群手中她被殴打和嘲笑。

创伤护理

敞开的门听闻她的困境,邀请她参加一个创伤护理的初阶计划。后来她还参加了我们配合了艺术和宣导的创伤护理计划

恩慈拿着她的自画像

有关她得到的护理,她说:“真的,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接受创伤治疗,我确实得到帮助和鼓励。当我离去时很多人看到我的改变⋯⋯我想说声谢谢。感谢你们来到尼日利亚,也感谢所有为我代祷的人。所有向我们提供资源帮助的人,愿神按照他们所做的一切回报每一个人。”

第二次活动后不久恩慈与我们联络,告诉我们她的丈夫在阅读过她带回家的创伤护理材料后改变心意。“神透过书本向他说话。” 他向莉希拉示好,甚至开始抱起她,给小女孩应该得到的关爱。

恩慈再次怀孕并生下双胞胎,起名为阿尔赫里(恩典)和萨拉马(和平),因为在她人生中她看到神的恩典。

可悲的是我们接到了另一位受助人以斯帖的电话,告诉我们恩慈的丈夫去世了。他患有肾衰竭但无法得到治疗。现在恩慈和六个孩子留在国内难民营里,几乎得不到任何照顾。

敞开的门正在与她联系,并研究在短期和中期可提供帮助的最佳方法。

祷告事项

  • 祈求神安慰她和她的孩子
  • 求神支撑和保佑她和孩子们
  • 为该国的和平祷告,让她(和许多像她一样的人)可以离开难民营并开展可持续创造收入的工作

———

每 540港元 可以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亚妇女,提供创伤护理和长期的灵性支援。

请即捐献给尼日利亚基督徒

注:感恩有您和其他的支持者,敞开的门在尼日利亚的“创伤治疗中心”于2019年3月正式启用。它专门为遭受逼迫和各种创伤的基督徒设立,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暂时的喘息和疗伤的地方。该中心还培训尼日利亚教会为人们提供创伤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