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得烈弟兄和他的甲虫车在南斯拉夫

1955年,安得烈弟兄开始鼓励东欧和俄罗斯的教会。65年后“敞开的门”在全球60多个国家服侍,以支持受逼迫的基督徒。线上培训和鼓励是前所未有的服侍新趋势和机遇。

1955年7月15日是安得烈弟兄第一次前往波兰的日子。他去传福音,但他感觉到神的呼召,要为一个即将被共产主义摧毁的教会挺身而出。华沙的牧师说:“你再来时,请带来圣经。”

数百次旅程之后,一辆福士甲虫车成为了35年事工的标志。早年,圣经和基督教书籍是公开运送的。后来东欧国家的边界禁止基督教书籍,当时的事工处于十字路口。是应该因为政府下令而停止?还是应该继续分发圣经,但是如何呢?我们选择后者,“敞开的门”因偷运圣经而闻名。数百名信差来到荷兰的埃尔默洛,听取简报和指示。圣经偷运者在露营车或露营拖车里,有时藏着1,100本圣经。东欧和俄罗斯的基督徒终于收到了他们祈祷多年的圣经。

不能忘记的旅程

敞开的门荷兰发言人克拉斯(Klaas Muurling)谈到当时情况:“我们的办公室看上去像个鸽舍,所有的信差都在这里来来去去。每天我们都求主打开边界的门,主一次又一次应允了我们的祷告。当我和妻子在俄罗斯边境被捕时,祂也同在。我们被拘留和审问了三天,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次旅程。”

70年代末,安得烈弟兄说,伊斯兰教对教会的威胁将比共产主义更大。在90年代为穆斯林世界中的教会的祷告运动中,这些话变成了事实。伊朗变成伊斯兰共和国,阿拉伯世界其他地方对基督徒的逼迫也有所增加。矛盾的是,逼迫与教会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

最初,分发圣经是敞开的门最著名也是最重要的任务。后来,受逼迫的基督徒要求接受有关如何理解圣经的培训,然后是如何应对逼迫的培训;紧急救济后,我们通过社会经济发展项目提供金钱和药物。

线上联系的新机遇

2019年,敞开的门借着社交媒体和在线渠道接触了数百万信徒。敞开的门荷兰总监迪斯(Maarten Dees)说:“特别是在基督徒与世隔绝和难以到达的地方,在线渠道提供了新的联系机遇。”

社交媒体和在线平台的使用,增加了与受逼迫基督徒的联系。在海湾地区,由于政府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拜访信徒非常困难。提供在线资源取代了对印刷圣经和基督教书籍的需求。在2019年,该地区每天在线接触的信徒人数约为9,000。

65年过去了,敞开的门仍然充满活力。迪斯总监很惊讶:“感谢主神多年来一直赐福我们的事工。感谢祂的供应和成千上万基督徒的支持和祈祷,让我们能够完成工作。为了延续服侍,我们正在翻新旧办公室,希望能继续为受逼迫教会带来祝福。从2021年开始,我们将邀请信徒团体与我们一起在埃尔默洛的新访客中心体验65年的敞开的门,加强他们与受逼迫基督徒的联系。”

———

在未来的日子,敞开的门需要您一起来服侍全球60多个国家受逼迫的基督徒。

定期获得有关受逼迫教会的祷告提醒

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