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哥拉是一个偏远的尼日利亚村庄,整洁地坐落在向东延伸的溪流之间,人们必须穿过山峡,才能来到这个村庄。偏远的地理位置增添了美景,但这也让村民成为了博科圣地等激进组织的攻击目标。

“博科圣地”是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之一,犯下了对成千上万尼日利亚人的谋杀和绑架罪行,其目标是要在尼日利亚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

博科圣地在过去几年(2014、2015、2017)三次袭击了泽哥拉。每一次都留下烧毁的房屋、绑架、损失和痛苦的痕迹。

袭击中幸存下来

嘉德说:“我丈夫在第一次袭击中丧生。”

在午后阳光下,我们和这个老寡妇坐在她的家门前。在这个村庄,她经历了三次博科圣地袭击。

博科圣地晚上来了,喊出村民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得知名字的,但他们用这种策略来表现友善,把村民暴露出来,从家中拉出来。

嘉德说:“我出去之前,(袭击者)推我丈夫并将他锁在房间里。我不停地大喊大叫,他们也一直大喊大叫。”

在骚乱中,嘉德找到一个逃跑的机会,就在黑暗中,从袭击者中间溜走了。

但是当嘉德躲藏的时候,博科圣地放火烧她的房子——她的丈夫在里面。

嘉德带我们到她的房子的后面,那里有一堆烧焦的波纹钢。她说:“这是他们把他推进去的房间的门,就在这里他被杀死。”

在创伤中面临的挣扎

后来,嘉德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她的生活和她在创伤中所面临的挣扎。她的双手一直交叉着。多年在尼日利亚的土地上耕作,这双手结实而粗糙。当我们一起祈祷时,她伸出这双异常温暖的手来握住我们的手。

她泪流满面地说:“下午,我很正常也很快乐,但是当夜幕降临,我想起我丈夫的遭遇时,我开始哭泣。”

嘉德在她的村庄里参加敞开的门的创伤辅导课。她说:“有一个女人每个星期天都会来,她甚至明天也会来。所有丈夫被杀的寡妇会一起读圣经和祈祷。创伤治疗确实帮助了我们。”

至于她的仇敌,杀害她丈夫的凶手,她停顿了很久,说:“我可以原谅他们,我已经原谅了他们。”

尼日利亚的文化都是为了生存,而作为一名老寡妇,嘉德的需求也很大,她正在尽最大的努力养活自己。“我还是去耕作,挣的一点钱,我就自己养活自己。当我继续努力自给自足时,请祈求神会帮助我。”

对于泽哥拉的寡妇来说,故事还没有结束。她们目睹了亲人被杀害,社区被破坏。她们在临时庇护所中挨饿,在难民营里甚至面临更严重的虐待。

———

为尼日利亚基督徒带来帮助和医治

你会为嘉德这样的寡妇和成千上万的尼日利亚妇女站在一起吗?她们在博科圣地袭击中失去了丈夫和孩子。

每 540港元 可以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亚妇女,提供创伤护理和长期的灵性支援。

请即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