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盖尔*在激进的富拉尼牧民袭击中失去了丈夫。她有一个年幼的女儿,而新冠疫情使她们的存活变得更加困难。一个梦给了她安慰,但她的忧虑依然沉重。由于敞开的门支持者的慷慨,亚比盖尔的悲剧现在成了一个关于神奇妙供应的故事。

安慰和希望会出现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甚至是梦中。尼日利亚的阿比盖尔说:“我丈夫在梦中来找我,告诉我不要担心,因为他与主同在。我告诉他我很感恩。我奉耶稣的名祷告他与神同在。”

但放下忧虑并不容易,事实上,阿比盖尔肩头上的重担一直压在心头,担心母女俩第二天有没有食物,更不用说以后了。除了失去挚爱的丈夫,以及被迫离家的悲痛之外,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更是雪上加霜,再者,在官方发放援助时,像阿比盖尔这样的基督徒经常被故意忽视。

“他们埋葬了他,然后告诉我他被杀了”  

今年4月,阿比盖尔的丈夫杰佛瑞在激进的富拉尼牧民对卡杜纳州的基督徒村民的袭击中丧生。卡杜纳州是实施伊斯兰教法的尼日利亚12个北方州之一。可悲的是,这些攻击太常见了。

阿比盖尔回忆起那一天,这个年轻家庭遭遇了的悲剧。“我们听到一声枪响。我们习惯于听到富拉尼的枪声,但那天,我们听到了很多枪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继续工作,然后听到枪声越来越近,杰佛瑞叫我带着在附近小睡的女儿。

“我们继续工作了一段时间,但后来我丈夫说我们应该逃跑。当我们尝试时,已发现到处都是富拉尼人。我们无法逃脱,便分开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当我回到家时,我发现他们也在那里。然后我设法去到了邻近的村庄。”

阿比盖尔一直躲到第二天早上。那时,她还没有见到杰佛瑞,其他人也没有。“我请他们往我们农场的路线上寻找-他们在那里发现他的尸体。他们埋葬了他,然后告诉我他被杀了。”

袭击者烧毁了村庄的大部分房屋并毁坏了食物。尽管阿比盖尔的房子幸免于难,但全家的财产都被烧了。

阿比盖尔站在自己遭受破毁的房子内

每 500 港元 可以为一个非洲家庭提供一个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紧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药品。

一日一餐 

阿比盖尔和女儿唯有住在流离失所者的临时营地,那是一所小学,数以百计(其中大部分是基督徒)最近遇袭的人被安置在那儿,在一个非常恶劣和不安的环境中等待“风暴”过去。营地协调员萨迈拉*解释道:

“这些人的房子被烧毁了,食物也被烧毁了,他们仅有的一点财富都被夺走了。”

营地的食物只够人们一天吃一顿饭。这场疫情大流行在全国造成了短缺。萨迈拉继续说:“个人和非政府组织是帮助我们的人,因为他们听到了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

回忆与哀悼 

眼泪汪汪的阿比盖尔回到了她与丈夫共渡美好时光的家。如今,阴霾遮盖了昔日快乐的回忆。

“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和这些衣服时,我都会想起他。”

杰佛瑞总是努力地养活一家人。“他是个有爱心的人。他照顾我们的一切需要和食物。但现在他不在了,我们面临着挑战。”

现在,养家的重担落在阿比盖尔身上。她说:“我们在受苦。”当被问及她的挑战时,她主要担忧的是:她们明天吃什么?后天呢?然后第二天呢?

疫情期间,尼日利亚政府发放了粮食和援助,但中部和北部的基督徒往往是最后一批受助者。通常,他们根本没有从地方当局那里得到任何东西-全因为了他们的信仰。而且在疫情之下找到工作的希望很渺茫。阿比盖尔只能够期望在农场工作,有所收获,但这绝非易事。“我不习惯做农活,现在却干起了男人的活。老实说,现时的艰难处境,令事情变得困难。那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我们受苦。”

食物送到阿比盖尔的家

改写了悲伤的故事

由于敞开的门支持者的慷慨,亚比盖尔的悲剧现在成了一个关于神奇妙供应的故事。

我们可以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为她一家人提供足够的食物。我们还给了她肥料以促进现在完全靠在她肩头上的耕作。

“我真的很高兴!因为他们今天给我们的食物。我晚上无法入睡,忧虑我的下一顿饭和买肥料的钱从哪里来。然后神开路了。我为了供应我的人感谢神,愿主为他们打开更多的门。”

祷告事项

  • 敞开的门伙伴正勇敢地去寻找成千上万急需帮助的基督徒,祈求在此重要工作中他们继续得到装备、鼓励和资源。
  • 愿阿比盖尔的沉重担子,能够借着正常的食物供应得以减轻;母女二人在基督里得着安慰、力量和希望。

*出于安全考虑使用化名  

基督徒“排在最后”

正如尼日利亚一样,多国政府在分发食物和援助时,基督徒往往排在最后,被地方当局故意忽视。

敞开的门合作伙伴正勇敢地向急需的脆弱基督徒提供重要的食物、援助、财务和祈祷支持,并已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确认了超过 15,000 个家庭急需帮助;其中以尼日利亚的需求最大,约有 9,000 个家庭。

新冠病毒疫情紧急援助

每 500 港元  可以为一个非洲家庭提供一个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紧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