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艾莉丝和穆卢肯与他们的儿子

艾莉丝和穆卢肯是来自埃塞俄比亚的一对年轻夫妇,他们有两个小孩,“贫穷和逼迫”为他们带来难以想像的艰难抉择。在极度绝望中,他们屈服于当地穆斯林的空头承诺,事后他们深感懊悔。你们为新冠疫情的及时支援提供给他们迫切需要的鼓励和团契情谊。

“我离开了拯救我的主,犯了严重的错误。”

-穆卢肯

艾莉丝不想再回忆那使她困扰的决定,她反省道:“当时情况困难,我只想见到自己的孩子活下去。”

日复一日艾莉丝和穆卢肯的孩子都没有食物,也没有钱买肥皂和水。艾莉丝甚至在商店里乞讨免费食物和必需品。

情况越来越绝望,穆卢肯开始向他相熟的穆斯林朋友赊购物品。大约一年前在最低潮期间,当地穆斯林社群向他提出一个诱人的建议。他们说:“加入伊斯兰教,我们便把你的妻子送到外国工作,并为你购买土地。” 穆卢肯同意了。

他说:“我被骗以为那是真的。我离开了拯救我的主,犯了严重的错误。当我到他们那里,什么也得不到。”  

贫穷与逼迫 

在埃塞俄比亚的乡间,社区内存在互相依靠的复杂生存关系,宗教是集体传统的一部分。如果有人放弃这个传统,他会扰乱整个社会体系,这“叛乱者”可能会招致毁灭性后果。

在艾莉丝脱离东正教成为新教徒以及穆卢肯归主后,二人被东正教教徒和社区人士憎恶。他们根本得不到任何支援,难以养活两个孩子。

穆卢肯解释道:“归主后我大受羞辱。人们冷笑着说:‘穆卢肯重生了。’ 不仅是其他人,我的亲戚也憎恶我。即使是有工作空缺,我也一直失业,因为他们说:‘穆卢肯不想与我们一起工作。’ ”

艾莉丝试图找寻工作但不成功。“我们面对很多问题,甚至不能送孩子上学。”

在夫妻面对压力和绝望的高峰期,他们被要求归信伊斯兰教并且答应了。

艾莉丝和穆卢肯的经历并不罕见。尽管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极端伊斯兰暴力经常成为头条新闻,但非暴力胁迫也经常被用作伊斯兰扩张的手段,对现今的教会同样危险。穆斯林社区和组织继续透过带有附带条件的微妙方式施加压力,例如向艾莉丝和穆卢肯提供资金援助,建设基础设施,享用学校、诊所、钻井、教育和奖学金、商机和婚姻,但条件是受助人改信伊斯兰教。

虽然跌倒,仍必兴起

几个月后(敞开的门的合作伙伴向他们发出邀请,在一个无法保证会改善生活的情况下)这对夫妇做了勇敢的决定,归回他们的基督教信仰。艾莉丝回忆道:“他与我们倾谈并说:‘回到主身边。虽然跌倒,你们仍必兴起。’ 我们说:‘好吧!不管将来如何。’ 我们便回归主。”

尽管刚过去的事充满遗憾,但夫妻俩决心向前看。艾莉丝说:“我对离开基督深感悲痛,非常难过。我因为贫穷而放弃了主。想起过去真是糟透了,我们谈论未来比较好。当时情况实在困难,我不想再去回忆。” 

艾莉丝无法找到言语来描述现时的感觉,但她说:“神啊!感谢祢。我感到非常高兴。”

敞开的门的合作伙伴继续为这对夫妇提供辅导,并透过门徒训练帮助他们的信心成长。重要的是,这些支持是无条件的。

心灵破碎中的供应 

自从回归主以来,他们的生活依然艰难,没有工作。更糟的是,新冠疫情大流行及其导致的封锁增加了困难。虽然政府提供援助,但当局拒绝注册他们的姓名。这不仅在埃塞俄比亚,在其他许多国家也是十分普遍的,在分发援助物资时故意拒绝基督徒。这家人忍受了没有食物的日子。

 “当我们心灵破碎时,你们向我们伸出援手。”

-穆卢肯 

在八月由于你们的慷慨,敞开的门的合作伙伴能够帮助穆卢肯付清他们最紧急的开支,包括房租和伙食费。埃塞俄比亚共有500多个因新冠疫情而陷入极度贫困的基督徒家庭获得了必需的援助。

及时的帮助使穆卢肯深受感动。他说:“在我们心灵破碎时,你们向我们伸出援手。当我们一无所有时你们联络我们,我非常感激。透过你们送来的捐款,我们从失败的地方再站起来。”

感谢你们与艾莉丝和穆卢肯这样的基督徒忠诚地站在一起,他们不仅面对压力和逼迫的威胁,而且还面对地方当局和社区的歧视,在政府分发援助时往往排在最后。

代祷事项

  • 感谢神!这个年轻的家庭归回耶稣并获得必需的援助
  • 夫妇能在他们的信仰中站稳并且找到工作,他们的子女能有机会接受良好教育
  • 彻底终止撒哈拉以南非洲穆斯林诱骗人改教所使用的欺诈手段

 

新冠病毒疫情紧急援助

每 500 港元 可以为一个非洲家庭提供一个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紧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