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东部农村,我们见到了阿丹牧师*,他在过去20年一直在穆斯林占多数地区的一所教会服侍。他的教会主要是由穆斯林归主信徒组成。因为穆斯林经常与基督徒发生争执,所以这些信徒需要持续的支持。

即使在新冠疫症大流行、隔离和蝗灾肆虐中,针对基督徒的逼迫也没有减少。疫情使基督徒,特别是穆斯林归主者受到更大逼迫,因为部落社区借以惩罚基督徒,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背叛了家庭、部落和国家。

阿丹牧师戴着口罩与我们会面。这位牧师穿着一件红、蓝、白格子衬衫,外表豪不起眼。但他的故事却非同寻常:20年富有成果的事工,足以支持周围地区的宣教士和牧师;面对持续20年针对他一家人的暴力行为。

他告诉我们,在敌对基督徒地区牧养和门训穆斯林归主者并不容易。归主者因决定离开伊斯兰教并跟随耶稣而遭受了严重的逼迫。

尽管阿丹谨慎地服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敌对情绪,但穆斯林社群注意到他与穆斯林成为基督徒有关。结果,他们开始针对他。今年年初,他遭到袭击。

他说:“就在我办公室门外,有人从后面冲过来,挥拳把我打倒在地。警卫来帮我。我不知道是谁袭击了我⋯⋯”感恩的是,阿丹只有几处瘀伤。 

父与子相继受袭

阿丹现在需要配戴助听器,因为他在袭击中受到了伤害

但是下一次袭击不同了。他回忆起细节:“回家的路上,我走过一座清真寺。三个幪面男人走近我,开始问:“你为什么对我们的宗教和我们的人民这样做?”我回答说我没有伤害任何人。

这些问题并不新鲜。 阿丹之前曾收到恐吓电话,同样的问题。那些人将他推倒在地。

“一个人喊,‘踢他、踢他!’ 另一个人用他的鞋子踢我的头。他们不断地踢我的头,打我的耳朵。”袭击者最终逃走了,给阿丹造成了严重伤害。

可是,他们并未并未罢休。第二天,阿丹的六岁儿子遭到袭击。学校里的男孩把他儿子拉到一边,强迫他吞下笔帽。

“我一到,那些男孩就逃跑了。”阿丹说,他们正是袭击他的人的孩子。

阿丹和儿子一起去医院,两人都受了重伤。感恩的是,笔帽拿出来了。但阿丹受到重创的耳朵无法复原,余生将需要配戴助听器。这是他和他的教会都无法负担的。

当我们在非洲的队工得知阿丹牧师的伤势时,我们为他的治疗和助听器支付了费用。他说:“如果没有敞开的门,我将无法面对自己的问题。感谢主的介入。祂让我活着,解决了我所有的问题。”

 因信仰遭受逼迫

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埃塞俄比亚公民在新冠疫情期间戴防护口罩

在帮助阿丹克服伤患的同时,我们的团队得知新冠疫情给他和他的会众带来了更多痛苦。

阿丹说,疫情大流行已严重影响了教会的事工。该地区的教会不仅依靠什一和奉献来支持传道人,而且还援助穆斯林归主者,他们因逼迫而失去工作和社区支援。阿丹解释说,当地的穆斯林领袖命令商店老板拒绝向他们出售任何商品,包括食品和药品,从而使社区与信徒分离。

阿丹说:“由于新冠疫情,教会陷入了很大的麻烦。当教会关闭时,没有人可以去教会⋯⋯我们没有收入支付牧师和宣教士。以前,有人支持服侍者,但现在都停止了。教会曾经有很多收入来源,但都已停止。”

在这个极其困难的时刻,当地极端分子甚至说服阿丹的房东在三天之内将他赶走。当他试图租另一个地方时,穆斯林激进分子威胁那些潜在的房东。

“他们说:‘如果你将房屋租给此人,我们会毁坏你的房屋。’ ”

最终,阿丹被迫在另一个城镇租用房屋。

新冠病毒疫情紧急援助

 

在世界各地,像阿丹这样受逼迫的基督徒都在遭受攻击和压迫-即使在疫情封锁期间也是如此。他们迫切需要帮助。

每500港元可以帮助一个非洲家庭一个月。你会帮助这些弟兄姐妹吗? 

不可思议的最后通牒

新冠疫症大流行以及席卷东非的毁灭作物的蝗虫灾害,造成了日益困难的生活条件,对本来已经很糟糕的局势造成了严重破坏。对于大部分是工入的基督徒,他们已无法获得当地服务,疫情又带来了另一层逼迫。

阿丹说,尽管已向政府登记寻求帮助,但基督徒被故意排除在任何援助之外。“政府给一些人油、米和面团。新教徒在登记时被排除在外。特别是穆斯林归主者⋯⋯我们还没有看到他们支援新教徒。我们询问了农村和城市地区的会友,他们都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支持。”

这种无助的状况使许多信徒感到苦恼,阿丹教会的信徒易卜拉欣*向来以耕种为生养活妻儿。不幸的是,他的农作物受到蝗灾的严重影响。当他去登记救济援助时,官员们赶走了他,说:“你是异教徒!”

阿丹说,政府唯一允许他登记的方法是,如果易卜拉欣一家人返回伊斯兰教。

易卜拉欣的家人还向他施加压力,要求他返回伊斯兰教以换取他们的帮助。他妻子的家人也向她施压,要求她回娘家,不要和易卜拉欣一起作基督徒。

阿丹说:“他没有任何食物养家糊口,人们正在向他施压,要求他返回伊斯兰接受帮助。”

当地政府通常将信徒排除在外,因为他们相信基督徒会从外地得到支持。

阿丹分享了三个孩子的父亲吉尔玛*的情况。“吉尔玛没有农场⋯⋯他什么都没有。最初(政府)登记了给他支持,但因为发现他是基督徒而删除了他的名字。他陷入了很大的麻烦,教会也没有任何东西给他。”

阿丹的救生索

阿丹拿着助听器-他从敞开的门的合作伙伴得到了帮助

阿丹说,挑战十分大。神的圣言是牧师的救生索。“去年九月,神给了我两段经文默想:启示录 3:8 ‘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诗篇 91:1 ‘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 

“神的话语在我内心深处。当我在这些磨难时,它鼓励我。我告诉自己,神是给我目标的那位,我不会去别的地方,因为祂对我的生命有计划。在任何情况下,祂都有解决办法,祂是我的保护。”

敞开的门正在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地的15,000个迫切需要帮助的基督徒家庭提供救济。请为这项工作祈祷,如果可以,请支持我们的努力。只需500港元,你就可以为一个家庭提供一个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紧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药品。

*出于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祷告事项

  • 为阿丹牧师的侍奉以及他愿意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分享福音感谢神。
  • 为阿丹牧师一家人的安全与保护祈祷,愿他们的身体和情感得到医治。
  • 为这一会众祈求在基督里聚集和不住成长,当他们分享见证时,求神赐下勇气与辨别的能力。
  • 祈求神打开这些穆斯林和地区领袖的心灵接受神的真理。
  • 埃塞俄比亚信徒遭到了社区的拒绝并且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求援,求主供应给他们。

新冠病毒疫情紧急援助

在世界各地,像阿丹这样受逼迫的基督徒都在遭受攻击和压迫-即使在疫情封锁期间也是如此。他们迫切需要帮助。

每 500 港元可以帮助一个非洲家庭一个月。你会帮助这些弟兄姐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