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珍娜和阿保

随着学校和教堂被关闭,外界活动以及与他人接触的限制,为儿童提供娱乐已成为新冠疫症大流行带来的众多挑战之一,对于无数儿童他们很快便感到无聊。

八岁的男孩阿保也一样,你可能会记得我们在去年底的杂志里曾经报导过他和母亲珍娜(33岁)的消息。由于阿保生命里曾经历过的痛苦,新冠疫症带来的限制对他的打击尤其严重。 

我们仍然不知道他在哪里

2013年当阿保的父亲罗柏乘坐公共汽车时,他和另一位名叫艾利的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极端分子绑架。几个月后艾利在父母支付了巨额赎金后被释放,然而七年后罗柏仍然下落不明。

珍娜说:“情况没有改变,我们仍然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正在联络国民安置区的主席,他对我说:‘如果我们听到任何消息,我会打电话给妳。’ 但他一直没有打电话给我。”

没有新玩具

父亲被绑架后的三年里,阿保(亚伯拉罕在亚美尼亚语中的简称)无法讲话,即使可以他仍然表现焦虑。但是他热爱在星期五参加儿童崇拜,在那里他学习“认识耶稣”。

可惜新冠疫症的爆发停止了所有教会活动(包括珍娜参加的门徒训练班),并导致牧师被困在德国。珍娜和阿保被限制在他们的公寓里,阿保困此而受到影响。

珍娜说:“不幸的是,亚伯拉罕处于非常困难的情况。他被困在家里并怀念教会的活动,整天在家令他感到无聊。他曾经上学读书并取得好成绩,他喜欢到教会和他的朋友与老师会面。”

“不能为儿子买新玩具令我感到难过⋯”-珍娜

好像所有孩子阿保很快便发现玩具有保鲜期,但对他和他的母亲来说,这只会加增伤痛。珍娜解释道:“通常他对旧玩具感到厌倦,便要求我买新玩具给他,我总是告诉他我不能。因为价钱非常昂贵,不能为儿子买新玩具令我感到难过。”

但好处是无所事事令珍娜和阿保能够利用空余时间一起祈祷和阅读圣经。珍娜说:“每天我们一起祈祷,以保持坚定的信心,每次祈祷我们都会感觉更好和更安全。”

开支与面临的风险

对于珍娜来说玩具和无聊并不是疫症大流行引起的唯一迫切问题。她补充道:“我在神的帮助下生活。我没有工作 – 如今没有人在工作。我们受新冠疫症的影响。一切都更昂贵,市场利用这种状况,提高了必需品的价格。我从好牧人中心 [ 盼望中心 ] 那里拿到食物包,这些物资使我们存活下来。”

她继续说道:“除了教会没有人帮助我们,甚至我的母亲都是靠亡父的退休金勉强维持生活。我的家公做补鞋工作 – 他一天有工作,另外十天则坐着没有任何工作做。我的大伯有两份工作,也几乎不能养活他的家人。” 

每470港元 可以为叙利亚一个受逼迫的家庭提供每月食品救济包。

在中东独居或与子女同居的单身女性尤其容易受到伤害。她们经常被人鄙视,并遭受骚扰甚至更大的危险。再加上她们的信仰,像珍娜这样的基督徒妇女面临加倍的逼迫。

“盼望中心”是敞开的门的合作伙伴为有需要的叙利亚人提供服务的一个地方 – 无论是医疗或创伤护理、食物、燃料、小额贷款或是查考圣经。在叙利亚至少已经成立了23个中心,包括珍娜得到援助的好牧人中心。

和珍娜一起祷告

珍娜除了面对这一切困难,还加上不能确定丈夫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的丈夫是一位坚信耶稣的人。艾利被释放后告诉珍娜,他们两人都被锁链和水管殴打,他怀疑罗柏是否还生存。他补充道:“他们一次又一次叫罗柏改信伊斯兰教。但是罗柏拒绝并说:‘我有我的神,就是这样。’ ”

我对神有极大的信心。我对祂说:主啊!随祢的意思,愿祢的旨意成就。主啊!我只求祢让我的丈夫安然无恙地回来。” 珍娜

珍娜並沒有放棄與丈夫團聚的希望,去年她說:「我對神有極大的信心。我對祂說:主啊!隨祢的意思,願祢的旨意成就。主啊!我只求祢讓我的丈夫安然無恙地回來。」

珍娜有一個信息給敞開的門的支持者:「首先,感謝你們詢問我們的情況。知道有人關心我們並仍然記得我們,對我來說意義重大。第二,請祈求神保佑我們,並消除這場全球疫症大流行。祈求神賜給我們健康和力量,並保護我們的孩子和敘利亞所有無助的孩子。我感謝神沒有離棄祂的子民,非常感謝你們。」

祷告事项

  • 为罗柏的安全并立即获得释放
  • 阿保的身体和灵性能够健康地成长
  • 为珍娜的健康、力量和生活供应,并为所有叙利亚儿童的安全和保障

中东的盼望

  • 每470港元 可以为叙利亚一个受逼迫的家庭提供每月食品救济包。
  • 每600港元 可以为叙利亚一名基督徒提供医疗服务。
  • 每710港元 可以提供一套防寒用品包括衣服和毛毯,以帮助一个家庭渡过即将到来的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