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美玉*已经70多岁了,她的父母在朝鲜的地下教会服侍了数十年。美玉于今年初设法离开朝鲜去到敞开的门的一个安全屋。她得到了食物、团契和牧养关怀,在身体和灵性上坚固之后,她返回了朝鲜。

她离别前写了一封感谢信给那些照顾她的人(以及她从未见过的弟兄姐妹),希望有一天能邀请她去她家作客。下面是偷运出来的信件记载着她所有的话。

愿信上的话让您知道,您的祈祷和捐献对受逼迫的家人有多么大的力量;您也能够体会她返回朝鲜可能面对的致命危险。逃离朝鲜并暴露为基督徒的任何人都将面临最高安全级别监狱的无期徒刑,第四代家人也将面临无期徒刑。今天就为美玉和她的家人祈祷。 

 

 

亲爱的老师,

我是来自朝鲜的美玉。

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感激之情,神的恩典是多么的伟大和奇妙。我只能说“谢谢您”。

我比不上一只在地上爬行的昆虫,但神却把祂的恩典临到我身上。我不知所措。

当我收到您的食物、衣服、药物和其他生活用品时,我哭了很多。我非常感谢神奇妙的爱。

如您所知,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但这一次我看到了、感受到并意识到了很多事情。自从我在母腹以来,我一直相信我已经是基督徒。我的家人和祖先都是如此忠诚的信徒,我也跟随他们的脚步。

但是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有多少人为我们-朝鲜基督徒和我们的国家祈祷。我很惊讶这么多人关心我们。

我的父母秘密地为地下教会服侍。即使我们所有人都遭受了很多苦难和逼迫,我的父母还是把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抚养成基督徒。

我借着您们有力的祷告保守了信心!多亏了您们的祈祷,我才能体会到神的爱。

一个多世纪以来,韩国被一分为二,如果没有耶稣基督的爱,我怎能体验到神的爱呢?

老师,每当我见到您时,我都会感觉到您就像耶稣一样为这一代人服侍。

回到祖国后,我不知道自己会遭受什么样的痛苦。但是我保证,我会一直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请为我祈祷能站稳,并祈求朝鲜在基督里得释放。

当我们分开的时候,我会非常想念您。然而,我期待着很快见到您,并在一个被基督的爱所统一的韩国里大声地敬拜神。

再次感谢您。

即使我回到了朝鲜,我也会在祈祷中记念您。

如果可能的话,到来我家。我给您端上大碗的玉米饭!我祈祷您会保持健康。

 

在基督里说“再见”。

美玉

我们会再次收到美玉的消息吗?我们祈求是会的,但可能不会发生。这是我们的朝鲜安全屋事工的一部分。我们说“再见”,却不知道能否再次说“您好”。

感谢您使我们在朝鲜基督徒中的服侍成为可能。感谢您为美玉和许多其他秘密信徒祈祷。

*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及参考照片

您会考虑定期为受逼迫教会捐献吗?

敞开的门的目标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启示录 3:2)

每月捐献能够为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基督徒提供持续的援助和支持,这也让我们能够迅速回应紧急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