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世人若恨你们,你们要知道,他们在恨你们以前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会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而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你们要记得我对你们说过的话:‘仆人不大于主人。’他们若迫害了我,也会迫害你们,他们若遵守了我的话,也会遵守你们的话。但他们要因我的名向你们做这一切的事,因为他们不认识差我来的那位。(15:18-21)

罗纳德对上述两个事件进行分析后,他对自己国家的宗教自由做了以下的分析:

“正是中东受逼迫的基督徒给了我新的视角——无论在哪里,都需要维护宗教自由。”

他说:“自由是脆弱的,宗教自由不是说要设立一种法律来保护信仰——那只是人权群体试图引进的神话。不,宗教自由的保护不是依靠法律的,是需要通过尊重和开放的氛围,来确保法律是正确地执行。举例来说,一种宽容的法律,可以被用来帮助或对付基督徒。基督徒一直需要为争取宽容的氛围而战。”

他又补充道:“无论你生活在什么国家或者哪个州,你都可能是生活在一个仇恨基督的文化中。无论你是否属于所谓的基督徒群体,你都要像地上的每一位基督徒般争战,”

他是正确的。一种对基督徒持有偏见的氛围在西方文化中不经意地蔓延着,甚至在外表是基督徒的群体里也是一样。战争发生在我们自己的后院。感谢妳们──受逼迫的教会,是你们使我警醒自己也身处这样的征战中。

正如罗纳德写的,我们的家里也有战争。并不需要太高深的洞察力或者想象力来评估,特别是西方世界,在我们这自由社会,道德不住的沦亡。圣经的价值观正在消失,带着伪圣经光环的世俗哲学正在迅速取代其位置。

我在很多西方国家旅行或演讲过程中,不难听到人们分享因信仰而丢掉工作。那并不是因为粗暴无礼或在工作时间里作见证,只是因为当有人违反圣经的原则时,他们简单地表达了自己支持圣经的立场。耶稣在圣经中警诫我们,这些遭遇的原因,都是因为祂的名。愿我们警醒,并确知这些遭遇不是因为拒绝为盐为光而引致。

回应:今天我要张开眼睛,察看社会中存在的反基督徒的偏见,并要用耶稣授权给我们的唯一武器来回击:爱人,甚至是我的敌人。

祷告:主啊,我知道因为你的生命在我里面,所以这个世界必不会善待我。故此,帮助我以祢的爱来回应,让我成为祢在这个黑暗世界里的盐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