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首先,他们夺去你的名字。

然后,夺去你的自由。

然后是你的健康,

也带走了旁边的其他人。

他们拿去你的衣服。

还有你的头发。

最后,你再也见不到阳光了。”

我感觉到在狱中,如同一个水龙头,一滴一滴慢慢流干,只剩下你的思想和身体,但最终你会一无所有。

我叫“42号囚犯”。当然,这不是我的真实姓名,只是进入监狱时,他们给我的名字。

我每天早上8点必须起床。我将双手放在背后,然后跟着守卫的影子到达审讯室。因为我要小心,不允许看着守卫。

即使每天如是,我还是很害怕。每次他们喊42号时,他们都会殴打我。当他们碰到我的耳朵时,伤害最大。我的耳朵会响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天。

但是到目前为止,至少我还活着。 

 

永无止境的审问

我每天早上在审讯室一个小时。每天,他们都会问同样的问题

你为什么在那里?

你遇见谁了?

你去教会了吗?

你有圣经吗?

你见过南韩人吗?

你是基督徒吗?

之后押回我的牢房。房间小得几乎无法躺下。在白天温暖,但晚上寒冷,有时温度实在难以承受。

但无论如何,我不允许躺下太多。我必须紧握拳头坐在膝盖上。这是一个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但警卫从一开始就不把我们当作人。我比动物还渺小。被锁在这个笼子里,沉重的门和锁在我身后关上,在昏暗的光线中回荡,而这个地方再也没有变得明亮。

我被单独监禁,因为他们在审讯室看穿我的否认, 他们怀疑我。

我是基督徒吗?当然是…但是我必须假装。如果我承认得到了基督徒的帮助,我将被杀死-无论是迅速还是缓慢地。 

 信仰是个秘密的传承

我认识的第一个基督徒是我的祖父,尽管当时我还不知道。在星期天,他经常告诉我离开屋子去外面玩。我当时不明白。

 当我因饥荒而逃离朝鲜时,第一次遇到了其他基督徒,被他们感动了。他们从未真正谈论过福音,但我参加了他们的敬拜活动。然后,有一个晚上,我梦到了祖父。我看到他和其他人围成一圈。中间有一本圣经,所有人都在祈祷。

 在梦中,我对他大喊:“我也是信徒!”

 我把生命献给了耶稣。

 不知何故,我意识到我来自一个基督教家庭-即使是在朝鲜。

 有一天,我在街上给抓着上一辆车,当车门关上时,我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已经完蛋了。

 我在监牢待了几周后,被移交给了北韩当局。他们把我带到拘留所。他们脱掉我所有的衣服,搜查了我身体的每个部分,看我是否藏了什么东西,尤其是钱。

 他们剃光了我的所有头发,把我带到这个牢房。

 他们命令我穿上不合身的衣服,可能是以前42号囚犯的。我只是囚犯系列中的另一个。我会想:前42号囚犯结果如何?她死了吗?她是否被处决,挨饿或挨打至死了?我不敢奢望她还活着。任何人听说过朝鲜监狱的都知道,能幸存下来就是一个奇迹。 

在孤独中 我从不孤单 

 虽然我在这里觉得很孤独,我仍能听到其他囚犯的声音。但我从未见过他们。我唯一看到的是警卫的阴影,以及太阳和月亮从我的小窗上方掠过的光。

 我还能做的是在心中祈祷和唱歌。唱一首写在脑海里的歌。已经一年了,我不知道我能活多久。

 

 

 

 

 

 

 

 

 

 

 

好消息是42号囚犯没有死。她的生活痛苦而可怕,但她幸免于难。

最终,我被召唤送上法庭, 这代表一种胜利。大多数政治罪犯(例如基督徒),都不会被法官判刑。他们只是从狱中无故地消失。我的一贯否认得到了回报,他们没有发现我是基督徒。

在法庭,我没有代表律师,看到我丈夫最悲伤的眼神看着我。他显然在哭。

法官问他是否要与我离婚。他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是”。

我非常伤心。但是他必须为了我们的孩子做出这个决定。如果他不与我离婚,孩子都会受到惩罚。

然后,我被判处四年劳改徒刑。我在劳改营每天工作12个小时,有时更多。每天只是一场漫长的噩梦。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我的皮肤都没有碰到一缕阳光,偶尔地被带到外面吹吹风,已经非常好了。

在监狱里的教会

我大约一个月前病了,准予留在军营中。我以为我一个人,然后我注意到角落里有一条毯子。它在移动。我凝视着它,发现下面有一个人。我小心翼翼走过去, 听到微弱而熟悉的声音。

突然我意识到,是有一个女人在祈祷。我接下来的几天密切注视着她。一周后,我们在外面工作,没有人在附近,我走到她身边小声说:“你好,奉耶稣的名向你问好。”

她的脸惊呆了。她知道如果有人听到我们的话,我们俩都有可能当场被枪杀。但是她看到周围没有人,给了我一个沉默的微笑。

我们在营地内建立了一个秘密教会。当我们见面并感到安全时,我们一起背诵主祷文、使徒信经和读经。

她比我勇敢。她也与其他人谈论基督。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有一天,一辆汽车来把她带走的原因。当我看到她离开时,我知道他们正在把她带到死囚营-北仓集中营。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释放

昨天,他们告诉我将被释放! 我只服刑了两年。

事实证明,我不仅仅是一个滴干的水龙头-耶稣给了我“活水”,让我在似乎绝望的情况下继续前进。祂阻止了我结束生命,祂帮助我祈祷并向祂哭泣和呼求。

我持续每一天每时每刻每秒祈祷并相信,神还在每一天每时每刻每秒都照顾着我的孩子们。现在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我需要告诉孩子们这个充满爱的神。

  *****

这个故事是基于多个朝鲜基督徒的真实生活描述。为了保护每一个信徒的具体身份,细节都被稍加修改或合并。

42号囚犯的故事每天都发生在朝鲜成千上万的人身上。据估计,朝鲜监狱中关押着5至7万名基督徒。通过秘密网络,敞开的门为逃离朝鲜的基督徒安排安全屋,提供灵性和物质上的支持。像42号囚犯这样的基督徒能够依靠耶稣生存,要感谢这种训练和帮助,当朝鲜信徒回家时,他们会带着福音。这些都令朝鲜的教会不断增长,表明耶稣的活水永远无法被关闭。

“你从来不是一个人,你从来不会被遗忘”

来自朝鲜、厄立特里亚和伊朗等国家的基督徒十分明了跟随耶稣意味着什么,要付出多少代价。

你从不知道这些受助秘密信徒的名字,但他们知道你的爱。

400港元 可以为三名遭受极度逼迫的基督徒提供圣经。

550港元 可以为地下教会的信徒进行圣经培训。

每700港元 可以为一名逃离朝鲜的基督徒提供食物、药品和庇护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