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因为我来是要叫‘人与父亲对立,女儿与母亲对立,媳妇与婆婆对立。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太10:35-36

任何在非信徒家庭中作基督徒的人,都可以为那数百种逼迫的方法作见证。关于这一点,耶稣一早已经用令人寒心的话警告过我们。祂自己也身受来自家人的逼迫,被他们责怪和误解(路2:48),并且祂“自己的人并不接纳他”(约1:11)。

世上大多数家庭本质上不是核心家庭,而是大家庭。所以,当有人成为基督徒,整个亲属关系的网络便会因而混乱起来。因此,基督徒要在这个世界中向前迈进可说相当困难。我们甚至可以说,个人家庭的文化会将基督徒的见证拒诸门外。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对这个成员太过熟悉。耶稣总结祂在拿撒勒被人拒绝的经历时说:先知除了在本乡和自己的家之外,没有不被尊敬的太13:57)。

这要追溯到人类历史之初。第一个被记录下来的暴力行为,来自家人的逼迫——该隐因为献祭而生出嫉妒,杀了他的弟弟亚伯。大卫王在诗篇41:9为一名密友的背叛而哀叹:连我知己的朋友,我所信赖、吃我饭的人也用脚踢我。耶利米发现自己的家人参与暗杀他的计划,令他十分沮丧:为连你兄弟和你父家都以诡诈待你,甚至在你后边大声喊叫。耶12:6)。

昔日的中国,如果一个学生信了基督,父母会坚持让儿女放弃信仰,因为他们害怕孩子会被分配去做低下的工作,令家人蒙羞。在很多佛教国家,比如缅甸,成为一名基督徒相当于在说:“我不再是缅甸人。”

家人的误解通常是最难忍受的。毕竟,我们渴望得到养育我们的人的爱。这种爱的关系破裂,是人类面对最严重的创伤之一。

在巴基斯坦,一名父亲被问到为什么杀死他的女儿。他简单地回答:“我没有谋杀我的女儿。当她成为基督徒的时候,她就不再是我的女儿。”他决不会因为他的罪行受到指控。

回应:今天我要珍视我的家庭,并留心撒旦对它进行难以察觉的攻击。

祷告:为那些经历着撒旦的致命攻击——来自家人的逼迫——的基督徒祷告。